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与孕妇梅开三度章节,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



    陈芸这才感觉到,她跟李阳现在在一张床上,他们之间也只隔了一层被子。
 
    这就更尴尬了,万一现在李阳醒了,还以为自己真的耐不住寂寞,主动勾引他呢?
 
    陈芸这样想到,连忙把被子一掀,准备先下床再说。
 
    然而,这时李阳却翻了个身。
 
    手臂,大腿猛的就压在了陈芸的身上。
 
    陈芸的身体顿时僵直。
 
    她动也不敢动了。
 
    而李阳下面那处,竟然……竟然正对着她的大腿。
 
    这时,李阳似乎也要醒了,吧唧了吧唧嘴,甚至眼皮还抖动了一下。
 
    怎么办?怎么办?
 
    陈芸心里慌的不行,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跟他解释。混蛋
 
    回到家的时候李阳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在安安家看到的一幕,进门撞见陈芸时,陈芸又恢复了之前的落落大方跟李阳打了声招呼,按照李阳的xìng格,肯定是要跟陈芸聊几句的,可今天却一点心情都没有。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吃早饭吗?”陈芸敲响李阳的门问。
 
    李阳本身没有吃早饭的习惯,可突然听到陈芸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后,他就连忙爬了起来。
 
    陈芸在家穿的还是很轻便的,一般都是睡裙配拖鞋,把她白皙饱满的身子衬托的更加神秘。
 
    张大志不在家,坐在陈芸对面的李阳还有点小激动。
 
    刚开吃陈芸就突然问李阳:“你有没有在家里看见一个小黑塑料袋?”
 
    李阳顿时明白她问的是什么了,看着陈芸那雪白xiōng脯中间深深的沟壑,他突然升起一种想要逗逗她的想法。
 
    “里面装的什么?”李阳喝了口粥问。
 
    “……”陈芸的俏脸瞬间就布上了一层红云,连说话都有些慌乱了:“没什么,就是些……日用品,没看见就算了。”
 
    有道理,李阳想,确实是些日用品。
 
    “阿姨,用我帮你找找吗?”李阳问。
 
    陈芸连忙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用不用,我自己找就好了。”
 
    吃完饭,李阳想要回屋睡觉的,可突然看见陈芸收拾完碗筷后,就又开始翻箱倒柜,心里激动不已。
 
    这结了婚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哈,老公才离开没多久,就寂寞了?
 
    重新关上自己的房门,李阳转身走到陈芸房门的门口,说:“阿姨,是不是掉床底下去了?”
 
    陈芸蹙起眉头想了想,然后点头说:“嗯,很有可能。”
 
    然后她就扶着床沿,双腿跪在地上,把头探下去往床底下看。
 
    这样一来,她撅着的pìgǔ也恰巧正对着李阳。
 
    那浑圆又挺翘的大pìgǔ一晃一晃的,晃的李阳心都“突突”跳个不停,喉头不禁涌动。
 
    同时下面也马上就起了反应。
 
    这要在后面那啥,那得多他妈爽啊李阳想着,就不自觉的走到了陈芸身后。
 
    他伸手沿着陈芸pìgǔ的弧线,隔空抚摸。
 
    因为手掌没有落下去,陈芸的注意力又都在床底下,所以根本没注意李阳的举动。
 
    李阳实在控制不住了,就一把抓了上去。
 
    两只手,一边一半,握在手里顿时一股róuruǎn且弹xìng十足的触感传遍李阳的全身,让他感觉这就像做梦一样。
 
    他在她身后站着,两只手使劲捏着她两瓣肥美的臀ròu,而她却跪伏在地上。
 
    这个姿势……
 
    “啊!”由于pìgǔ被李阳抓住,陈芸猛然一惊,顿时尖叫出声。
 
    可李阳这样抓住她的pìgǔ,还使劲揉搓,让想要站起来躲避李阳这双魔爪的陈芸,根本就站不起来。
 
    “李阳,你给我住手!”陈芸大声尖叫道。
 
    由于现在老公不在身边,所以陈芸也不怕被他听到,声音确实很大。
 
    “阿姨,你找的那东西是用来干那个的吧?”李阳整个人突然趴伏在陈芸身上,从后面搂住她的腰肢,一只手还绕到前面抓住了她那球一样的饱满。
 
    “你松开我李阳,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陈芸急道。
 
    李阳嘻嘻笑着调侃道:“阿姨,您现在一定很想要吧?要不然也不会急着找那些东西,不如就让我……满足你?”
 
    说话的工夫,李阳放弃抓她的xiōng,手来到她身后一把撩开了她的睡裙。
 
    可就在李阳准备打开自己的拉链,把那处取出来的时候,陈芸却抓住机会,连忙爬出了李阳的攻击范围。
 
    她慌乱的站起来指着李阳怒叱:“你给我滚出去!”
 
    李阳见陈芸这次真的发火了,顿时也泄了气,转身出去了。
 
    等李阳出去后,陈芸气的一pìgǔ坐在床上,可同时感觉脸颊烫的不行。
 
    刚才那一幕不断在她脑海里浮现,紧接着,那晚张大志喝醉了,李阳侵犯自己的那一幕也不断出现。
 
    她表面上很生气,可那段记忆却总是挥之不去,且回忆的时候,心跳还会加速,还似乎有着某种期待。
 
    “混蛋……!”陈芸骂了一声,只不过骂的是谁她也不清楚。
 
    她是一个寂寞的女人。
 
    陈芸很想哭。
 
    不是因为李阳对她动手动脚,是因为李阳对她动手动脚她表面上抗拒,身体上却渴望。
 
    下午的时候,开始下雨。
 
    天yīn的就跟晚上一样,还不时打雷,雷声响的就像在耳边zhà开一样。
 
    陈芸害怕了。
 
    她从小就害怕打雷。
 
    “轰隆隆……!”随着又是一声惊天怒吼,陈芸吓的尖叫起来,她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房门就跑到李阳的房间里,连门都没敲。
 
    李阳睡觉挺沉的,因为夜班的缘故,到现在睡的都很香甜,陈芸跑进来他都不知道。
 
    进了李阳房间的陈芸顿时清醒过来,看到床上酣睡的李阳,眼都直了。
 
    李阳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而且还高高隆起,那规模不知比张大志的大多少。
 
    陈芸的俏脸“腾!”的一下又红了,心跳也开始加速,她觉得这样太尴尬了。
 
    不行,我得出去。
 
    想着她就准备逃离李阳的房间,可是……
 
    “轰隆隆……!”雷声再起。
 
    那怒吼的奔雷就像连接着陈芸的心脏,让她几乎窒息的同时,大脑一片空白。
 
    她害怕极了,根本没有任何意识的直接就跑到了李阳的床上,拉起被子把自己藏了起来。
 
    然后,一股浓郁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
 
    陈芸这才感觉到,她跟李阳现在在一张床上,他们之间也只隔了一层被子。
 
    这就更尴尬了,万一现在李阳醒了,还以为自己真的耐不住寂寞,主动勾引他呢?
 
    陈芸这样想到,连忙把被子一掀,准备先下床再说。
 
    然而,这时李阳却翻了个身。
 
    手臂,大腿猛的就压在了陈芸的身上。
 
    陈芸的身体顿时僵直。
 
    她动也不敢动了。
 
    而李阳下面那处,竟然……竟然正对着她的大腿。
 
    这时,李阳似乎也要醒了,吧唧了吧唧嘴,甚至眼皮还抖动了一下。
 
    怎么办?怎么办?
 
    陈芸心里慌的不行,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跟他解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