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精灌满小嫩H:粉嫩入口处粗黑进进出出




    沈珂玥将他的号码添加到了手机通讯录,输入名字时,她没有写“绳师27号”这个网名,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填了sp两个字母。
 
    保存好后,沈珂玥把自己的手机号也发给了对方。
 
    小颂:这是,我的手机号。
 
    绳师27号:好。
 
    沈珂玥等了一会儿,确信他把自己的手机号也保存了下来。
 
    她趴在桌前,心中生出了一个小小的问题,甜滋滋地,鼓动着她的心房。她慢慢打着字,对方的消息却先过来了。
 
    绳师27号:以后不用主动透露信息给我。
 
    小颂:嗯?
 
    绳师27号:不仅是我。圈子里如果有其他人联系你,尽量不要透露个人信息,比如电话,住址,尤其是不要露脸和发照片。
 
    小颂:嗯知道的,我自我保护意识还是很强的。
 
    小颂:我只是觉得,你是好人。
 
    绳师27号:你还并不认识我。
 
    小颂:从说话可以感受到的。
 
    绳师27号:聊了几句,我就是好人了?
 
    小颂:你不是么?
 
    对面停顿了一下,然后回复。
 
    绳师27号:还好,我不是坏人。
 
    沈珂玥轻轻笑了一下,感觉自己的问题也轻飘飘的。
 
    小颂:可是,不发照片的话,你不好奇我长什么样子么?
 
    绳师27号:会好奇。
 
    绳师27号:不过等十一见面就知道了。
 
    小颂:如果我又胖又丑呢?
 
    绳师27号:胖不怕,丰满点挺好的。
 
    小颂:要是我长得很不好看呢?
 
    绳师27号:听实话?
 
    小颂:当然。
 
    绳师27号:我喜欢好看的,如果见面后我对你不满意,可能以后联系就少了。
 
    小颂:这么诚实的大实话啊。
 
    绳师27号:是。
 
    绳师27号:其实,我现在能够想象出你大概的模样。
 
    沈珂玥心绪缓缓流淌,不由问。
 
    小颂:我是什么样的?
 
    对面描述着回答。
 
    绳师27号:你一定不胖,很纤瘦,骨架柔软。皮肤白,干净。
 
    绳师27号:别看现在聊得起劲,实践的时候,你应该很怕疼,几下就求饶了。
 
    沈珂玥不自觉转动着椅子,目光朝屋角瞥了一眼,又收了回来。
 
    绳师27号:你被生活保护得很好,从小到大,几乎没受过什么欺负,也很少受到惩罚和打击,你的压力都是自己给自己的。
 
    沈珂玥看着他发过来的描述,很准确,但却仿佛是在读一个陌生人,她问。
 
    小颂:如果我没受到过类似的惩罚,那我,为什么会喜欢sp?
 
    绳师27号:有些爱好和激情,是与生俱来的。
 
    绳师27号:你想要把控制权交出去,体味一下被责打的感觉,这是你在正常生活中是找不到的。放心,我会配合你好好体验到。
 
    沈珂玥轻轻呼吸着,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九点半了。
 
    小颂:现在我家人不在。
 
    绳师27号:嗯?
 
    小颂:我们现在可以打电话,你方便么?
 
    聊天框上出现了“正在输入的……”的提示,又消失了。他没有再说话,等了一两分钟,电话打过来了。
 
    不是微信电话,而是直接用手机号码拨过来的。在电话震响的那一刻,沈珂玥心里飞快地跳起来。
 
    她握着手机站起来,走了两步,最后靠在床头坐下。
 
    按下接通后,她缓了缓才开口:“——喂?”
 
    一辆车从楼下开过,光影透过窗户映在墙上,“刷”地一晃,又很快消失了。
 
    同时,听筒里传来一道男声:“你好啊,小颂。”
 
    他的声音很低柔,咬字标准,比想象中的更斯文一些。
 
    沈珂玥一样地回应他:“你好。”
 
    “想听我说话了,是吗?”
 
    沈珂玥轻声说:“嗯,你都猜到我的样子了,我还不知道你的。”
 
    “你也可以猜一下。”
 
    “我猜不到的,所以,我想起码,听一下你的声音。”
 
    对面悠长而清晰地呼吸着:“现在听到了,怎么样。”
 
    沈珂玥说:“好像很温柔。”
 
    “温柔,是吗?”对面低低笑了一声,“我今天有点喝多了。”
 
    沈珂玥问:“你还在饭店么?”
 
    “换了个地方来唱歌了。”
 
    “哦。”沈珂玥低眼看着自己的左手手指,手掌前后翻了一下,她问,“那你,唱歌好听么?”
 
