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宝贝乖换个姿势再来,每章都带肉的小说




      我去,还能想出这种方法来,老张也是服了这人!

      “你是打算请人去勾搭她?”张倩问。

      “她那个人一般人是拿不下的,勾搭没有用,但是下药就不一定了。”那个酒吧的人他是认识的,买通一下不是问题。

      “你可真坏啊,这么把自己老婆往别人的床上送。”张倩锤了他一拳头说。

      但是话语里只有娇嗔,可没有责怪。

      章强的老婆让人来教训她,她可一直都记得呢,她自己对付不了,但是不代表她不能报仇。

      她知道章强很想跟她老婆离婚,所以只要是这么一敲打,章强就有了想法,就算是事情败露了,那也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老张听到他们两个人的交谈是很无语了,他自己虽然也不是个好人,但如果是妻子的话,他不会这么算计的。

      更何况章强的老婆还是个容忍了他身体上的缺陷的人。

      也只能说是那女人倒霉了,遇到这么一个男人。

      要是自己,再凶悍的女人,他都有办法降伏了,只要是把人给降伏了,那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看他们接下来都是要说一些算计人的东西,老张是没兴趣了,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接下来,老张在医院逛了一圈,就回了值班室,就这样一直等到晚上值班时间。

      一个人在这值班有些无聊,除了定时巡视之外也没什么事可做。

      老张想去护士站找同样值班的徐婷调调情,但奈何人家护士可不跟他一样闲,时不时的就有病人找来。

      老张只好回值班室看看小电影,打发打发时间。

      一阵发泄过后,老张又进入了贤者时间,收拾干净之后,他就开始等着交班的人到来。

      没想到交班的人还没等来,倒是先把张倩给等来了。

      她推门进来的时候,老张还十分意外:“你怎么来了?”

      “我就是下班了以后想来看看你值夜班有没有偷懒,没想到让我看到那么肮脏的一幕,你可真行啊,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害臊!”张倩一脸嘲讽的说。

      “你看到了?”老张是没想到这一层了,他不知道张倩今天这么晚才下班,更没想到她下班以后不走,还要到警卫室来看看自己工作。

      刚才也只顾着做那种事了,没注意外面是不是有人偷看偷听,看来以后还是要小心一点儿啊。

      “没看到,但是我听到了。”警卫室的窗户都脏的看不清楚里面了,可是声音她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哦,那你听着觉得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老张说。

      “你,你不觉得羞耻就算了,还敢问我这么下流的问题!”张倩还以为老张会害怕呢,没想到老张是这个反应。

      “我为什么要羞耻,男人寂寞了发泄一下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你身为男科主任,难道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吗?”老张很坦然的说。

      张倩脸上又羞又骚,她当然知道男人做这种事很正常也很合理,可知道是一回事,看到又是另一回事,不管怎么说,还是掩饰不了老张做的事情让她恶心。

      “你第一天来,就做出这种事来,要是继续让你在这儿,还不知道要害了多少人,我不能让你继续上班了。”张倩现在是想把老张给赶出去了。

      反正章强那边马上就要对他老婆动手了,等到章强离婚以后,他自然有办法帮助她,医院里就算是有流言蜚语也影响不到她了。

      老张看得出来她这是想要卸磨杀驴了,可惜的是自己现在手上的筹码可不只之前在树林里看到的那些东西。

      面对威胁,老张直接拿出手机,放了一段录音给张倩听,正是她白天跟章强说的那些话。

      “哎,不知道章强的老婆要是听到这些东西,是不是还只会让人来划花你的脸就能解决了。”老张感叹着起身,走到张倩的面前。

      在她已经被吓得苍白的脸上摸了一把说:“还挺年轻的,要是死了多可惜。”

      张倩这下再不敢说老张什么,只是问:“你怎么……”

      “我就是白天来报道的时候想去跟你打招呼,不小心听到和看到了一些事情,本来我是不打算做什么的,你看你自己送上门来,我能怎么办?”老张说。

      “你想怎么样?”张倩问,不管老张有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的,因为这个东西要是真的被章强老婆听到了,章强会怎么样她不知道,自己可能要死于非命了,跟性命比起来,其他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就喜欢识趣的女人,你先出去,在外面等着,我交班完了以后会找你的。”有些事情不能在这里说,免得又被人撞破了。

      张倩在校门口等着,他不知道老张是打算拿她怎么样,心里很忐忑的站在那里。

      老张很快就等到了来交接的人,交接完以后,老张出去就看到了不远处在等着的张倩。

      老张笑着走近。

      他发现在自己走到张倩的身边的时候,张倩还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可以知道她现在是有多害怕自己了。

      张倩低着头,看到老张的脚在自己面前站定了才问:“你想要什么?”

      “你说呢?”老张伸手,用食指把张倩的下巴给抬起来问。

      张倩赶紧躲开,还很担心的看了看四周,害怕被别人看到。

      老张见她这样,嘲讽说:“你都敢在青天白日里跟章强做那种事,现在夜深人静的,你还怕什么呢?”

      “我没有。”张倩反驳说。

      “我都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了,你还狡辩,有意思吗?”到现在还要狡辩,就实在是很没意思了。

      “我那只是在给他治疗。”张倩说。

      “你们男科治疗都是这么治的?”那个样子,说是治疗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那是因为他比较特殊,我才用那样的方式的。”张倩说。

      “怎么特殊了?”

      “他硬不起来,身体有又没有问题,这么一直憋着不发泄反而身体会有问题,我是偶然发现只要是他不看着女人的身体,不真实的触碰,身体才会有反应,我帮助他发泄,这样他才不会被憋出病来。”张倩这么做,都是出于一个医生的职责。

      “既然是这样,你有必要自己去做那种事吗?你可以让他去找别人,也可以让他跟老婆一起这样啊。”就算是理由再冠冕堂皇,老张都不会相信她的。

      张倩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老张说得对,她是没有必要亲自去帮忙,以前她没发现,老张说出来以后,她才明白,自己所谓的治疗其实就是借口,她就是想要跟章强一起玩儿那种游戏的。

      这个认知让她有些慌乱,一切自己坚守的东西瞬间都土崩瓦解了。

      “看来你是明白了,现在我就说一说我想要什么了。”老张的神情变得下流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张倩已经放弃了任何的抵抗,有气无力的问。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