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强开小嫩苞小说,攻让受含道具上跑步机



    淅淅沥沥的雨滴从伞的边缘落下,陆珩低头看着季卿,她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肩头沾染了点点雨水,一点妆没化,就连唇膏都没抹一点。
 
    目光流连在那水润嫩红的唇瓣上,陆珩突然就低头捧着季卿的脸吻了上去。
 
    “唔——!”季卿连忙推他,手里的伞也应声落地,可陆珩的力气比她大多了,舌头很快就钻进她的嘴里,把季卿弄得都快不能呼吸了。
 
    慌乱之间她只能咬了一下陆珩的舌头温热的血从陆珩的舌尖冒出来,整个口腔都弥漫着腥气,他吃痛的松开季卿的唇,嘴角都染上了血色。
 
    “卿卿…”陆珩垂眸叫了她一声,季卿皱着眉没理他,他心中一晃,突然想到了以前季卿对他的嗔怒之语。
 
    三年了,她还是跟15岁一样鲜活动人。
 
    耳边的雨声越来越大,陆珩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说他爱她?让她再给自己一个机会?那陆清又算什么?他这段时间做的事算什么?说他只是心中纷乱,让她再给他一点时间?可季卿又不是他的谁,为什么要给他时间?——季卿爱的是季廷钦,不是他。
 
    “去车里吧。”
 
    最后还是季卿开了口,外面雨太大,再这么淋下去两人只怕要发烧了。
 
    陆珩沉默点头,两人就这么进了车里,陆珩自从接管陆家后就不开跑车了,换成了双R的黑色库里南,后座空间很大,两人之间隔了有小半米。
 
    开了空调,温度慢慢上来,陆珩用毛巾把脸上的水和血迹擦了擦,季卿咬的劲不大,血流的不算多。
 
    把毛巾放到一旁,陆珩转头看着季卿。
 
    “卿卿....…”季卿正看着车窗外,听到他说话也没回头。
 
    陆珩没回答,只双手搭在膝盖上无力的低头喘气。
 
    “你回去陪陪你姐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季卿就准备打开车门离开,陆珩却一下握住了她的手。
 
    。
 
    “卿卿,我很乱。”
 
    。
 
    季卿推开他的手。
 
    “陆珩,那是你的事。”
 
    季卿用最软嫩的声音说着最伤人的话,陆珩一下就自嘲的笑了笑,是啊,乱也是他的事,和季卿又有什么关系?他转头看着窗外,眼睛通红,手也冰冷的可怕,而且他的心还跟那天一样痛,只是那痛沉到了最里面,稍有风冷的可怕,而且他的心还跟那天一样痛,只是那痛沉到了最里面,稍有风吹草动,绵长的痛感就从心的最深处蔓延至他的全身,将他的力气抽得一干二净,甚至连拳头也握不起。
 
    “卿卿,你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一点点就好...”陆珩艰难的将这句话说出口,季卿却轻飘飘的拒绝了他。
 
    “不用了。”
 
    这其实是意料之中的拒绝,但陆珩还是觉得那痛感像针一样扎进了他心里,一碰就不停的往外淌血。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季卿看着他嘴角新渗出的血不禁有些担心,她不会是把他给咬伤了吧?陆珩的身体她很熟悉,甚至季卿从陆珩怀里醒来的次数比季廷钦还要多,即使到了现在她生理上也是不排斥他的,可她心里却不想再和他接吻了。
 
    ——他吻过陆清。
 
    其实季卿没什么洁癖,有过性事的男人除了陆珩都不是处男,她在意大利的时候陆珩也和别人做过,更别说季廷钦也和陆清还有过房事。
 
    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接受不了陆珩那张嘴亲过陆清,没来由的不接受,她想不通,也懒得再想。
 
    从她下来到现在已经快半个小时了,季卿不想让季廷钦知道她出来过,于是便开门小跑着往家里去了。
 
    这次陆珩没有拦她,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片刻后季卿用手遮着头跑进了大门里,雨太大,陆珩居然有些看不清她的身影。
 
    *与此同时,周家顶楼餐厅。
 
    侍者把醒酒器和红酒端了过来,周见深也放下了银制的餐刀抬头看着方青临。
 
    这还是周见深第一次主动邀请方青临,来的又是他家,就连厨师也是特意从法国过来的。
 
    所以方青临既开心又忐忑,可还没等她说话呢,周见深就已经把话说开了。
 
    “青临,我们不合适。”
 
    做生意讲的就是礼数,方青临是他母亲好友的女儿,周见深觉得这样也算给足了面子。
 
    而方青临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被这样直白的拒绝,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只能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周见深举杯,方青临桌下的那只手的手指甲都陷进了肉里,最后还是把杯子举起来然后抿了一小口。
 
    放下酒杯,周见深低头轻笑。
 
    “青临,我听说你和主席家的小公子很熟?”周见深突然提起张继宗,方青临忍不住紧张了一下,上次的事闹得太大,她父亲听说后还来敲打过她,让她少跟张继宗接触。
 
    “还算认识,见深哥怎么想起问这个了?”“前几天有个海建的项目,合作方姓孙,谈价时谈了两句,要是青临你认识,我就给他们一个方便。”
 
    “原来是这样,生意的事我不懂,见深哥你看着办吧。”
 
    周见深点头,然后两人便沉默进餐,只不过心里都明白对方说的不是实话。
 
    吃过晚饭送走方青临,周见深又把厨师叫了过来,很巧这就是上次做那个专机餐点的厨师。
 
    吩咐完厨师,周见深拨通了季卿的电话,而此时的季卿已经洗完了澡在妆台前吹头发。
 
    吹完头发她低头拉开抽屉,又把长效避孕药拿出来,抽出药板,季卿忍不住有些疑惑。
 
    她是应该吃第二排的第五颗吗?好像上次就吃到第四颗了,难道她记错了?算了,这种小事可能是记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