    “挺好听,朋友公认的。但我今晚来了一首没唱。
 
    “为什么不唱。”
 
    “跟你聊天了。”对方喉音震动,“一直拿着手机窝在沙发上。”
 
    沈珂玥心里一暖,很轻地“哦”了一声,然后她下巴抵住膝盖,不自觉蜷缩起来。耳边的手机里有混杂的乐声,但是很轻弱,似乎对方站在包厢外面。
 
    “小颂。”他又念了一声这个名字,然后问,“这是你的小名?”
 
    沈珂玥问:“不能是我的网名么?”
 
    对方说:“不像,很真实。”
 
    沈珂玥嗯声说:“是我的小名。我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颂。”然后她轻换了口气,问出了刚刚就想问的问题,“你把我的手机号添到联系人时,备注是什么啊?”
 
    “小颂。”
 
    “没有别的前缀么,比如sp,比如女贝。”
 
    “只是小颂。”他问,“你希望我怎么称呼你?”
 
    沈珂玥捏着睡裤的边角:“就叫小颂就可以,我的家人朋友,都这么叫我。”
 
    “嗯。”
 
    沈珂玥说:“只是,我刚才在纠结给你备注什么。”
 
    对方反问:“你不知道怎么称呼我吗?”
 
    沈珂玥想着说:“总不能叫你27号吧,好像机器人似的……”
 
    “叫主人。”
 
    沈珂玥不由一怔,这个称呼好像带着蛊惑的意味,把人的心跳骗走了半拍。
 
    他又低声重复:“你应该叫我主人。”
 
    他的声音通过话筒在耳边放大,一丝丝的磁性灌进来,传到脊背,所经之处都酥酥麻麻的。她小声问:“我们不是,还没有开始实践么?”
 
    “开始了。”对方似乎轻微笑了一下,“我们目前在网调,你没意识到么?”
 
    “可是……不是说要见一次面,再确定么?”
 
    “用不着了。”他说,“跟你聊天很舒服,有几个瞬间,也很有感觉。”
 
    沈珂玥脸上发烫,说了声“那……”又消音了。
 
    对方对她说:“叫主人。”
 
    沈珂玥用手背贴了一下热热的脸,嘴唇抿动一下。
 
    “张不开口?”
 
    沈珂玥声音弱得跟蚊子叫似的:“主人。”
 
    对方清晰地“嗯”了一声,背景音里变得更安静了,似乎他往远处走了几步。
 
    “十一之前,我会监督你按计划做事,如果没有完成,我会给你惩罚任务。如果完成的好,我就会一直像现在这样,按你的说法就是,保持——温柔。”
 
    沈珂玥问:“那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说完她意识到自己没有表达清楚。她的意思是,对方替自己着想,督促自己变得更好,那她又可以替对方做什么呢?
 
    但他似乎理解了。他说:“你乖乖听话,保持自觉,不要被我发现有欺骗行为就可以了。”
 
    沈珂玥呼吸微热,气氛也是,声音比文字具象得多,她感到他们头顶上的空气似乎通过声音连结在了一起。她专注听着手机,卧室外大门被钥匙打开的声响,她都没留意到。
 
    直到,客厅里响起沈妈的声音:“来,出来试试这个衣服。”话音刚落,房门已经被拧开了。
 
    沈珂玥飞快地挂断手机。
 
    沈妈站在门口,视线先看向窗边的学习桌,然后再看着蜷在床上的沈珂玥。犹疑涌上她的脸:“怎么,没学习啊?”
 
    沈珂玥的心都快跳到喉咙了,压着不动声色地说:“学了啊,刚休息一会儿。”她往后靠在床头,“物理题算得累死了。”
 
    沈妈走了两步,到桌前看了一眼,桌面上摆着下午刚写好的物理作业。沈妈脸上一下子恢复了正常,伸手把台灯给关了,说:“不看书记得关灯。”
 
    沈珂玥把手机往枕头下一塞,站起来:“你刚说什么衣服啊?”
 
    沈妈一下子找回话头:“今天逛街给你买了两件衣服,刚才放车里忘跟你说了。”她转身往出走,“来穿一下试试。”
 
    沈珂玥来到客厅,拆出购物袋,抖开衣物,一件卡通T恤,一条工装短裤。
 
    沈珂玥几下就套在了身上。
 
    沈妈走过来,拽拽她的裤腰:“腰身有点肥吧。”
 
    沈珂玥低头看着说:“可以的。”
 
    沈妈退后一步,整体瞅了一眼,然后点头:“也行,这款式就是宽松的。”她又示意沈珂玥转过身去,“上衣大小也还行吧。”
 
    沈珂玥被迫转圈展示了一遍,她站在沙发面前说:“妈,我去照镜子自己看看。”
 
    沈妈说:“嗯,衣服大小也行,你去照照去。”
 
    沈珂玥来到大卧室的全身镜面前,t恤版型很好,裤型也剪裁立挺,能看出质量都很好。沈珂玥照着镜子说:“我今天发现我的衣服都是t恤了。”
 
