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一上到底肉肉63章,女主从小被用药肉到大



    他出门后,门刚合上,乔薇母亲就单刀直入:“说吧,他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你们两个藏着掖着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她口气不善,仿佛他们俩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亏心事一般。
 
    乔薇抿了抿嘴唇:“你想听什么?”
 
    “哪的人?”
 
    “老家古城,现在生活在b市。”
 
    “工作?”
 
    乔薇卡了一下,还是照实回答了:“没有,他还是学生。”
 
    她妈骤然停住话头。
 
    乔薇爸爸连忙缓和气氛:“呃,学生是指读研究生还是读博呢?”
 
    乔薇环臂,这是一个下意识的防御性动作。
 
    “大学生,今年十八岁。”
 
    房间顿时陷入僵持的气氛。
 
    最后还是乔薇妈妈压住火气开口:“乔薇,你在想什么?你二十六了,怎么好意思跟十八岁的小男生谈恋爱,你还以为是以前年轻时那样,可以谈着玩儿吗?”
 
    乔薇无奈:“你怎么知道我是玩玩儿不是认真的。”
 
    “他才十八!”
 
    “是,那又如何?”
 
    她妈被她无所谓的态度气得火冒三丈:“你是因为和周瀚分手了受刺激了吗,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你倔给谁看呢?”
 
    乔薇不能理解她:“是他甩的我,下家都找好了,出没出轨都不好说,我都要放炮庆祝远离渣男了,受什么刺激呢?”
 
    乔薇语气不太好,长到二十六岁第一次“忤逆”,把乔薇妈气得拍床:“你什么态度!”
 
    乔薇揉揉眉心,叹了口气:“妈,你别管我的事儿行吗?我心里有谱。”
 
    她妈嗤笑一声:“跟十八岁的小男生谈恋爱就是你所谓的有谱?你大了他七八岁,怎么,难道还能和他结婚。”
 
    她的语气和表情实在伤人,乔薇只能道:“反正不用你们管。”
 
    乔薇母亲的声音尖锐刺耳,恨不得指着她的额头指责:“怎么不用我管?我看你就是失心疯了,跟周瀚谈了七年说散就散,大好青春全浪费了,连个结婚证都没捞着,他那么好的条件,你就是没出息才没能把他留住!”
 
    乔薇咬紧牙关,硬生生受着她无理的指责。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这种人,周瀚跟你分手,你就不知道反思一下自己的毛病?你是不是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啊,读了点书,进了个外企,就觉得自己不得了是吗?”
 
    乔薇压住鼻腔的酸涩看她,声音无力:“我没有。”
 
    乔薇活了二十多年,一直都是说什么都不会回嘴的乖乖女,这么接二连三的反驳,让乔薇母亲热血直冲脑门。
 
    “你再给我犟嘴试试!”她猛地站起来吼道。
 
    乔薇表情不变:“我和周瀚这辈子也不可能复合,不合适就是不合适,我就算和他结婚了也会离,到时候怎么办?您又来催我二婚?”
 
    “啪——”
 
    乔薇母亲狠狠甩了她一耳光,乔薇被打得偏了头,脸颊连同耳根都火辣辣的疼。
 
    她妈声音颤抖而尖锐:“好啊,好啊,你就是想气死我是不是?养你就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债!我和你爸为你辛苦这么多年,干什么不是为了你好,你从小到大——”
 
    乔薇转过头看她,突然讥笑出声:“我从小到大怎么了?我从小到大还不够优秀吗?”
 
    “你......”她妈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哆哆嗦嗦半天,吼道,“你个白眼狼!”
 
    毫无逻辑的指责,偏偏是最伤人的那一类话语。
 
    乔薇已经习惯了,只要有一点没让她妈满意,就是白养了,就是欠她的。
 
    她语气平缓:“你们要我乖巧懂事,我就从不惹事,受了再多的委屈也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你们要我成绩优秀,我就往死了学,从没有考过第二;你们要我低调文静,我就从来没有打扮过自己,连羡慕其他女孩的头花和裙子都不敢;你们要我出人头地,我就疯狂地往上爬,从大学到现在,一口气也不敢歇;你们要我省心省事,我就报喜不报忧,上大学以后没拿过家里一分钱,再累再苦不敢找你们倾诉,被人欺压被人性骚扰,也从没有期望你们能安慰我一句。”
 
    乔薇爸爸听不下去了,站起来想碰她。
 
    她退后一步,继续说:“你们要我强大,要我坚定不能柔软,要我理智、要我抛开一切必要的不必要的脆弱,条条框框,事无巨细......我问你们,我哪点没做到?”
 
