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好爽好深太涨了很舒服,轻点疼好大啊把腿张开



    第一节是大课,教室里坐满了人,他一进门,立刻引起了叽叽喳喳的讨论。
 
    文轩算个小名人了,军训时的帖子让他小火了一把,连大学城其他学校都有所耳闻。这种现象毫无疑问的引起了某些人的嫉妒,他路过一群男生,听到他们阴阳怪气地道:“啧,没想到我z大校风这么好,还是出了这种人。”
 
    “难怪他平常穿的都是名牌,原来是有富婆包养啊。”
 
    “你看他的手表,至少得这个数。”
 
    文轩并不在意他们的诋毁,多年来良好的教养让他始终保持着随和有礼的处事态度,神色不变。
 
    这在有些人眼里却以为他是怂了,还有什么比攻击对象怂了来得更畅快的事呢?
 
    他们更加猖狂了。
 
    “嘿嘿嘿,不知道小富婆还有朋友没,我也想少奋斗十几年。”
 
    “虽然看不清脸,但是这个身材真绝。”
 
    “长腿好美,不知道昨晚文轩伺候她的时候是不是把美腿翘得老高,肏起来肯定特带劲儿,不过这种女人肯定被很多人干过,下面都松了不能用了——”
 
    话没说完,刚才一声不吭脸色不变的文轩突然起身,直接把那人从座位上揪了起来。
 
    他长年锻炼打篮球,力量惊人,揪住那人的衣领像提小鸡一样就把他提了起来,毫不留情地把他从座位旁边的人身上拖过,甩在了走廊上。
 
    这一幕发生的突然,就在眨眼间,大教室轰地炸开出惊呼和讨论声。
 
    文轩平常连脏话都不会说的人,此刻竟揪着那人的衣领对着鼻梁就是几拳。
 
    有谁能够从座位中间里拎起人,轻而易举地就把人拖出来了?他这一套动作下来,过于震撼,周围的人连拦架都忘了。
 
    第二十三.不同
 
    今天一早院方就让论坛管理员删了帖,但大大小小的帖子接着冒了出来,流言持续发酵。
 
    导员联系不上文轩,直接给他远在澳洲的父母打了电话。刚和他父母通了电话就听到他殴打同学的消息,而且还把人鼻梁打骨折了。
 
    打架斗殴是要记过的,被打的人家里也有关系,学校没法调解,又给文轩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希望他们回来处理。
 
    文轩妈妈临时订了机票匆忙飞回来,可是被打的学生一方咄咄逼人,必须要院方立刻处理,不接受任何和解。
 
    院方急得焦头烂额,一边劝李宰家长熄火,一边拦驾,混乱之中文轩被推搡、被抓、被指着鼻子骂也一声不吭。
 
    辅导员废了好大的劲儿把文轩解救出来:“你家里其他亲戚呢?有没有马上能赶来的。”
 
    文轩摇头:“没有。”
 
    导员眼珠转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那、那个女人呢?”
 
    文轩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他本就存着窥探他人隐私的心思,被文轩这么一看,脸有点烧红,假作理直气壮道:“你该不会真的被……”
 
    文轩烦躁地抓了下头发:“不是。”
 
    他低声说了句:“我倒希望是呢。”
 
    这小子......
 
    导员心里骂了一句,劝道:“那你把她叫来呗,她应该能处理这事儿。”
 
    文轩拒绝了。
 
    他成绩好,大一就竞赛拿奖,院方也是很惜才,不愿意就这么记过。
 
    导员继续在旁边劝他,被他手机铃声打断。
 
    看到来电提示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变柔和了,所有的刺都变成了柔软的皮毛。
 
    “喂。”
 
    导员耳朵尖,听到听筒传来女声。
 
    “嗯,我、我现在在宿舍,没课——”
 
    导员听到这儿,基本确定对方是那个女人了,猛地把手机抢过来,飞速地说了情况。
 
    对方听了表示马上会过来。
 
    他松了口气,转过身就见文轩阴森森地盯着他,目光如有实质,像要把他盯穿一样。
 
    “她说什么?”
 
    导员想起了鼻梁被打骨折的李宰,乖乖地回答:“她马上过来。”
 
    文轩的眉眼立刻舒展了,清朗少年看上去格外赏心悦目,可旋即他的眉眼染上烦躁,纠结地坐一边发闷去了。
 
    乔薇很快就到了,一进来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她身上。被打的学生李宰看到了乔薇的长相,更是气恼文轩居然钓了这么绝的美女,恨得牙痒痒。
 
    办公室走廊围了一群人,大家对着乔薇这个女主角议论纷纷,文轩见状,脸色更加懊恼,站到乔薇身边为她挡去视线。
 
    本来李宰的父亲还在破口大骂,现在看到乔薇的模样那些脏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乔薇向导员了解了具体情况后,正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就有两个女生手拉着手怯怯地上前来。
 
