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精灌满小嫩H,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我们踏上征程,出了金城,怕出意外,走的是官道,一路向南。
 
    今天是出发的第三天,我觉得陶金矿要把给我忘了。
 
    我的丫鬟绝儿,长得又高又纤细,能做我陶家的丫鬟美貌必不可少,特别是一双高耸的奶子。
 
    诶,我什么时候长胸啊~嫉妒,嘤嘤嘤~
 
    我躺在马车内,空间小,我睡不着,所以耳边很清晰地听见外间的绝儿和我哥的对话。
 
    “少爷~雅蠛蝶花真的好看吗?”
 
    乖乖,好不好看关你毛事,那是给我安排的。
 
    “嗯。”
 
    陶金矿这个贱人,你还回答她~
 
    我愤恨地砸了手中的书,安心地听他们的对话。
 
    “少爷,小姐为什么都不出来玩呢?”
 
    因为我是小姐啊,我要把自己藏起来,不然不是被别人看了去嘛~
 
    “她懒。”
 
    我艹,我懒?你特么有没有良心,昨天晚上你偷进马车里干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懒呢?
 
    简直不能忍。
 
    “绝儿,进来。”
 
    “嗯~是。”
 
    绝儿心有不甘,我都听出来了,我不相信陶瑾听不出来。
 
    他却没有任何表示,宝宝表示不开心。
 
    “小姐,有何吩咐?”
 
    绝儿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对于周围事物的渴望。
 
    我疑惑?连贪欲都无法掩藏的人,这样的明显,哥哥是个生意人怎么会不明白?
 
    “没事,我一个人无聊,你呆在车厢里就行。”
 
    ???
 
    昨天晚上实在太累,我一向不喜欢动脑,所以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乖乖,别睡了,起来,把奶奶喝掉~”
 
    艹蛋的牛奶重回人间,我要睡觉,滚滚滚…
 
    我挣扎不过,嘴上有人舔噬,感觉到一股甜丝丝的味道流进我嘴里,气味熟悉,是牛奶没错。
 
    奇怪,牛奶的味道怎么不一样了呢?
 
    等我醒过来,天都黑了,厢内点燃一盏灯笼,我们好像是在野外扎营了。
 
    我敲敲马车上的窗,立马听到“嗒嗒嗒”的脚步声传来。
 
    唔,听脚步肯定不是哥哥。
 
    我蹭蹭被子,真的把我忘了,嘤嘤嘤……
 
    不就是,不就是,想知道如果哪里~,把手指伸进了他的后面~然后…然后…
 
    他的脸色一僵,把我的手反绑起来,大力冲刺,我的背撞到了小踏的横梁,我惊呼叫痛,他却红着眼,不管不顾。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哥哥那么凶。
 
    虽然有时候会痛斥于我,但只要我一叫痛,他绝对立马就停。
 
    也就是他的贴心爱护,要不然,我…我还能怎么办?嘤嘤嘤……
 
    他做的太好了,我没办法挑刺啊。
 
    芊芊玉手拉开帷幕,果然是绝儿。
 
    “小姐,你醒了?”她拉开帷幕,一偶香风飘进,夹杂着熟悉的味道。
 
    唔,想进来却又不动身,偷偷呆在哪,哼……
 
    我觉得还是要争个宠罢?
 
    哥哥器大活好,也疼我,要是……嘤嘤嘤!
 
    可是~我不是那么主动的人啊!
 
    看着绝儿,我突然发现也无须的主动嘛~
 
    “绝儿,过来~”
 
    “是,小姐…”绝儿踱着步走进我。
 
    “把我的衣服脱了!”
 
    陶瑾见车厢内没有任何召唤传来,便知道他的乖乖还在生气(大雾),搞不清楚是不是在懊恼,他刻意大声的跺步向燃着的火堆走去。
 
    才走了没两步,就听见车厢有异样的声音传来,像是‘哥哥’二字,他大喜,以为是乖乖在唤他。
 
    他强刚忍下欣喜,准备好好吊吊她,好叫她知道,有些地方是碰不得的。
 
    忽而有传来更清晰的呼声。
 
    是她的声音没错,为何会有靡靡之音?
 
    踱着的步子立马回调。
 
    越是靠近,呻吟越是响亮。
 
    陶瑾面色生硬,已是动怒的前召,他大步向前。
 
    陶瑾脸色铁青,乖乖和她的丫鬟?
 
    竟然…竟然…
 
    那个贱婢,居然敢碰他的乖乖。
 
    “陶朵。”他咬牙切齿,好样的,居然将一贱婢与他相较。
 
    还比他厉害?
 
    大手一挥,帷幕被大大拉开,不做任何停留,大步一跨进了车厢内。
 
    帷幕被重重摔下,晃荡不已,碰到车壁,发出刺耳的噪声。
 
    我皱眉与绝儿同时回头看向他。
 
    刚刚就知道他在外头了,可我又不好意思唤他,只能想了这法子。
 
    绝儿脱了我的衣物,我趴着小踏上,盖着一薄纱,她跪在我腰侧的腾步(踩着上床的东西)上,替我按按。
 
    我的腰啊~
 
    陶金矿真的不是人,我才14岁,感觉腰都要散了,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腰间盘突出啊。
 
    (尔康手)不要~嘤嘤嘤~
 
    我看他面色好转,便知他已经懂了这其中我的小心机。
 
    虽然看上去依旧有些生气,不过已经比刚刚进来时好太多,看绝儿的眼神冒着火气,看我却也还好。
 
    绝儿可能是第一次看见我哥虎着脸的样子,跪得浑身发抖,连我都感到了。
 
    “绝儿你出去。”
 
    听见我的话,绝儿呼出一口气,都未曾回话就立马就跑了出去。
 
    我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因为一句话已经得罪了他。
 
    我笑着伸出手,薄被的间隙中能看见我的身子,我今早才发现,我可能要长胸了。
 
    摸着软软的。
 
    “哥哥,要抱抱。”
 
    我看着他眼睛不自主的一眯,呵呵哒,哥哥……
 
    他未曾来抱我,就那样直勾勾的望着我开始脱他的衣服。
 
    先是外衫,再是右侧的系带,脱下中衫,然后是内衬。
 
    它又伸着头在和我打招呼了。
 
    哥哥单膝跪在我的踏边,唇向我压来。
 
    我闭着眼睛与他接吻,唇舌相压,口中汁液相交,他的味道,是清甜的。
 
    “嗯~”
 
    激动的呻吟我喊不了口,只能狠狠的吻著那清甜的唇,汁液太多,缓缓沿着我的嘴角流下,滴到他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