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丰满少妇发泄14p,被情趣店老板调教H文



    很快,乔薇的律师朋友就到了,领着她的师兄,双方互相介绍了一番,就和李宰家人进行交涉去了。
 
    没过几分钟,乔薇的朋友就走过来,扯起乔薇往楼梯间走,对她挤眉弄眼地道:“真包养啊?”
 
    余雁是乔薇的发小,大她三岁,为人不太着调,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现在是个独身主义者。
 
    乔薇瞥她一眼:“怎么可能?”
 
    余雁大笑:“诶,我还以为你终于醒悟了,抛开周瀚那个傻逼了,游戏人间了。”
 
    “我们确实是分手了。”
 
    余雁摇摇头:“我还不了解你们啊,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她撑着楼梯间的窗台,“不过,就现在这个小朋友,我看不错。”
 
    乔薇扶额:“什么小朋友,他已经成年了。”
 
    余雁神神秘秘地把脑袋凑过来:“你知道世界上最硬的东西是什么吗?”
 
    乔薇已经习惯了她跳脱的思维:“金刚石。”
 
    “那第二硬的呢?”
 
    乔薇问:“是什么?”
 
    “是十七八岁小男生的jj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笑得猥琐。
 
    乔薇简直没眼看,别过头。
 
    这边余雁笑着笑着,见乔薇的表情古怪,突然收住笑:“你、你不会已经睡过了吧?”
 
    乔薇无奈点头。
 
    “嘶——”余雁瞬间尴尬了,“这......哇哦。”
 
    她总算正经了点:“那你是认真的还是只是玩玩儿?”
 
    乔薇想到文轩委屈巴巴的眼神,叹气道:“我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余雁撞撞她的肩:“想那么复杂干嘛?”
 
    “我大了他七岁,你也知道我的过去......我们两个还是差了太多,无论是性格还是人生阅历。”
 
    余雁板起了脸,环着手站在她面前:“2019年了,女人都可以为了爱情结婚了。”她语气严肃,“亲爱的,你也可以毫无顾虑地跃入爱河。”
 
    她往乔薇身后瞟了一眼,抿着嘴笑了:“去吧,我看你的小朋友需要哄哄。”
 
    乔薇回头,文轩站在楼梯口往下看着她,那副样子就像被抛弃了的小狗崽。
 
    乔薇对他招招手,他一步三阶就蹦下来了,乖乖地站在她身旁。
 
    “走吧。”她牵起他的手。
 
    文轩那副无精打采的萎靡样子瞬间消失,眼睛亮了,毛也顺了。
 
    余雁看在眼里,放心不少。
 
    文轩跟着乔薇走了几步,还不忘回头跟她打招呼,像被家长领走的幼稚园小朋友跟老师道别:“姐姐再见。”
 
    就因为乔薇主动牵了他的手,他的世界就恢复了色彩,忍不住向四周散发活力和善意。
 
    余雁夸张地捂捂心口,乖乖,这他妈谁能顶得住啊?
 
    两人牵着手走到停车处,乔薇叫他上车,拿出酒精棉片,他乖乖地凑过脑袋。
 
    看着他眼角的指甲血印,即使刚才两人吵了一架,乔薇的语气再怎么也硬不起来了。
 
    “疼吗?”
 
    文轩小心翼翼地看她一眼,又做出那受气委屈的小媳妇样:“之前是不疼的,你一问就疼了。”
 
    乔薇被他逗笑了:“这是个什么道理?”
 
    文轩说的是实话,本来不疼的,但是乔薇用那么柔软的眼神看着他,他一下子就觉得没了骨头,伤口也开始疼,让他好想钻进她怀里撒娇,只恨自己伤得不够重。
 
    酒精棉片按到伤口的一瞬间,文轩下意识躲了一下。
 
    血痂被浸湿,血又溢了出来。乔薇皱眉,那人下手真重,把他脸上肉都抠下来了一道。
 
    “很疼吗?我轻点。”她语气更柔和了,像风在耳朵边吹过一般,挠得文轩膝盖骨发痒。
 
    文轩睫毛颤抖着,半睁着眼睛,像被挠下巴挠舒服了后昏昏欲睡的猫咪:“要吹吹。”
 
