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异地恋如何把对象撩湿,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文轩走过去,下意识把手里的口袋背到身后。
 
    他对周瀚点点头,周瀚皱眉。
 
    “你和他来的?”周瀚知道乔薇来这里肯定是约会来的,但没想到约会对象是这个少年。
 
    乔薇站起身,走到文轩身旁对周瀚道:“正式介绍一下。文轩,我男朋友。”
 
    周瀚这下是真的惊讶了,确认乔薇没有说笑后,笑容也收住了。
 
    他瞥见文轩身后的袋子,看到了那双在他看来蠢到不忍直视的鞋。
 
    他简直要笑出声了,给乔薇买这种鞋,真是太不了解她了。
 
    他们在一起七年,他从没看过她的素颜,从没见过她说脏话,也从来没见过她不注意自己形象的时候。她的紧绷是刻进骨子里的,就算天塌下来了,她也会淡定地补妆。
 
    他把矿泉水瓶往文轩怀里一扔,后者下意识伸手接住。
 
    周瀚拍拍文轩肩膀,做足了大人姿态:“下次不要给她买饮料了。”
 
    文轩内心里火直冒,他很想回嘴道“你以为你谁啊”,但他忍住了。
 
    看着周瀚走远,他夺过乔薇手里的甜饮,一口气灌完,道:“口渴死我了。”
 
    像无事发生一样,他拧开矿泉水瓶盖递给乔薇:“喝水?”
 
    他装出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实在是演技拙劣,她把矿泉水瓶子推回给他:“他是我前男友。”
 
    文轩僵住了,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有些慌张道:“嗯,呃,我知道了。”
 
    乔薇不打算回避这个话题:“我和他交往了有七年。”
 
    文轩更加慌乱了,乔薇趁他乱想前开口:“我认为你有资格知道,如果你介意的话——”
 
    “我不介意!我当然不!”他下意识拔高声音,又迅速软下来,整个人蔫头耷脑的,像是流浪过后毛发不再油光水滑了的大金毛。
 
    “我只是很嫉妒。”他声音闷闷的,“你都开始谈恋爱了,我还在玩泥巴呢。”
 
    乔薇笑道:“十一岁还玩泥巴?”
 
    “......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他把手里的矿泉水瓶捏的咔咔响,“感觉错过了你人生中很重要的时光。”
 
    他很不习惯这个话题,谈论这些让他感觉到了他们关系的脆弱和不确定性,他生硬地错开了:“啊,对了,我来的时候看到那边排队人少,当然了,你不想排队的话,我们就瞎逛也挺好的。”
 
    乔薇便不再多说。
 
    文轩把口袋背在身后,恨不得跟解决那杯甜饮一样迅速解决唐老鸭鞋。
 
    即使内心再怎么闷闷不乐,他表面上看上去依旧活力满满,像永不会疲倦一般。
 
    两人消磨着时光,乔薇千盼万盼着终于到了晚上烟火表演的环节。
 
    倒不是她有多想看烟花,实在是一天逛下来太累了,她再怎么习惯穿高跟鞋,这么站一天也是折磨。
 
    文轩忐忑了一天,同样松了口气。
 
    两人都在期待着今天这个不算太好的约会结束。
 
    烟花骤然升空迸发,绚烂流光洒落天际,如浩瀚星河,映着星光下的城堡,恍若踏入童话虚境。
 
    此时的人山人海也成了景色一角,他们心甘情愿脱离现实,投身于此刻烟火编织出的梦中。
 
    乔薇觉得自己不够浪漫,此情此景她依旧做不到尽情投入。
 
    五彩的烟花让她脸上光线忽明忽暗,她安静地抬头看烟花,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跳着笑着,却比漫天星光还要好看。
 
    文轩突然凑到她耳边说了句:“对不起。”
 
    乔薇愣了一下,目光从烟火挪到文轩脸上,看他一脸纠结愧疚,突然就喷笑了出来。
 
    “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不专心。”
 
    文轩还想说点什么,他组织着语言,神色黯然,身上笼罩着一股低落的气息,这实在不像他。
 
    乔薇收住了笑,揉揉文轩的脑袋,他没预料到,下意识地配合着蹲下身子。
 
    她又顺手捏了捏他的耳朵,他松开了微蹙着的眉,紧绷的嘴角也随之放松。
 
    “是我的问题。”她足够敏锐,知道文轩心里想得是什么。
 
    两个不够浪漫的人忽视着漫天流光,在一片嘈杂中对视。
 
    “脚很累。”她放过文轩被揉的发烫耳垂。
 
    文轩松懈下的神经又绷起了,愧疚之情再次涌上来。
 
    乔薇无奈地笑了:“你不打算拯救我的脚吗?”
 
    文轩露出疑惑的神情:“我背你?”
 
    “鞋呢?”
 
    “啊?”他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突然直起身子,“你?我、你要鞋啊?”他拎了一天,没有找到机会偷偷扔掉的鞋?
 
    烟火表演结束,大家意犹未尽地待在原地,只有他们两个站在外圈的果断离开。
 
    文轩别扭地不想把鞋子拿出来,好像永远不拿出来,他幼稚犯蠢的一面就不会被揭开。
 
    乔薇从他背后拿走口袋,他没敢推开她。
 
    她把唐老鸭鞋放在地上,眼见着要脱掉高跟鞋,文轩立马扶住她。
 
    他力气很大,扶着乔薇的手滚烫有力,明明毫无难度的换鞋动作,在他眼里比走钢丝还难,生怕她跌倒。
 
    乔薇想不到自己也有穿这种鞋的一天,她换上鞋那一刻,感觉重心都抓不稳了。
 
    鞋子软得像棉花,连借力都难。
 
    她换上鞋,按照以往的姿势走了一步,差点没被做的巨大的鞋面绊倒。
 
    文轩的眉毛在她夺过口袋那一刻开始就乱七八糟的扭,她穿上鞋那种违和感实在是太大了,简直比猛男涂指甲油还违和。
 
    他深刻意识到了自己有多蠢,可乔薇却没有他臆想中的排斥恼怒。
 
    她学着小女生那样蹦蹦跳跳走了几步,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毫无形象:“太软了又没跟,简直就是踩在棉花上,我都要往后倒了。”
 
    如果说平常的她美得游离,美得艳光四射毫无烟火气,那么此时此刻的她才真的的脱离了禁锢,她刻进骨子里的紧绷消弭,流露出了全然的自我。配上她娇媚动人的外形,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天真有邪”。
 
    她收住笑,看着文轩:“好蠢。”
 
    文轩傻傻地看着她。
 
    “但是我喜欢。”
 
    她不适应地踩着那双巨大的布鞋朝文轩靠过来,突然捏住他的脸,硬生生的把他嘴巴捏成了个o型。
 
    “我很喜欢,真的。谢谢你,你是第一个让我换下高跟鞋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