    她的声音不大,却是掷地有声,说到最后一句,已压不住颤抖的声线。
 
    乔薇爸妈被震得说不出话来,屋子陷入一片死寂。
 
    最后还是她爸犹豫着开口:“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乔薇用舌头顶了顶发麻的脸颊,轻轻摇头:“不是哪样?爸、妈,这就是我,这才是我。你们以为凭着以前那副乖巧文静的好学生样子,我能在z市独自打拼到现在吗?”
 
    话音落,乔薇妈妈突然就掉下泪来,不言不语地看着她。
 
    屋内又陷入压抑的沉默,只余轻声的啜泣。
 
    乔薇别开头,不想看她抹泪:“妈,我的人生一直是在追着你给我的目标在活,就像打怪升级一样,一个接一个任务,不敢有轻易懈怠,生怕你们失望了就不喜欢我了。但现在我不想过那种生活了,我希望以后我的人生就是我的人生,不再追着一个又一个目标跑个不停。”
 
    她捞起搭在椅子上的大衣推门出去,文轩在门外贴着耳朵偷听,见她突然出来吓了一大跳,连忙站直。
 
    她出了门后就收起了所有情绪,理理头发,整理好笑容,走到客厅还能和亲戚朋友自然地寒暄,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
 
    文轩忐忑地跟在她身后,出了大门后鼓起勇气伸手牵她,这才发现她的手心一片冰冷。
 
    他把她的手放进自己暖烘烘的口袋里,小心翼翼道:“对不起。”
 
    乔薇转头看他,语气很柔和:“为什么道歉?”
 
    “如果不是我瞒着你偷偷跑来,就不会被发现,也不至于......”
 
    乔薇无所谓地笑笑:“不关你的事,反正早晚都得来这么一遭的。”
 
    他猛地扯住她的手,她被他往后一带,撞到他怀里。
 
    “我觉得我应该抱抱你。”
 
    他环住她,怀抱里很温暖,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像暴风雪中的安全堡垒一样。
 
    乔薇没有动作,任他在寒风天站在车旁边抱着她吹冷风,半晌笑道:“蠢。”
 
    他把下巴放在她脑袋上,再次低声道:“对不起。”
 
    乔薇问:“为什么又道歉?”
 
    文轩声音闷闷的:“我想我如果能早点出现在你生活中就好了。或许一年半以前在地铁上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应该大胆上前。”
 
    她开玩笑:“那可不行,我当时还没分手,我不出轨,所以你没机会的。”
 
    文轩没有跟她一起开玩笑,反而语气更认真严肃了:“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如果我能早一点认识你,我就可以早一点告诉你。”
 
    “什么?”
 
    “他们是不对的,你没有错。”文轩斟酌道,“你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你当然可以脆弱,可以悲悯,可以有幻想。女孩子本来就情感细腻,对待情感更加全情投入,也更容易受到伤害,所以畏惧和怯懦不代表不坚强。每一种特质组合在一起构成了独一无二的你。
 
    他亲亲她的头顶:“珍惜你的脆弱和柔软,这些品质让你无比动人。”
 
    乔薇闷在他怀里,久久不言,半晌笑出声:“......你不是文三岁吗?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成熟了。”
 
    文轩感觉她的背在颤抖,轻轻拍拍她给她安抚。他紧紧搂着她,不再多言,让乔薇在他怀里享受短暂的肆无忌惮的脆弱时刻。
 
    世上大多数人都没有指望过某天会有人能从天而降来拯救自己,太多的教训告诉他们只有自己才能拉自己一把。
 
    在这个夜晚以前,乔薇也是这么认为的,她从没有想过一切是如此的简单,那些沸腾喧嚣的不平和畏惧就因为一个温暖的拥抱而一扫而空。
 
    如果爱会让人变脆弱,也就能让人变强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