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他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军人受内壁抽搐哭




    几人打着手机电筒给他照光,文轩翻过阳台踩到水管圆钉上,动作利落,小心地往下爬。
 
    孟山伸长脖子看他落脚落实没,担心地问:“你现在去找她干嘛啊?就不能打电话吗?”
 
    文轩又下了一步:“不行,有些话必须当面说。”
 
    “你要说什么呢?”
 
    文轩愣了,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要说啥:“唔......我路上想吧。”
 
    总之,就是要见她。
 
    大晚上已经没有动车了,只有一辆途径的绿皮火车时间合适,文轩买了个卧铺,上了火车也不睡,就坐在卧铺上想事情。
 
    伴随着火车上此起彼伏的鼾声,文轩总算冷静下来了。
 
    他要说什么呢?
 
    没什么好说的,他的一时冲动说不定再乔薇眼里看来是矫情,是不成熟。
 
    可是他总觉得害怕,未来没有保证,他付出的也有限,热血和冲动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乔薇的世界不差这些。
 
    他抱着膝盖,心里开始退缩。
 
    但下了火车,他还是往乔薇家楼下去了。
 
    十八岁是一个奇怪的年龄阶段。敏感柔软,看悲情片还会偷摸湿了眼。但又无比勇敢,少年人的退缩畏怯就像太阳下的水汽,眨眼就消散的无影无踪。心动了便轰轰烈烈,一腔孤勇,常人看了不理解,只会轻嗤一声“少年心性”。
 
    三月初,气温依旧很低,凌晨开始z市就飘起了雪。
 
    乔薇是被冷醒的。窗户开了个小缝透气,到了三四点的时候,雪花纷飞,夹杂着刺骨的寒气从缝里涌进来。
 
    她从床头柜上捞起手机一看,才早上六点。
 
    天色一点亮起的迹象也没有,她在床上缩了几分钟,还是起床关窗。
 
    走到窗前,冷风一吹就清醒了。关上窗,余光往楼下一扫,就定住了。
 
    路灯昏暗,被积雪压住,光线更弱。大树下站着一个人,任风刮也不动,裹着白雪,融入了一片素白中,晃眼一看还不能分清是个人影。
 
    她仔细地看了一下,人影的高度和身上那件黑色长羽绒服无比眼熟。
 
    她彻底清醒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人影,不敢相信那是文轩。
 
    她盯着那个身影,突然抓起搭在椅子上的大衣,往身上一裹,穿着棉拖就往楼下跑。
 
    或许是因为早晨还没睡醒,她就穿着这身冲入了风雪中。
 
    寒风一刮,刺骨的冷,雪水迅速浸透了棉拖,她才猛然醒过神,意识到自己有多蠢。
 
    她打着冷颤跑到那个快被雪盖成雪人的身影身边,大喊:“文轩!”
 
    文轩吓了一跳,转过来,身上的雪扑簌簌地掉。
 
    他没想清楚说什么,又见时间还早,干脆就站在树下想,越想越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神经病,陷入自我厌恶中,淋着雪也没感觉。
 
    被乔薇一喊,他的魂儿一下就入了躯壳,简直想做梦一样,她怎么就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了他面前。
 
    乔薇紧紧裹着大衣,冲到他面前,难以置信:“还真是你!”
 
    文轩睫毛眉毛上都沾着碎雪,他甩甩脑袋,把雪抖下:“你、你怎么......”
 
    “你怎么这个时间跑来了?还站在树下当雪人,你傻么,你在想什么?你在做什么呢!”
 
    乔薇哆哆嗦嗦地骂,文轩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面前的是真人,猛地把她抱住。
 
    “对不起。”他一开口也哆嗦,“我又犯傻了。”
 
    “你......”乔薇被他一抱,暖和了不少。
 
    “我听到了,周瀚向你求婚。”他紧紧地抱住她,一开口,雪往嘴里飘。
 
    乔薇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好像是接了一个电话。她以为这就是文轩连夜跑过来的原因,又气又无奈:“我当然没有答应。”
 
    文轩知道这一点,这不是他冲动的原因,他脑子一团浆糊,想到什么说什么:“对不起......我太不成熟了,我没有考虑过那么多,嘴上叫着要长大要配得上你,可我的行为一直跟不上......”
 
    乔薇被压在他胸膛上,快要透不过气了:“什么呀。”
 
    “乔薇,你等等我好不好?再给我四年,四年我就毕业了,也到了法定结婚年龄......我知道这样要求你很自私,四年那么长,对你来说更是宝贵。我现在再信誓旦旦地承诺,也只是嘴上说的,未来会发生什么不能因为我一句话就保证了......”
 
    乔薇不太懂他的想法,但模模糊糊地有点感悟,她从他怀抱里费劲儿地抬起脑袋,文轩眼睛有点红,皱着眉,眼神里全是乞求和患得患失。
 
    她一直以为文轩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往常的交往里她也太过冷静,一直是文轩在无所畏惧地靠近她,她却没有给够他安全感。
 
    “我......你先放开我。”
 
    文轩本就在担惊受怕,听到她的话以为她生气了,或是终于发现了一个一冲动就连夜赶路跑到她楼下傻站的人不是合适的交往对象。
 
    他打断乔薇,一开口,竟然带着哭腔:“我错了,我会改的,我真的会改的。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知道空口白话谁都会说,但我是真心的,我一定会对你好,给你未来,永不变心......给我个机会好不好,我知道我这样要求你太过分,可是我真的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让我证明我会是那个对的人。”
 
    他说话颠三倒四:“不对,我现在还不配说自己是那个对的人,但是我会努力的,我会成为一个合格的恋人,朝你的要求靠近。”
 
    他吸了吸鼻子,乔薇不能确定他是冻着了,还是真的想哭。
 
    “这么冷——”你别瞎站着了。
 
    “对不起。”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被冻傻了的文轩唰地就把羽绒服拉开,一下子把乔薇裹进去,两人挤在他的羽绒服里,像个巨大号的蚕蛹。
 
    乔薇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但又奇妙地有些触动。
 
    她不太能捉住那种微妙的感情变化,任由文轩把她抱在怀里颠三倒四地做着承诺。
 
    爱情到底是什么?
 
    有人说,爱是跨越千山万水的磨难,爱是触手不可及的日月星辰,爱是惊心动魄的冒险。
 
    她不太能体会,或许就像余雁说的那样——爱情就是他妈个糟心玩意儿。
 
    能让两个平日挺正常的人在六点钟的早晨站在大雪中受冻,像两个傻子一样哆哆嗦嗦地相拥着,完全没有想到还能进楼再慢慢谈。
 
    世界上有70亿人,她很幸运,能够遇到文轩这个带着她一起犯傻的大傻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