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凶猛地在她体内横冲直撞,让爸爸干一次再写作业




    第二天,乔薇被闹钟吵醒的时候,床边已经没人了。
 
    她关掉闹钟,文轩听到声音跑进来。
 
    见乔薇醒了,他把脑袋搭在床边,不舍地望着她:“我晚上还有一门考试,等会儿就得走了。”
 
    乔薇揉揉他的脑袋以示安慰。
 
    “等我考完放假了,我就来找你。”
 
    乔薇手指在他脑袋上勾头发玩儿,算着日子:“好,应该快了吧?”
 
    文轩点头:“舍不得你。”
 
    乔薇揉揉他的耳朵。
 
    他被揉舒服了,睫毛颤啊颤的,耍赖皮地把脑袋往她怀里拱了拱,嘴巴没管住,心里话溜了出来:“啊,好想天天都黏着你啊,啊啊啊啊。”
 
    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心头咯噔一下,内心里那个端着茶盅的老干部形象教导小人跳了出来。
 
    茶盅盖儿“噔”地一盖。
 
    幼稚!黏人!不成熟!
 
    文轩啊文轩,你怎么还没学会长大呢?你是为她遮风挡雨的男朋友,不是撒娇卖萌打滚耍赖的小朋友!
 
    他打着哈哈抬起头:“开玩笑哈哈哈,那什么,早饭已经做好了。”
 
    得益于他那个爱看霸总小说的妈的耳濡目染,他也知道点“成熟男人”大概是什么样子。
 
    他站起来,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乔薇的下巴,语气冷硬:“记得乖乖吃早饭,我会检查的。”
 
    乔薇:......
 
    刚睡醒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
 
    现在的小年轻戏都这么多吗?
 
    *
 
    文轩走了,老老实实回学校考试去了。
 
    每门课考完后,大家闹哄哄地对答案,有人问文轩答案和解过程,他都会有礼貌地回答。
 
    大家笑嘻嘻地恭维着:“学霸学霸。”
 
    “学神牛啤。”
 
    “大神就是大神。”
 
    ......
 
    但文轩表情看上去不怎么开心。
 
    一回到寝室,他就趴在桌子上蔫蔫地看手机,不明所以的舍友还以为他身体不舒服。
 
    “你生病了吗?”
 
    文轩转头,一头雾水地看着他:“啊?”
 
    正巧孟山从外面进来,听见这话走过来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文轩。
 
    他啧啧了两下:“相思病,没救了,等死吧。”
 
    文轩一把扯住飘过的他:“孟山,帮帮我吧。”
 
    孟山大发慈悲,219寝室夜间情感电台正式开播。
 
    四人围成一团。
 
    文轩:“我以前光是看她的照片,翻翻和她的聊天记录就会很开心,可是我变得贪心了,现在我只想和她见面。”
 
    舍友A:“啊?你这么喜欢她啊?”
 
    文轩:“对,我发现我太黏人了,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小时候都没黏过爸妈。”
 
    母胎solo舍友B:“那不行吧,我觉得没有女人会喜欢这样的。”
 
    文轩捂头:“我知道!”
 
    孟山:“你这就是尝到甜头了呗!越来越贪心。”
 
    文轩:“可爱情不就是这样吗?我爸妈也天天黏糊糊的。”
 
    孟山:“也不一定,分人吧。”
 
    舍友A:“那你努力试着冷静一点。”
 
    隔壁宿舍几人串门听了一耳朵,假作惊奇地开玩笑道:“哇,你们是在讲男德吗?”
 
    众人:“滚粗克!”
 
    打打闹闹中,文轩接到了乔薇的电话,他从混战中挤出来钻到墙角:“喂?”
 
    “你在哪儿呢?怎么这么吵?”
 
    “宿舍。”他毫不犹豫把黑锅往朋友脑袋上扣,叹道,“我舍友就是这样,一群幼稚鬼,我也很无奈。”
 
    乔薇才不信他的鬼话,笑道:“那你没有参与的话就到楼下来一趟吧。”
 
    混战中一个外套飞过来砸到他头上,他回头恶狠狠地呲牙,又转过来对着手机道:“到楼下来干嘛?”
 
    乔薇:“嗯......文小朋友,有你的快递。”
 
    文轩脑子里噼里啪啦燃了一串大红鞭炮,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背景里无数小天使开始唱“哈利路亚”。
 
    “是我以为的那种快递吗?”
 
    “你下来不就知道了。”
 
    文轩猛地站起,脑袋撞到架子上眼冒金星,推开跟猴子似你一下我一下的朋友们,挤出一条光明大道,噔噔噔飞速地下了楼。
 
    快得要成残影了。
 
    路人赶紧给火箭让道。
 
    “哇,刚才蹿过去了个啥?”
 
    “饿成这样啊,取外卖还带飞的。”
 
    吐槽声中,文轩冲到了宿舍楼下,在阿姨诡异的眼神中跑到楼外。
 
    他一眼就见到了树丛下面靠着车的乔薇。
 
    三步并做两步跑过去,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傻笑,那动作让乔薇感觉自己要被扑倒了。
 
    “乔薇!”
 
    他一把搂住乔薇,脑袋顺势就蹭到她的颈窝处了。
 
    “你真的来看我了!你也很想我对不对!”
 
    乔薇拍拍他的肩,颇为尴尬:“呃,其实我要参加同学的婚礼......”
 
    文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听不见,感动的一塌糊涂:“我真是松了一口气,我以为你不懂我这样的心情,我还担心我缠着你你会觉得腻烦。”
 
    乔薇决定还是不让他听到真相了。
 
    二楼阳台探出七个脑袋,见到楼下的文轩,异口同声地发出一声嫌弃的声音:“咦~”
 
    得了,刚才讲座白讲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