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我教你喷出来宝贝,男生和女生在床上污污



    虽然文轩每个周末都会过来,但两人能相处的时间依然很短,到他开学报道,也就只有四个周末而已。
 
    四个周末过去,伴随着几盒避孕套被逐渐用空,文轩的低落情绪日渐增长,话里话外都是舍不得乔薇的意思。
 
    今天发微信:我明天就要去学校了。
 
    昨天发微信:我后天就要去学校了。
 
    前天发微信:我大后天就要去学校了。
 
    ……
 
    终于,乔薇意识到自己该回复点什么了。
 
    [乔薇:一路平安?]
 
    文轩别扭了,硬生生忍着没有秒回她,过了两个小时才回:你不来送我吗?
 
    乔薇:……
 
    也就两个小时的动车,有什么可送的?
 
    文轩自己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又发信息:算了,你来送我的话,我会更难受的。
 
    越想越难过,觉得自己就是情深深雨濛濛里参军的书桓,而乔薇就是陆依萍,相爱的两人总要被距离阻挡。
 
    好吧,他似乎更像陆依萍一点,呜呜呜。
 
    *
 
    文·依萍·轩到学校报道了后,就被学校拉去郊区军训,手机被迫上缴。
 
    乔薇公司最近在筹备新项目,她忙得脚不着地的,等忙完了才发现文轩将近半个月没跟她联系了,还真有点不习惯。
 
    对她来说,是不习惯,而对文轩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他一边担心着不在乔薇面前刷存在感会让她忘了他,一边还要担心烈日暴晒后晒伤了颜值降低,每天忧心忡忡的照镜子,惹得舍友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终于,在一天晚上,舍友孟山踩着夜色从外面回来,鬼鬼祟祟地从衣服里掏出一个手机。
 
    孟山此人,在军训第一天就和女生们打成一片,长得瘦瘦白白的,每天混在女生堆里藏在树荫下躲阳光,教官不仔细看还逮不住他。
 
    几人火速围过来看他掏出的大宝贝,他表情淡淡,语气就跟甄嬛传里被跪舔的华妃一样,颇有种高贵冷艳感:“我就知道女生查寝松,她们肯定有藏手机。”
 
    文轩恨不得冲过去抱紧他的大腿:“你等会儿能给我用一下吗,我打个电话。”
 
    孟山细眉轻挑:“女朋友?”
 
    文轩叹气:“怎么可能呢。”
 
    孟山实在不想每晚训练完累得瘫在床上,一睁眼就看见文轩站在窗前对月哀叹,大方地同意了:“限时一分钟。”
 
    文轩接过手机,郑重地坐到床上,清清嗓子,拨打早已背熟的电话号码。
 
    滴声响了几下,手机里传来让他开心到一蹦三尺高的声音。
 
    “喂?”
 
    他急忙回道:“喂,我是文轩。”
 
    相较于他的激动,乔薇的语气显得格外平静:“嗯,你有事吗?”
 
    文轩哑了,听到她的声音后背景里冒出的粉红泡泡全被戳碎了。
 
    他以为这么久没联系了,乔薇接到他的电话会有一点惊喜,结果只是平静无波到像接了个陌生人的电话。
 
    他能有什么事呢,只是想她罢了……
 
    孟山爬到床头,给他比口型“一分钟”,他立马抛开那点忧伤的情绪,噼里啪啦说一长串话:“我现在在军训,手机被没收了,所以一直没能和你联系,还有一周我们就要军训完了,你等等我。”
 
    说完又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这话说得就好像乔薇也和他有一样的心思一般,会因为三周没联系而急得要死,会整天疯狂地思念对方。
 
    他捏着手机全神贯注地听,生怕错过她的声音。
 
    果然,电话那头传来她的回答:“好,我知道了。”
 
    文轩突然觉得心口有点闷闷的,让他瞬间喘不过气来,他尚不明白这是什么情绪,下意识抬起手锤了锤胸口。
 
    孟山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瞥了他一眼,他干脆背过身,面对掉得坑坑洼洼的墙皮,一时不知剩下几十秒说点什么。
 
    少年人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他盯着生锈的护栏沉默地坐着,十几秒过后,突然张口说了一句:“我想你了。”
 
    说完感觉自己就像卡通片里面一样,一个灵魂小人从他头顶飞出,他完蛋了,黏人肉麻不成熟的男人没人爱的,更何况是他这种没名没分的!
 
    他后悔地把头往床板上撞,惹得舍友纷纷朝他看来。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传来一声轻笑。
 
    文轩立刻弹起来,灵魂小人归位,粉红泡泡背景重现,脑海里万花开放。
 
    他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只知道她这样一笑,他就觉得自己没那么差劲了。
 
    一分钟快到了,孟山推推他,他只能从荡漾中醒过来:“我是借的别人的手机,现在我要还他了。”
 
    “……哦。”
 
    “嗯。”他不想浪费这最后十秒,可是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该说个什么结束语。
 
    “时间马上到了。”孟山提醒道。
 
    电光火石间,他的嘴不受大脑控制,对着手机飞快说道:“我们这算是异地恋了吗?”
 
    话音落,他突然感觉自己什么也听不到了。
 
    他每晚躺在床上幻想着和乔薇的种种,其中一点就是幻想着自己和她是确定了关系异地恋,他怎么突然就把梦里的想法说出来了?!
 
    他内心里的理智小人崩溃了,把硬着脑袋往前跑嘴里还喊着“冲啊啊啊啊”的鲁莽小人按在地上一顿暴打。
 
    忽然,一阵清风吹过,他产生了幻听。
 
    “嗯。”
 
    蛤蛤蛤,他居然会痴心妄想乔薇回答他“嗯”,开什么玩笑,乔薇怎么可能——诶?等等……
 
    ?!
 
    孟山戳戳他的胳膊:“时间到了。”
 
    伴随着一声“咚”地巨响,文轩整个人僵硬地栽到床上一动不动,手紧紧捂着胸口。
 
    孟山的手指僵在空中,傻眼了:“喂!你小子碰瓷啊?”
 
    其余几人爬床的爬床,跨栏杆的跨栏杆,迅速围到文轩周围,紧张地把文轩翻过面儿——靠!怎么脸上挂着这么恶心的幸福笑容?
 
    “咦~”吃瓜群众火速撤离。
 
    文轩一米八的个子缩成一团,以小狗翻身的姿势在床上打了个滚,对着手机说了句“时间到了,我要挂了”后,把手机塞回孟山手里,又打着滚滚回原位。
 
    捂着心口瘫在床上一分钟后,捂脸,再次开始打滚,从床头滚到床尾,又从床尾滚到床头。
 
    反复几次后,在舍友的暴揍中恢复正常。
 
    他缩在床上,笑得比电视剧里刚被揭开红盖头的新嫁娘还要甜蜜羞涩:“等军训完了请你们吃饭。”
 
    说完又开始滚,这下总算没人揍他了,只有他身下破烂的床板不停发出“吱吱”声抗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