    “您好。”
 
    乔薇看过来,其中一位竟红了脸:“我们是文轩的同学,我们都觉得这事儿明明是李宰的错,那个帖子和后面群里的谣言都是他发的,他在游戏群里炫耀,我用男朋友的号截了图,刚才发给了文轩,希望能帮到你们。”
 
    乔薇挑眉,有些惊讶,对两位女生展颜一笑:“谢谢你们,非常感谢。”
 
    两人被笑得晕晕乎乎的,结结巴巴道:“不用,本来我们就看不惯他了,老是说些很下流的话,还意淫女生发在群里。”
 
    他们跟乔薇莫名其妙地说了声“加油”就着急忙慌地走了,一路上叽叽喳喳地咬着耳朵:“天哪,太好看了吧,我可以我可以。”
 
    乔薇这边给律师朋友打了电话,拿起文轩手机,对他说了来这儿之后的第一句话:“锁屏密码。”
 
    文轩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你的生日。”
 
    乔薇都不怎么惊讶了,输入自己的生日打开文轩的qq,找李宰家人交涉去了。
 
    她的职业涉及公关,言谈举止落落大方,丝毫不让步,逻辑清晰,态度坚定,对方很快就落了下风。
 
    屋子安静下来了,乔薇回到文轩身边坐着等律师来。
 
    两人互不交谈,文轩先忍不住了:“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乔薇火气蹭的上来了:“你觉得你错在给我添麻烦了?”
 
    文轩抬头看她,一脸无辜。
 
    想到刚才导员说的话,乔薇所有的担心都变成了怒气:“文轩,你怎么动手之前不先动动脑子?你是优等生,手里拿着奖学金的,前途大好,怎么可以为这种人而在档案上留下污点呢?”
 
    他不说话了,又低下头。
 
    乔薇语气凛凛:“知道错了吗?”
 
    文轩依旧沉默。
 
    “文轩!”乔薇深刻体会到了家长遇到熊孩子时的那种气恼。
 
    他还是不说话,低着头,牙关咬得紧紧的。
 
    “你抬头看我!”乔薇气急,推了他一下,力道很大。
 
    他往后倒了一下,很快稳住,抬起头看她。
 
    他的衣领被李宰家人揪得皱巴巴的,眼角还有鲜红的指甲印,看上去狼狈急了。他的眼眸黑白分明,身上笼罩着一层戾气。
 
    乔薇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她也从没有想过他会有这么一面。
 
    他眸光黑沉,嘴角紧抿,看人的时候像露出獠牙的狼。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打他。”
 
    乔薇被他气了个倒仰,什么淡定优雅彻底抛到了脑后:“我跟你说的话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吗?你的脑子呢?”
 
    文轩看着他,不知怎么的乔薇竟从他的语气听出了委屈:“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乔薇在导员那了解了情况,她知道对方说了些过分的污言秽语,文轩才动手的。
 
    “我知道,但那又如何,他说的再脏再过分是你抛下理智动手的理由吗?”她语气有些没压住,听起来像毫不留情面的指责。
 
    他的语气也不再柔软了,身上那股子倔劲儿全透出来了:“我怎么可能不动手,那种情况下忍住了是男人吗?”
 
    乔薇都要被他死不认错的样子气笑了:“男人?男人才不会那样做,你那是冲动,不是成熟!”
 
    文轩突然打断她:“如果是周瀚,他会怎么做?”
 
    乔薇皱眉,感到莫名其妙:“关他什么事?”
 
    “他会怎么做,你告诉我。”文轩沉声道。
 
    乔薇猜想他又生出了那些幼稚的对比心理,便直说:“他肯定不会像你这样,他绝对不会动手,他会考虑利益最大化,他会明白怎么安排才会在泄愤的同时不伤及自身,他会保持理智,他绝不会热血上头瞎冲动!”
 
    文轩不说话了,沉默地看着他,他的双眼似蒙上了一层雾一般,显得眼神格外专注,被他这么凝视着,她的心神像被套上了从天而降的枷锁。
 
    他刚才的不平和陡然冒出的戾气消散了,收起了浑身锐利的刺,落败、狼狈,扎得自身鲜血淋漓。
 
    “乔薇,这就是我和他最大的区别。”他垂眼角的指甲划伤印鲜红,“关于你的事,我永远不会保持理智。”
 
    乔薇愣愣地看着他,所有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她感觉内心有一种奇怪的情绪在滋养旺盛,像是被一只手捏了一下心脏,酸酸胀胀的,陌生又无措。
 
    沉默在两人之中蔓延。
 
    乔薇的理智告诉自己,她应该说些“但你应该保持理智”或是“那你以后改正”诸如此类的话,但最后她只是偏开头,不发一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