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啊边走边做太深了h,值得看三次的高干文




    文轩觉得今天的安排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了。
 
    短短的一句夸奖,他头顶两只隐形的毛耳朵就立了起来,抿着嘴笑个不停。
 
    乔薇也笑,两人之间别扭的暧昧在发酵。
 
    文轩眼睛又开始左飘右飘,然后趁乔薇不注意,飞速地碰了她的嘴唇一下。
 
    文轩太高,浪漫甜蜜的偷亲因为拱起背撅起屁股显得有些滑稽。
 
    亲完后战术性撤退,害怕乔薇会生气。
 
    他背着手,跟着老太爷逛公园似的,叭叭叭踏着两条长腿闪开,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啊~好热啊,你热不热啊?我挺热的。”
 
    乔薇:……
 
    走了几步发现乔薇没跟上来,又僵硬地单脚定点,“咻”地一百八十度转圈回来接乔薇——军训后遗症。
 
    乔薇一天要被他逗笑无数回,她翘着嘴角对他伸手,他立马把爪子搭上来。
 
    两个人手拉手回家。
 
    文轩黏人的要命,一月不见乔薇他哪舍得各回各家,眼巴巴地看着乔薇求收留。
 
    他爸是建筑设计师,长年定居澳洲,他妈国内国外来回跑。但自从文轩高考完了,他妈就手一拍去澳洲找老公去了。
 
    讲道理,他那副眼神谁能顶得住啊?
 
    乔薇同意了,他便开开心心跟她上楼回家。
 
    一进门,那副可怜样瞬间消失,就跟出差一个月回家的贤妻良母一样,鞋一换,特别自然地往家里一扫:“诶?换沙发了?”摸一下,“不错不错,这个比以前的沙发更适合室内装修风格。”
 
    又往茶几上一摸:“都有灰了,最近天气不好,沙尘多,要请阿姨请得勤一点。”
 
    “冰箱里都没菜了啊,怎么空荡荡的,我不在你是不是都不买菜了?”
 
    乔薇汗颜:“最近太忙了,一直在出差。”
 
    “我太累了,先去洗澡,你......”乔薇看他那副主人样,默默把“你随便坐坐”咽下去。
 
    洗完澡后,看到洗手池上摆着的牙刷牙杯才想起提醒文轩:“家里没有你的睡衣睡裤,我给你找个T恤?”
 
    文轩正在厨房收拾,探出脑袋来:“不用不用。”
 
    乔薇又道:“那内裤呢?你去楼下便利店买个一次性内裤吧。”
 
    “不用不用。”文轩钻进她卧室,拿出了一套男士睡衣和内裤。
 
    乔薇惊讶:“哪来的?”
 
    “我之前放在你家的啊!”文轩道,“就是我开学前,那天我不是背了一大堆东西来嘛。”
 
    乔薇记得好像是又这么一回事,但是印象不深,实在是他每次来都要带各种东西,她以为和往常一样又是些她家没有的生活用品而已。
 
    文轩钻进浴室洗澡了,乔薇走近卧室,这才发现电脑桌下放了个布艺收纳箱,里面放了各种衣服,连内裤都用布袋装了一大堆。
 
    简直了。乔薇蹲在地上思考人生,她到底是放了个什么人进家了?
 
    文轩洗了出来的时候,乔薇正在床上做拉伸,累了一天浑身肌肉僵硬。
 
    文轩跑过来,殷勤地给她捏肩捶背。
 
    乔薇舒服地昏昏欲睡。
 
    文轩让她趴在床上,用手肘帮她压肩膀的肌肉:“我小时候经常给我爸这么按摩。”
 
    “唔,好乖。”想到小文轩一本正经给爸爸按摩的样子,乔薇心都要化了。
 
    文轩受了夸奖,愈发卖力,又给她捏捏小腿肌肉,然后一点点往上捏。
 
    碰到大腿内侧的软肉,乔薇躲了一下:“痒......”
 
    语气软绵绵的,带着睡意,听起来娇滴滴的。
 
    她腿往外抬了一下,睡裙往上滑,露出白嫩的腿根。
 
    文轩刚才还卖劲的帮她放松肌肉,现在突然一下,自己也没劲了。
 
    他鬼使神差地掀起乔薇的睡裙一角,总算看到了蕾丝内裤边。
 
    这下非但没能解渴,反而内心更加火烧火燎了。
 
    他眼睛盯着她白嫩的臀肉和内裤边,手上动作不停,没轻没重的,乔薇都要睡着了,被他捏的太痛,嘟囔着抱怨了一句:“太用力了。”
 
    这四个字让文轩浮想联翩,血突然往下腹涌去。
 
    他掌心温度滚烫,慢慢地往上移,观察着乔薇的反应,见她没有反抗,悄悄地把手覆在她的臀瓣上。
 
    乔薇迷迷糊糊间感觉臀部火热热的,她浑身被按的太舒服了,也没有在意。
 
    文轩见她没反应,便大胆地揉了一下,软绵弹滑,蕾丝边跟着内裤下的臀肉一起动作,画面香艳撩人。
 
    得寸进尺。
 
    他一开始只是想看看,看了又想摸一下,摸了又想揉揉,揉一下就够了。
 
    可是手下的触感太过于美好,他的手掌像被磁石吸引的铁一般,无法挪开。
 
    他的鼻息变得火热,阿''茶*心脏怦怦直跳,把身子往前探偷看乔薇。
 
    她闭着眼,应该是睡着了。
 
    他内心的邪火蹭地就冒了起来,再也无法浇灭。
 
    他自我安慰:我轻一点就好,她不会发现的。
 
    他把两只手掌都覆上去了,臀肉嫩软,他轻轻一碰,就跟着他的动作变形。
 
    乔薇睡得迷糊,觉得下身有些热,好像有什么在碰她,但实在太困了,思绪一过,便什么也抓不住了。
 
    文轩感觉耳边全是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他明明只想揉一下就完了,可现在心里又冒出脱掉那碍眼的内裤的冲动,这股冲动愈演愈烈,无法压制。
 
    他小心翼翼将她睡裙上拉,动作轻柔,生怕被乔薇发现了。
 
    睡裙拉到腰部,乔薇没醒,他松了口气。
 
    接着又把手伸向内裤边,这次紧张地手都在发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