    乔薇就一边给他擦一边吹。
 
    他背脊更软了,恨不得化成软体动物巴在乔薇身上:“还要亲亲。”
 
    乔薇看他那个软乎乎的傻样儿,心都化了,把他脑袋捧起来,对着他嘴巴亲了一下。
 
    文轩张大眼,眼眸亮汪汪,湿漉漉的:“还是疼。”
 
    乔薇又印了一下他的唇。
 
    文轩满意了,脸颊在她掌心蹭蹭。
 
    乔薇用手指勾勾他的下巴:“对不起,刚才跟你说话语气不太好。”
 
    文轩不蹭了,眨着眼看她。
 
    “生我气了没?”乔薇问。
 
    文轩垂下眼睫,黑眼珠咕噜噜地转,内心小人疯狂打架,最后那个长着獠牙的心机文轩胜利。
 
    “唔,有点。”他假意要抬头躲开她的手,其实只是抬起了1厘米就不动了。
 
    乔薇更愧疚了:“我不是有意对你发脾气的,只是担心你。”
 
    文轩努力压下嘴角,心机小人哼哼哼阴笑。
 
    他又抬起1厘米脑袋,乔薇连忙捧住他,他又躲,再次抬起0.5厘米。假意挣扎半天最后还是在乔薇手掌心里。
 
    “对不起嘛,不要生气了。”乔薇哄他。
 
    文轩依旧垂着浓密的睫毛,小脸白皙,表情像可怜的小白菜一样,衬得眼角一长道的血印子十分狰狞:“我没有生气,我就是委屈。”
 
    乔薇以为他真别扭了,便尴尬地放下手,不“强行”触碰他了。
 
    文轩委屈大大大大大大爆发!
 
    一米八的大个子在副驾驶缩成一团,简直不能再可怜了,委屈巴巴地低声嘟囔道:“要哄哄。”
 
    刚才用叠词用的太顺手,一撒娇脱口而出就是叠词。
 
    “好好好。”乔薇十分想笑,辛苦地憋住,探过身子亲他。
 
    他赌气地躲开,把头转过去,身子扭成一团。
 
    偏偏还留了个心眼,余光瞥见乔薇隔着扶手箱靠不太过来,又侧着脸往她那边凑凑。
 
    乔薇快要憋不住笑了:“好啦,文轩小朋友,可以让我亲一下吗?”
 
    文轩脸红了,这才害羞地把脸转回来,确保乔薇没因为他刚才的撒娇而生气后,红着脸倾身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又不满足地亲亲她的嘴角,最后落到她的唇上。
 
    外面日头正高,停车场没有行人,可他依旧觉得青天白日的在车里接吻很羞涩。
 
    他试探地舔了下她的下唇,见她没有反对,就把舌头伸进里她的口腔里,轻轻地勾着她的舌尖。
 
    他半睁着眼,不停地观察乔薇的神情,脸颊粉扑扑的,耳根红得快滴血。他睫毛不停地颤抖着,害羞又陶醉。
 
    乔薇开始回应他,他呼吸骤然乱掉,眼睛也闭起来了,忘了温柔地勾缠,随着乔薇的节奏不断舔舐她的口腔内壁,吮吸她柔软的舌尖。
 
    他的力道越来越大,吸得乔薇舌根发麻,换不过来气往后躲。
 
    他立马撑起上半身跟着她倒,最后半跪在副驾驶上,把她压在座椅靠背上舌吻。
 
    到最后自己氧气耗尽了,猛然地挪开脑袋,大口大口喘息着,把脑袋靠在乔薇颈窝上,迟迟不肯起来。
 
    乔薇感觉他在颈窝处靠了很久都不愿意抬头,干脆摸摸他的后颈示意他起来。
 
    没想到他反应十分强烈,身子猛地一颤,发出诡异的哼声。
 
    乔薇额角滑下一滴冷汗:“......你怎么了?”不详的预感。
 
    文轩脸更红了,整个人都烧了起来,拱了两下不敢抬头,死不回答。
 
    乔薇狐疑地往他身下看去,可是这个姿势把她视线别住了,她只能伸手往他身下探去。
 
    文轩感觉到她的动作,犹犹豫豫地没有躲开。
 
    果然,乔薇摸到了鼓囊囊地一团滚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