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跪趴 强迫 哭 H,局长揉搓少妇人妻



    文轩虽然整天看上去阳光灿烂,其实内心是很细腻敏感的。被他妈说了一通,他周末便不去打篮球了,找了两家人做一对一家教。
 
    除了忙着自己的学业,他还得重新看高中教材,备课、讲题、总结知识点,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
 
    到了元旦节前夕,奖学金、辅导费和上次竞赛奖金加起来也凑出了一大笔钱。
 
    他又去商场的奢侈品店溜达了一圈,最后挑花了眼什么也没买着。
 
    回宿舍往床上一瘫,愁眉苦脸的,孟山磕着板栗瞅他:“你整天忙来忙去多愁善感个啥呢?”
 
    文轩:“你不懂。”
 
    孟山不服了,他怎么也是个写了三本女性向言情小说的作者,把文轩拎死狗一样拎起来:“你这样不行,你拼命赚钱到最后只是想给她买个礼物,可这样有意义吗?买了礼物能证明什么吗?证明你成熟?证明你有担当?证明你不比她前男友差?”
 
    一串问句把文轩砸得头晕,他崩溃地捂脸:“那我能怎么办啊,我就是才十八岁啊,我妈把我生迟了我也没办法啊。”
 
    孟山拍拍他毛茸茸的脑袋:“为情所困的少年啊,你未免有点太悲观了,我不认为你年纪小是件坏事,年纪小怎么啦?会疼人,会撒娇,有精气神有活力,谈起恋爱一腔热血轰轰烈烈的,女人会喜欢的。”他话锋突转,“不过,你有时候还是得把握一下度。”
 
    文轩从床上弹起来,风风火火地下了床给大佬倒了杯奶:“您请。”
 
    孟山摇摇手指头:“现在受欢迎的男人无非就那几种,温柔体贴的,成熟稳重的,霸道腹黑的,幽默风趣的。你说你算哪种?”
 
    文轩危机感爆棚:“都不算。”
 
    “这也不是个大问题,最主要的是,这几种类型都不会像有你的一个大缺点。”
 
    文轩倒抽一口冷气。
 
    “人家的喜欢就是喜欢,是浪漫是体贴是细腻是温馨,你的喜欢......给人一种大猩猩的感觉。”
 
    “啥意思?”
 
    “你的喜欢像大猩猩一边疯狂捶胸,一边粗着声音吼‘我喜欢你’吼得天摇地动的那种。”
 
    文轩仔细一想:“啊!还真像!”
 
    孟山拍拍他的肩膀:“所以说,收着点,内敛、稳重,懂吗?”
 
    文轩沉痛地点头,也不敢在床上装死了,乖乖坐在桌子前看书。
 
    盼着盼着好不容易盼到元旦要放假了,班里提前几天开展了团建活动,爬爬山拍拍照给上面交差。
 
    爬到山顶拍完照,眼见着有一颗巨大的姻缘树,女生们都心动了,雀跃地跑过去看......文轩也跟过去了。
 
    孟山简直没眼看。
 
    但文轩一点也不觉得害臊,付了钱要了红布条后就开始思考要什么愿望。
 
    班上的女神凑过来,跟他搭讪:“文轩,你是要求你和女朋友的姻缘吗?”
 
    文轩见来人有点眼熟,友好地回答:“是。”
 
    女神也不死心,即使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她也难以放下文轩。文轩成绩好相貌佳,爱运动有爱心,优点能列一长条,是她见过条件最优质的男生了,她实在是不甘心。
 
    “我听他们说你很喜欢小动物,之前你们宿舍还养了只猫。”
 
    文轩正在想愿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嗯,还行吧。”
 
    女神不高兴了:“你和你女朋友会结婚吗?”
 
    这个问题实在是唐突,文轩奇怪地看她一眼:“这要看她愿不愿意嫁我。”
 
    女神脸色不太好看,笑道:“你才十八岁吧,怎么都想到结婚的事了,你们差距不是有七岁吗?年龄差这么大......要孩子也不合适吧。”
 
    文轩把红布条放下,转过来皱着眉看她。
 
    女神心一突。
 
    文轩这个人,虽然不爱和班里同学交流,但是是十分友好有礼的,不油嘴滑舌不讲荤段子,乐于助人,尊重女性,她就是认定他不会对她发火才敢直说的。
 
    文轩确实是没有发火,他只是很奇怪地看着她:“婚姻对你来说是什么?”
 
    “嗯?”她没反应过来。
 
    “婚姻对我来说,是两个足够相爱的人给对方的承诺,是恋爱关系不能满足对彼此的爱意,希望用法律赋予对方自己的亲人身份,是支持、是陪伴,是摒弃自私自利,许予对方勇气和心灵自由。这和生不生孩子没什么关系,要孩子是选择,不是最终目标。”
 
    他哪听不出她的阴阳怪气:“你是女孩子,有些想法和观念是不应该有的。”
 
    他顿了一下,还是说道:“如果你对我有好感的话,我很感谢,但是我有心上人了,以后你注意点吧。”
 
    说完拿着布条走了,留下她一个人站在那儿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所以说,男人的“听不懂”只是不愿意动脑子罢了,只要真正在乎,他们脑筋转得比谁都快。
 
    文轩的心情没被奇怪的人影响到,精心思考了数十条愿望后,最后还是选择了最俗套的那一则写上。
 
    他借着身高优势,选了向阳面的树枝,把红布条系得老高,迷信地希望这样愿望就更有几率实现。
 
    冷风轻吹,红布条迎风飘荡,露出上面整整齐齐的字体:
 
    “希望乔薇能够爱我,比我爱她少一点点就好。”
 
    或许孟山少说了一个年纪小的缺点——有时候会幼稚得无可救药。
 
    第二天课一上完,文轩就迫不及待地买票回Z市,赶到乔薇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在“灰溜溜滚回家明天才能见到乔薇”和“即便乔薇生气也要赖住她”两者之中,文轩思考了漫长的0.5秒钟,最终选择了后者。
 
    乔薇还在做年终报告没有睡下,透过猫眼看到是文轩,给他打开门,诧异地问:“你怎么回来了,也不说一声?”
 
    他很想扑上去抱住她,但是想想孟山说的要内敛要成熟,硬生生忍住了,压住眉眼:“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普普通通回个家,也不用通知你吧。”
 
    乔薇觉得他怪里怪气的,也没理,给他找拖鞋。
 
    他慢条斯理地换鞋脱外套,像结婚二十年了的老夫老妻一样:“我去洗个热水澡。”
 
    乔薇皱眉:“你怎么了?”
 
    “没怎么啊,我去洗澡了。”忐忑地溜进浴室。
 
    关上门,为自己喝彩:“yes!成熟内敛的人设稳住了!”
 
    乔薇看着关得紧紧的浴室门:?
 
    把自己洗的香喷喷后,文轩嫌弃不够阳刚,又站在淋浴头下面冲了很久,硬是把香味冲淡了才出门。
 
    ......然后就坐在床上看乔薇专心地工作看了半个小时。
 
    为了勾引乔薇,他只在下身围了条浴巾,坐在她身后幽怨地瑟瑟发抖。
 
    扑她!
 
    不,不行,忍住。
 
    扑她扑她!
 
    不!文轩!人设不能崩!
 
    扑她扑她扑她!
 
    内心狂躁地大猩猩小人占上风,文轩一把扑倒乔薇,把脑袋埋在她颈窝里狂蹭。
 
    啊~舒服啦~
 
    乔薇:???他今天吃错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