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悠我心h(校园1v1),啊哈太长了慢一点呃啊



    如果遇到两人以上的流氓,他打不过,还能用啤酒瓶cei他们脑袋。
 
    然后女神在河坝边坐下了。
 
    河风吹起她的发,她望着河面上零星的灯光喝酒,背影看起来特别单薄萧索。
 
    文轩掏出手机,给齐瀚发了个消息。
 
    【abcd轩fg:我不过来打游戏了,有事。】
 
    看女神的样子,似乎想要买醉,那不更危险了吗?他必须看着她安全到家才放心。
 
    在她身后站了一会儿,他就鬼使神差地坐到了她旁边。
 
    *
 
    乔薇给文轩开了酒,他接过,两人便安静地喝着自己的酒。
 
    她酒量浅,四听下肚,不至于失去思考和行动能力,但是会反应迟钝,屏蔽负面情绪。
 
    喝完了,正准备起身离开,面前突然递过来一瓶啤酒:“你喝吗?”
 
    文轩手里的啤酒才喝了半瓶,还剩一瓶新的。
 
    他不停偷瞄乔薇,见她四听啤酒喝完了,脸上依旧愁绪未散。借酒浇愁,明显酒不够把愁浇散,于是他慷慨地把啤酒递给了她。
 
    虽然她眉头轻拢的样子很好看,但是她笑起来更好看。
 
    乔薇愣愣地接过酒瓶,然后笑了。
 
    “谢谢。”有人陪着喝酒,心情真是好了不少,“我叫乔薇,乔木的乔,蔷薇的薇。”
 
    乔薇。
 
    真好听,乔好听,薇好听,合在一起更好听,配她这个人就更好听了。
 
    文轩在心里念着她的名字,回道:“文轩,文学的文,轩辕的轩。”
 
    “你也刚下班吗?”乔薇问。
 
    文轩还沉浸在知道了女神名字的喜悦中,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嗯。”
 
    “住附近?”
 
    他终于回神:“嗯......啊?不是不是,我不住附近。”
 
    乔薇露出一个疑惑的神情,他就就像被真言套索套住了一样,不自主地全交代了:“地铁上你不是遇到了猥琐男嘛,我......咳咳,我闲着也是闲着,就想着送你回家好了。”
 
    话说出口,才觉着不对味了。
 
    这不是尾随别人回家吗?听起来好变态啊!而且对于乔薇来说,他就是个陌生人,完全没有理由想要保护她,怎么解释也像个变态!
 
    他心里百转千回,乔薇却没想那么多。酒精作用下,她整个人的神经都舒缓了下来,顺着他的思路走:“你一向都这么热心吗?”
 
    她刚喝了酒,黑眸晶亮,玉颜绯红,身上那股子压制住的风情全数绽放,一颦一笑都美得不可方物。
 
    文轩难以招架,嘴巴都不是自己的了:“不、不是,因为你是我女神。”
 
    他的话让乔薇一愣,微微挑眉,美目轻瞪,神态透着小女儿的娇憨。
 
    一见钟情的女神魅力全开之下,文轩被迷得七荤八素,恨不得把全天下的宝贝都捧到她面前。
 
    “为什么?因为我长得好看?”她笑出了声。
 
    文轩脸颊发烫,眼前发晕,有种撤退的冲动。
 
    他抠着草皮,愣愣地点了点头。
 
    乔薇轻笑着摇头:“都说男人看脸看身材,那为什么我男朋友还要跟我分手,而去找一个相貌身材都不如我的女人呢?”
 
    她灌了一口酒,脸上笑意仍在,却掩饰不住迷茫和轻愁。
 
    文轩脸上的热度瞬间就褪去了,心里像被揪了一下,只恨自己没有安慰人的经验,酝酿半晌只能说一句:“你别难过了。”
 
    乔薇转头看他,他神情认真,眼里透着不知所措和怜惜,是真的希望她不要难过了。
 
    很奇怪,她居然被安慰到了。
 
    她试图更加仔细地看清他的眼神,往前倾了倾身子。
 
    文轩被吓了一跳,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什么怜惜心疼全部抛到了天边,只剩火山爆发般的羞涩和心动。
 
    太奇妙了,他感觉胸腔里满满当当的,软乎乎,麻酥酥,悸动难忍,一腔喜悦快要从胸腔里溢出来了。
 
    难怪英语里喜欢一个人会形容butterflyinmystomach。
 
    乔薇细细打量着他。
 
    青涩、忐忑,毫不掩饰地用眼神诉说着炙热的爱。
 
    她勾勾手指,文轩傻愣愣地就把脑袋凑过来了。
 
    真是一种陌生又奇妙的体验,她不介意把这份体验加深。
 
    她勾住文轩的下巴,吻上了他的唇。
 
    柔软极了,像棉花、像果冻,他甚至在轻微颤抖着。
 
    一触即离,对于文轩来说,却有一节语文课那么长。
 
    他感觉从天而降一把金钟罩住他的脑袋,乔薇就是那个撞钟人,轻轻一撞,他的脑袋就嗡嗡直响,快要炸开了,头晕目眩。
 
    直到乔薇离开了,他都没回过神来。等她走远了,他才猛然惊醒,大步追上了她。
 
    她是真的喝醉了!居然随随便便亲别人!他要跟在她身后严防死守,万一她路上再随便找个人亲嘴怎么办。
 
    乔薇走到家门口,才发现文轩真的跟了她一路,诧异地回头看他。他有些不好意思,侧过头假装看路灯。
 
    路灯下他的身姿挺拔,碎发白t,看上去干净爽朗。
 
    她想到了地铁上他把她隔开的样子,戴着耳机,板着脸,即使被别人撞到也不会往她这边靠一丝一毫。
 
    被甩、买醉、吻陌生人,狗血一件套还差最后一件——一夜情。
 
    吃、性爱和消费都是能容易快速获得满足感和愉悦感的体验,半醉的乔薇毫不犹豫选择了追求低级快感。
 
    于是,她朝着路边装路人的文轩喊道:“上楼坐坐吗?”
 
    文轩愣了。
 
    他以为乔薇口中的“上楼坐”是真的上去做客,给他倒杯饮料,准备点零食,聊聊天然后交换手机号。
 
    他光是想想都要幸福地晕过去了,差点同手同脚地向乔薇走了过去。
 
    同时他也鄙视自己,乔薇喝醉了,没有戒心,他这样难道不算趁人之危吗?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走到乔薇身旁,见她站在旁边没有领他上楼的动作,文轩感觉当头一瓢冷水,把他的喜悦全部浇灭了。
 
    乔薇给他递了个眼色:“拐角有个便利店。”
 
    “啊?”文轩没有懂,是叫他去买饮料零食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