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男朋友摸完我下面之后好开心,吃饭时也埋在她体内不愿出来


    虽然吴勇对家里的事儿不怎么关心,陈芸甚至还怀疑他在外边有别的女人,但是小别胜新婚,陈芸心里还是欢喜的,这不,一早就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或许是吴勇常年不在家的缘故,他看李阳倒是亲的很,可李阳对自己的父亲心里多少有些意见,看起来还不如跟陈芸亲热。
 
    吃过晚饭之后,李阳便回到了房间。
 
    见李阳走了,陈芸便对吴勇说:“老公,你累了,咱们也回房间休息吧。”
 
    吴勇挺着大肚子应了一声,跟陈芸一前一后的进入了房间。
 
    最近这段时间,陈芸忍的实在难受,一边走,一边想:“这么长时间了,老公肯定也忍不住要跟我做那种事儿。”
 
    越想陈芸就越觉得亢奋,贤妻良母般铺好了被子,坐在床边等待着吴勇对自己的宠爱,虽然那方面不怎么行,但总好过没有。
 
    陈芸满心欢喜,可不成想,这吴勇竟没有像先前那样迫不及待的搂住自己,而且自顾自的躺了下来,俨然对陈芸没多大兴趣的的样子。
 
    为了回来后给丈夫一个惊喜,陈芸特意穿上了一件很薄很诱惑的睡衣,里边的饱满若隐若现,撩人的很。
 
    看着丈夫的模样,陈芸心头有些委屈:“老公,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吴勇闻言一愣,又有些疑惑:“老婆,你怎么这么讲,我什么时候不喜欢你?”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吴勇回来,陈芸总觉得他有什么地方变了,委屈之下脱口道:“那你为什么不碰我?”
 
    吴勇表情晦涩不明,顿了一会儿苦笑道:“老婆,你瞎想什么呢,我这不是刚回来有点儿累了吗,改天好不好?”
 
    本来陈芸还想发火,但想到丈夫为了这个家在外奔波也不容易,便压住了自己的脾气,挤出了笑意:“对不起啊老公,是我多想了,你早点休息,正好我不困,帮你洗洗衣服去。”
 
    陈芸走出了房间,心里自我安慰着,或许吴勇真的只是累了,自己想的太多,何况他们结婚还没几年呢,吴勇应该还不会喜新厌旧。
 
    这么一想,陈芸心里舒服多了,可当给吴勇洗内裤时,她惊讶的发现,上边居然有些残存的斑点。
 
    作为一个成熟女人,他自然知道这些有些发白的斑点是什么东西,他在李阳的内裤上也发现过,可李阳年轻力壮,有这些东西也正常。
 
    可是丈夫的身体她最清楚了,除非是跟女人做过之后,残留下来了的,不然绝对不会沾染过这些东西。
 
    “难道老公在外边真的有女人了?”
 
    陈芸被自己这个大胆的念头给吓到了,同时又感觉格外的委屈。
 
    吴勇那方面不行,自己从来没说过什么,不但把李阳照顾的特别好,而且还从未作为不轨的事情。
 
    再联想到吴勇今晚对她毫无兴趣的反应,陈芸不禁苦笑了起来,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女人对这些事情很敏感,陈芸也不例外,她不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所以只好一个蜷缩在沙发上,默默的掉着眼泪,诉说着委屈。
 
    说来也巧了,正当她伤感的时候,李阳从房间走了出来。
 
    原来是李阳尿急了,想要上厕所,可看到陈芸委屈的模样,哪儿还顾得上,急忙走了过去。
 
    “阿姨,你怎么了,好像有些不高兴的样子。”李阳关切的说着,眼睛却盯着陈芸睡衣中的饱满。
 
    陈芸偷偷抹了把眼泪,勉强笑道:“阿姨没事儿,小翔,你怎么出来了?”
 
    或许是真的太孤单了,说完后,陈芸又对李阳说:“要不不困的话,陪阿姨坐会儿吧。”
 
    陈芸自顾自的倒上了一杯红酒。
 
    见状,李阳抿了抿嘴唇,若有所思道:“阿姨,是吴叔又惹你不高兴了吧?”
 
    李阳很关心陈芸,可陈芸现在身上的睡衣诱惑的很,还能看到里边镂空的蕾丝,让他心里也有些烦躁。
 
    陈芸苦笑了一声,李阳虽然对自己很好,可是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不可能什么话都告诉她,何况这都是自己的猜测。
 
    “小翔,你别瞎想,爸爸回来,阿姨高兴来不及呢。”陈芸脸上带着笑意,可分明就是不开心。
 
    让陈芸没想到的是,这时李阳竟搂住了她的肩膀,竟像个大人般对她说:“阿姨,吴叔常常不在家,肯定冷落了你很多,你心里不舒服,我知道,不过没关系,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
 
    小孩子的李阳居然说出了这种话,陈芸颇感意外,嘴角露出了一丝欣慰。
 
    “是啊,老公或许真的太累了,可我还有小虎。”
 
    这么一想,陈芸心里又有些释然了,咯咯一笑,那柔软的娇躯随着轻笑声,在李阳身上轻轻摩擦。
 
    虽然跟还没有做过了那种事儿,可李阳脑子里还是忘不了陈芸,她的一颦一笑,都能让他浮想联翩,何况此时的陈芸还穿着这么诱惑的睡衣。
 
    没错,李阳下边有反应了。
 
    察觉到李阳的反应,陈芸先是一惊,继而又有些兴奋。
 
    “没想到小翔这么敏感,搂着我居然都会又感觉。”陈芸羞羞的想着。
 
    这时,李阳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嘻嘻的问了陈芸一个问题:“阿姨,今晚吴叔回来了,你们俩会不会做那种事儿啊?”
 
    陈芸还以为李阳是故意调戏她,可看表情又有些不太像。
 
    陈芸羞红脸:“小翔,你怎么问阿姨这种问题?”
 
    “因为我想要个弟弟。”李阳一本正经,可嘴角却挂着耐人寻味的笑意。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跟李阳谈这种话题,陈芸竟突然间有了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