    沈妈走过来:“你上学都穿校服,就外套里面能套件t恤,买别的你也不穿啊。”她又说,“你不是喜欢猫和老鼠么,这T恤还是个联名款呢,我就看这个印花你可能喜欢才买的。”
 
    沈珂玥看着胸前图案,汤姆猫在追着抱着奶酪的杰瑞跑,活灵活现的。
 
    “挺可爱的。”
 
    “对嘛。前几天你说喜欢及膝的短裤,我今天正好看到就给你买了。”
 
    沈珂玥嗯了一声:“又没说不喜欢,我只是觉得好几年都没穿裙子了……”
 
    沈妈嗤地一笑:“你不是就喜欢这种宽松的风格么。”
 
    沈珂玥说:“哎,就是突然感叹一下……”
 
    沈妈说:“我有两件连衣裙,你想穿可以拿来美美。”
 
    沈珂玥说:“你的衣服我穿太成熟了。”
 
    沈妈往衣柜走:“别说,有一件是棉布的,带个娃娃领,我穿还嫌嫩呢。我给你找找……”
 
    沈妈从衣柜里面翻出了一条棉麻连衣裙,还有一条丝绸的带开叉的。
 
    沈珂玥把丝绸连衣裙还回去:“这个我穿不了,这个穿高跟鞋才好看。”
 
    沈珂玥套上另一条棉麻连衣裙,对镜子照了照。
 
    米白色的面料,圆领,无袖,适当的露肤度显得气色很好。随着转身,乖巧的裙摆拍打着小腿。
 
    沈妈站在后面看:“不错,这裙子你穿着合适。”她打量着说,“搭个小外套也好看,你不是有件牛仔外套么……”
 
    十一的时候,天气应该转凉了吧。
 
    任由母亲絮叨着,沈珂玥照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一瞬间出神。
 
    沈妈把新买的衣裤塞进洗衣机里洗了,沈珂玥把连衣裙挂进自己的衣柜。她关好房门,坐到书桌前。
 
    手机安安静静,没有一条消息。
 
    沈珂玥点开通话记录,发现他们方才打了二十六分钟的电话。
 
    戛然而止的通话,他什么也没有追问,似乎明确地知道,不要来打扰她。沈珂玥点开聊天框,给他发过消息。
 
    小颂:刚才我家人突然进屋了,抱歉啊。
 
    他的回复没有令人等太久,虽然简短。
 
    绳师27号:嗯。
 
    他被迫与她偷偷摸摸的相处,像是件坏事要藏着一样,让人心里滋味不会太好。于是沈珂玥又补充了一句。
 
    小颂:我妈逛街时给我买了新衣服,刚才叫我去试一下。
 
    他没有跟着她的聊天走,却突然问。
 
    绳师27号:想听我唱歌吗?
 
    小颂:你在唱歌?
 
    绳师27号:你家人现在在家里了吧。
 
    小颂:对,他们都回来了。
 
    绳师27号:你不用说话,插上耳机听电话。
 
    沈珂玥赶紧翻出耳机插到手机屁股上。
 
    小颂:好了。
 
    下一秒,来电提示出现在屏幕上。
 
    沈珂玥塞上耳机,接通电话。
 
    电话那头很喧闹,除了巨大的音响,也有许多人声在说话,有男声也有女声。沈珂玥听到他跟一个人说:“切下一首。”
 
    背景音骤然一换,由嘈杂变得舒缓起来,前奏过后,他的声音透过话筒散出来。
 
    是首英文歌,起初是低沉的吟诵,几句过后,磁性的嗓音骤然放大。副歌部分久久循环着深情地曲调,沈珂玥坐在桌前,感到浑身的毛孔都收缩紧了。
 
    他唱歌尾音轻微拉长,伴着轻微杂音,反而更加真实。
 
    他说得没错,他唱歌确实不错。
 
    而且,这是给她唱得。
 
    沈珂玥忘记了回应,也根本没想到录音,直到一首歌曲消失,安静几秒,他的声音重新拉近。
 
    “好了,我这边先挂了。”
 
    耳机里声音掐断。
 
    沈珂玥这才想起回到聊天,给他打字。
 
    小颂:真得很好听。
 
    绳师27号:听完了,该睡觉了。
 
    绳师27号:你明天的计划是早上七点半开始。
 
    沈珂玥又跟他聊了几句,才道了晚安。她去卫生间刷牙洗脸,后脑一直循环着方才深情地曲调。
 
    回到被窝,她凭着记忆打了一句英文歌词在网页里搜索,搜到一首歌叫“HalfAWorldAway”。她点开一听前奏,就知道对了。
 
    沈珂玥唇角微笑,塞着耳机,默默把这首歌又一遍听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