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宝贝你的胸好大好想吃,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乔薇跟文轩在宿舍旁的小池塘边散步。
 
    冷风刮在脸上刺痛,池塘水面上飘着枯草,灯光黯淡,气氛实在不够浪漫。可池塘旁的小情侣们依旧沉浸在自己营造的诗意情节中,接吻拥抱,旁若无人。
 
    文轩把乔薇的手揣进自己暖烘烘的口袋中,问:“穿这么少冷吗?”
 
    穿着大衣的乔薇摇头:“不冷,我有穿发热内衣。”
 
    文轩脸诡异地红了一下,也不知想到哪了,咳了几声。
 
    乔薇已经习惯他这个傻样了,问他:“你明天有考试吗?”
 
    文轩点头:“上午一场,下午一场。”
 
    “婚礼晚上结束,我可以来找你。”
 
    文轩的手握着她的手揉个不停:“好,你要早点来找我。”
 
    乔薇顿了一下,道:“我今年要早点回老家,家里老人过大寿,我应该会在那边待很久,明天见了后我们就只有年后才能见了。”
 
    文轩刚才还因为再见而晶晶亮的眼睛骤然黯淡下去,闷声道:“我们为什么总是聚少离多?”
 
    乔薇其实对见面和分别这种事情没有太多实感,在感情中,她也不是喜欢依赖别人的人。
 
    文轩高高的个子,耷拉着脑袋,看上去实在是可怜。
 
    或许周围在寒风中也要坚持甜蜜的情侣影响了她,她揉揉文轩的脑袋,文轩立马打蛇上棍弯着腰抱住她。
 
    乔薇哭笑不得,文轩在她身上蹭啊蹭,让她想起了那种宣示主权的小猫,要在主人身上蹭下味道。
 
    他闷闷道:“乔薇......”尾音拖得老长。
 
    “嗯?”
 
    “我们以后会很好的,是吧?”
 
    “怎么突然问这个?”
 
    文轩把她搂得很紧:“我会快快长大的。”
 
    “都十八岁了,已经长大了。”
 
    文轩不说话了,继续蹭。
 
    乔薇无法抵抗他赖皮的样子,任他抱着。
 
    萧瑟月光下,穿着长黑羽绒服的文轩牢牢挂在乔薇身上,少男心思无人懂。
 
    十七岁才迟迟开窍的文轩,在十八岁迎来了第一段感情。
 
    不太懂爱情,但是陷得很深。
 
    *
 
    乔薇参加的是高中同班同学的婚礼,高中时年级上的女神级人物,也是她爸妈单位上同事的女儿。
 
    婚礼场地很大,邀请的人极多,比起祝福新人,更多人是秉着聚会的心思来的。
 
    余雁的爸妈和新娘的爸妈关系很好,乔薇到的时候她已经到了。
 
    两人还没说上几句话,乔薇就被高中同学招呼着到安排的位置上坐着。
 
    高中同学再聚,无非就是吹嘘近况。
 
    曾经全班第一的学霸乔薇如今丑小鸭变天鹅,大家都忍不住打量她。
 
    “乔薇,听说你和周瀚处对象了?”有人八卦道。
 
    乔薇表情自然:“是,谈过,分了。”
 
    可有人就是不知趣,持续打听道:“诶,周瀚可是大家公认的男神,现在混的又好,你怎么舍得放走他?”
 
    乔薇笑而不答。
 
    这个时候,周瀚赶来了,大家起哄下,他只能挨着乔薇坐下了。
 
    乔薇没什么反应,周瀚倒是有些尴尬。
 
    他先开口:“过年回去吗?”
 
    “嗯,应该要回老家待一阵。”
 
    周瀚没有陪乔薇回过老家,也不知道她老家在哪,话题就这么断了。
 
    他侧头打量她,她今天打扮很低调,分寸拿捏的刚刚好,毕竟她是宾客,主人公是新娘。平日的她是时刻精致的艳光四射的大美人,但今天的她敛了锋芒,同桌任何一个女同学都比她打扮得高调。
 
    这样的她真是陌生,一直以来的她时刻紧绷,美而自知,她的美貌是她的底气,可这样的她总少了几分灵气,不像今天这样,让他移不开眼。
 
    他忍不住想,她为什么改变了?
 
    新娘入场,会场灯光暗下去,只剩一束白光打在新娘身上,如梦似幻。
 
    周瀚了解乔薇,曾经的她在外表上极度自卑,即使成绩稳居第一,也始终是畏缩的。
 
    他知道她高中偷偷地注意过他,也懂她羡慕过班上的女神。
 
    他鬼使神差地问了句:“你羡慕她吗?”
 
    乔薇从新娘身上收回目光,侧头疑惑地看他。
 
    周瀚以为她肯定不会承认,她的傲气太重,怎么会承认这些。
 
    却不料乔薇笑道:“羡慕,她看上去很幸福,很美。”
 
    周辉噎了一下。
 
    他那点见不得光的心思又冒出来了。
 
    他自认在这世上自己是最懂乔薇人,懂她的自卑和锐气,见过她的阴暗面。那种感觉就好像全世界都只被她美艳的外表吸引,只有他懂她的内在。
 
    新娘和新郎宣誓,气氛热闹起来,有人还站起来拍照。
 
    “我和冯思思分手了。”他对乔薇说。
 
    乔薇皱着眉看他,一触到她的视线,他就忍不住低下了头。
 
    再抬头时,她已经走了,坐到了隔壁桌余雁的身旁。
 
    余雁看着周瀚那张俊脸上别扭的表情,好笑地问道:“他怎么了,想回头了?”
 
    乔薇没回答,摇了摇头。
 
    余雁不再问了,把注意力放在一对新人身上:“啊,我当年结婚的时候婚纱可没这个好看。”
 
    “怎么重点放在这儿了?”
 
    “重点可不是这个嘛,从小到大我都幻想着结婚的那天,幻想着要穿多美多美的婚纱,至于新郎和婚姻生活,那都是搭头。”
 
    乔薇笑着撞了下她的肩膀。
 
    余雁也跟着笑了:“哎,我是真的羡慕她。从小到大都长得美,爹妈又宠,交往过渣男,但不会受伤,分手了立马换下一个。现在遇到个刚认识三个月的男人,就敢痛痛快快地结婚。”
 
    她下了结论:“要我说,就是受到呵护长大的人才是真坚强,他们天真善良、勇敢无畏,不会有那些弯弯绕绕的怯懦,才不惧感情里面的‘万一会受伤’。”她憋着笑,“不过一般人会嗤笑他们幼稚、不成熟,认为他们是被宠坏了的傻逼。哈哈哈,谁傻逼还不一定呢?”
 
    乔薇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文轩,想到了他灿烂明媚的傻笑。
 
    她的神情变得柔软,余雁发现了,打趣她:“想到小男友了?”
 
    “嗯。”她大大方方承认。
 
    “怎么?也想结婚了?”
 
    乔薇吓了一跳:“当然不。”
 
    余雁歪着脑袋:“你没考虑过和他的以后。”
 
    乔薇哑声,半晌才吐出几个字:“没有......”她没有,可是文轩有。
 
    她心里突然乱作一团,一直到散场都没想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