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大尺度到肉黄文




    军训完后,大多数人都晒黑了一两个度,而文轩除了脸稍微晒伤红扑扑以外,依旧细皮嫩肉的,舍友调侃道原来太阳也是看脸的。
 
    文轩拿回了手机,一心扑在恋爱和学习上,光是看屏保的乔薇照片和两人的聊天记录嘴角就能翘一天。
 
    不过他也有苦恼的时候。以前没和乔薇确认关系时,整天都想要给自己贴上“乔薇所有物”的标签。确认了关系后,又开始患得患失,害怕自己失宠。
 
    在他的计划表上,最紧要的一项就是快快长大。
 
    每天晚上定时喝牛奶,十点钟就上床睡觉,以求快快长高,然后早上六点起床,到运动场进行一个小时力量训练。
 
    坚持了几天,孟山实在费解,问他缘由。
 
    文轩捧着温牛奶,窝在椅子上一小口一小口喝着,眼眸黑亮:“因为我想成长为真正的成熟的男人。”
 
    孟山看着上嘴唇粘着白色奶渍的“成熟男人”,不忍直视地移开眼,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会降低,心理年龄也会减少,文轩心里年龄本来就小,现在再一降,三岁不能再多了。
 
    他换个话题聊:“你知道你在校园论坛上火了吗?”
 
    文轩满头问号。
 
    “你军训的时候被人拍了照放在了论坛上,然后就火了,现在被扒出了姓名学院高考成绩,一群人顶帖说你是N大江直树呢。”
 
    “……哦,所以他们为什么要把我照片放上去呢?”
 
    孟山盯着他认真的看了几眼,确认他是真疑惑,无比感叹:“文轩,你都不照镜子看自己的脸吗?还是你真的对美丑不敏感啊?”
 
    文轩喝完了牛奶,正在洗手池洗杯子,听了孟山的话探出脑袋:“我当然懂美丑啊,我女朋友就很美。”
 
    孟山无语:“你......哎,算了。”
 
    文轩却不打算结束话题,跑到他电脑跟前浏览了一下帖子留言,摸着下巴思索道:“所以我这张脸会招女人喜欢?”
 
    孟山嫉妒地翻白眼:“滚吧。”
 
    “不行。”文轩突然严肃地扯住孟山,“万一我哪天不好看了,乔薇就不要我了怎么办?”
 
    从此,文轩每晚的必备步骤,除了喝牛奶,又加了一项护肤程序。
 
    *
 
    三个舍友都是本地人,周末一到,寝室就只剩下文轩一个人,他总算能给乔薇打电话了。
 
    两人其实没什么共同话题可聊,说不到几句就卡了,文轩只能絮絮叨叨自己在学校的生活,说多了又害怕乔薇听得烦。
 
    他止住话,两人就陷入一片沉默。
 
    乔薇也挺无奈的,她和周瀚在一起的时候就不会打电话发信息,基本上都是定好约会时间,出去约会就完了,像文轩这种恨不得变成挂件挂在她身上的情况,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
 
    她看时间不早了,文轩也没话说了,便道:“快十一点了,早点睡吧。”
 
    听筒传来委屈的声音:“你想挂电话了吗?”
 
    她不懂文轩的想法:“......我是觉得现在也没话题聊了。”
 
    文轩立马接话:“不!我有话题聊!”
 
    乔薇看了眼时间,内心叹气:“好好好,你要聊什么?”
 
    电话那端卡壳了:“呃,那个,我,我......啊,我想下周国庆节买票回来。”
 
    乔薇道:“行啊。”
 
    文轩顿了一下:“那你想我回来吗?”
 
    乔薇无奈,有预感不顺着他的话说就挂不了电话了:“想。”
 
    电话那端的声音明显愉悦了几分:“你的意思是......想我了吗?”
 
    乔薇只能应一声“嗯。”
 
    然后电话那头安静了。
 
    她等了几秒都没听见声音,问道:“文轩?”
 
    “嗯?”他声音奇奇怪怪的,鼻腔哼的,轻飘飘的。
 
    “我可以挂了吗?”
 
    又是沉默。
 
    “文轩?”她把音量调到最大,然后......听到了诡异的粗重呼吸声。
 
    “......你在干什么?”
 
    文轩的声音很小,带着颤音:“你再叫一下我的名字。”
 
    乔薇感觉额角青筋直跳,咬牙切齿道:“文轩!”
 
    “嗯……”听筒冒出一声低喘。
 
    乔薇:......
 
    她难以置信:“你不会在自慰吧?”
 
    回应她的是突然急促的喘息。
 
    乔薇简直不知道说什么了。
 
    月光洒进屋里,乔薇举着手机沉默,一片安静中,她听到文轩说:“你......嗯......再叫一次我的名字。”
 
    “文轩!”她吼道。
 
    一阵粗重的低喘声后,她听到陡然放大的呻吟:“呃啊……”
 
    乔薇的火气就被这一声呻吟转化为极度的无语。
 
    她感觉自己和文轩相处以后,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我挂了。”
 
    文轩理智回笼,小心翼翼道:“你生气了吗?”
 
    “没有。”她只是很无语。
 
    “对不起,我实在是没忍住。”低声下气的。
 
    “嗯,我真没生气。”
 
    “你刚刚吼我那声——”
 
    乔薇赶忙截住他的话:“那一下吼了就不气了。”
 
    然后她听到文轩的后半句:“好性感啊......”
 
    乔薇:???
 
    “你知不知你现在的样子很欠收拾?”
 
    “啊?”他先是一惊,突然又语气怪怪的,“你、你想收拾我吗?”
 
    乔薇本来都打算挂电话饶过他的,听了这话,嘴角一翘:“是啊,我想狠狠地欺负你。”
 
    文轩呼吸一窒:“啊?是那种、那种吗?”
 
    乔薇都要被逗笑了,他到底是脸皮薄还是脸皮厚啊,怎么突然又无比害羞了?
 
    “你想的是哪种?”
 
    文轩立马撇清,跟倒豆子似的:“我没想,我什么都没想,啊,你不是说要挂电话睡了吗,那晚安,咱们明天聊!”
 
    乔薇饶有兴趣地往床上一躺:“你先告诉我你想的是哪种欺负,再挂电话。”
 
    文轩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半晌道:“我错了......”
 
    乔薇语气故作严肃:“错在刚才自慰了?”
 
    “是。”认错态度良好,可以想象手机那端垂着头耷拉着肩的小可怜模样。
 
    “射了?”
 
    “......嗯。”
 
    “射在手上还是纸上了?”
 
    “......纸上。”
 
    乔薇忍笑:“嗯?”
 
    文轩老实道:“大部分......在纸上,有一些溅到手上了。”
 
    乔薇心里笑翻了,语气却更严肃了;“拍下来,纸上、手上都要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