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腿张开点就不会疼了,对象把我胸吃的越来越大




    前几天我问你们:
 
    他不要我了吗?
 
    现在,麻烦你们,把‘吗’字去掉,谢谢!
 
    我不伤心,真的!
 
    我特么要杀了他。
 
    这个渣男!
 
    他要把我嫁出去。
 
    你不喜欢我就算了,不要我就算了。
 
    反正,反正最开始,我,呜…最开始,呜呜呜……
 
    我,我最开始,我也没想要靠男人的啊!
 
    我,我是穿越的,你知道吗?
 
    劳资迟早是要让所有人听见我的名字就冒星星眼的你知道吗?
 
    你个混蛋。
 
    呜呜呜……
 
    你别把我嫁了…
 
    你让我在陶府自生自灭好吗?
 
    我腿还没好,听见这个消息,急匆匆的,拖着腿,找到他。
 
    城南胭脂铺,全国最好的胭脂铺。
 
    女人最多的地方。
 
    可惜,不是我家开的。
 
    城南胭脂铺,内里是各色胭脂,五步一排,大半人高,像书架一样罗列,整整齐齐的码了三间屋子,这样一看就知道他家的胭脂种类有多丰富了。
 
    何况还有富贵人区与平民百姓区的划分。
 
    他不仅是家胭脂店。
 
    外头开一茶间供陪女人选购的男人们喝茶聊天,也有密室供人探讨生意或者谈论其他……
 
    我也奇怪,我哥那个人,没事跑什么胭脂铺啊?
 
    就连我自己都不去。
 
    后来我又想,大概是机密生意吧,那个地方隐蔽,谈生意倒是个好去处。
 
    好远啊,跑得太急了,屋里那么多人看着,要不是我让绝儿在里面装睡,我也跑不出来。
 
    为了和她装的像,我特意塞了两个苹果。
 
    果然,女人有了胸,就是不一样,美美的。
 
    我的胸也开始发育啦啦啦啦啦。
 
    然后……
 
    我看到了什么?
 
    不说啦
 
    赶紧收拾收拾东西,给人家腾位子吧!
 
    我就说为什么非要急匆匆的把我嫁出去呢,我就说为什么突然不要我了。
 
    原来,真的是有了其他人了啊!
 
    我不该和他出来的。
 
    就老老实实在家不好吗?
 
    为什么要说出来散心呢?
 
    这下好了吧陶朵,你自己作死自己了。
 
    爹爹一直喜欢哥哥,娘也喜欢哥哥,就算你不嫁,这算什么事呢?
 
    还要在他面前蹦哒来蹦哒去吗?
 
    我大概,是碍着他了!
 
    那个女人光是背影就美美的,怪不得在胭脂铺呢?
 
    她,呵,她当然比不上我,我,我就是没张开,等我再长几年,我比她美多了。
 
    这样一说,啊,那个女人一看就比我大好多,呵呵,老女人。
 
    咋的啊,贞操啊,呵呵。
 
    我特么还不能一辈子不和别人上床吗?
 
    怎么做不到?
 
    反正,反正也不可能再有人……
 
    我爱他?
 
    胡说!!!
 
    你们都在胡说八道,我特么爱他我能不闹吗?
 
    我能这样忍气吞声吗?
 
    我是那种顾全大局的人吗?
 
    我怎么可能在乎自己的鬼名声?
 
    我是穿越的啊。
 
    多少穿越前辈告诉你们,我们穿越一族,做事都是胆大包天的。
 
    天不怕,地不怕的好吗!
 
    我就是和前辈们一样的人好吗?
 
    唔,我不哭!
 
    没什么好哭的,不就是被抛弃吗?
 
    说得好像要死一样。
 
    又不是没死过,死才不痛呢。
 
    从子宫被压迫出来的时候,那种痛,才,才……
 
    和现在差不多!
 
    “你什么意思?”
 
    陶瑾皱着眉,盯着他从小看到大的少女。
 
    说实话,我有些毛毛的。
 
    但是,本来就快被抛弃了,不主动一点儿,要是弄到了明面上,多难堪啊。
 
    谁受得了明明疼自己疼的紧的男人,突然就变心了呢?
 
    幸好是我。
 
    于是我又坚定了一点。
 
    “我觉得那个脸上有疤的男人不错,如果要送我出嫁的话,就他吧。”
 
    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啊,我知道,这种事情,我说出来,是给他难堪了。
 
    毕竟,我哥也是一男的。
 
    大男子主义什么的!
 
    占有欲什么的。
 
    我都懂。
 
    “你……”他生气的模样太熟悉,我下意识上前想抚平他的眉头。
 
    然而……
 
    “你…特么看上了那个男人,果然是贱,我念你腿伤,忍着不碰你,不过才几天?嗯?你就迫不及待了想找男人?”
 
    我压下想上前的手。
 
    这个……略有些不对啊。
 
    陶金矿这是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
 
    怎么滴?
 
    你为了别的女人要嫁了我,还要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
 
    倒是好算计!!!
 
    还把用到商场那招用到我身上?
 
    你…做的好!
 
    “我就是贱,我就特么觉得他可帅了,刀疤好有魅力,肌肉硬硬的好有安全感!”
 
    陶金矿低着头,我也不知道他信了没有,反正我自己都被恶心到了。
 
    刀疤好丑,胸肌比我胸还大,好自卑!
 
    我到底是在说啥!
 
    等等……
 
    他不会真让我嫁给刀疤男吧?
 
    现在换人,还行么?
 
    我有点害怕他真的把我嫁给刀疤男,也不看他,急匆匆道:
 
    “那…那个,我觉得吧,还是要慎重,站在刀疤男旁边的那个白白净净的也挺不错的,还…还是换…换个人吧!”
 
    陶瑾猛然抬头,双眼和我对上,我吓得倒退一步。
 
    他…他…他竟然红着眼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我,他…好吓人!!!
 
    “你…你…啊~”
 
    我见他上前,只是微微动作,我却开始迷糊。
 
    还有什么不明白?
 
    大概是什么鬼迷药吧?
 
    不过……
 
    陶金矿不会杀了我吧???
 
    “嗯~嗯~这种感觉?”
 
    我被空虚折磨醒,周围是乌黑黑一片,四周只听见我的呼吸,夹杂着微喘。
 
    我不停的磨蹭双腿,触感让我发现自己没有穿裤子。
 
    很快,我就无法考虑这些。
 
    想要……
 
    思维离我远去,我只能想到欲望,那种空虚要将我淹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