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男朋友那里很大是什么体验




    文轩察觉到她的视线,低下头来看她,笑着把她往自己怀里搂了搂。
 
    乔薇看着他的双眼,沉默了几秒,突然低声说道:“今天晚上我在超市碰见周瀚了。”
 
    她的情绪因遇见前男友而有所波动,不是因为还爱着周瀚,而是因为他代表着过往十年的经历,代表着那个脆弱差劲、无助挣扎的自己,那个束缚住的藏在黑暗里的影子跳了出来,在她身体里撕裂,那是刻在骨子里甩不掉的丑陋青春。
 
    她不愿面对,也不承认自己无法控制好情绪,但她又害怕文轩误解,这样直接说出来反而显得坦荡。
 
    她有些害怕文轩生气,毕竟她不该在这种氛围里莫名其妙地提起前男友。
 
    出乎意料的,文轩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他只是用额头轻轻碰了一下乔薇的额头,像大人哄小孩的动作。
 
    “我知道。”他把声音放得很轻,语调是他从未有过的温柔。
 
    乔薇诧异地睁大眼看他。
 
    他第一次见着乔薇呆愣的样子,黑白分明的眼里全是他的倒影。
 
    不太习惯,但他很喜欢。
 
    他笨拙地抬起手碰了碰乔薇的后脑勺,或许是想抚摸她的头发,但动作生涩,变成了小心翼翼的上下拍拍。
 
    变换的屏幕光让他眼里的光茫柔和又耀眼,美好的不真实,他声音含笑:“乔薇,你真当我傻呀?”
 
    乔薇不知如何作答,挣扎、困惑、讶异还有愧疚让她脑子里思绪乱成一团,她只能傻傻地望着文轩。
 
    这真不像以往的她,文轩知道她内心不像刻意表现的那样只有单一的云淡风轻,但他没想到能在今晚见到她不慎露出的沸腾鼓噪的内在。
 
    她最诱人的时刻,还是分寸感失衡的时候啊。
 
    “乔薇,我的生活很简单,长于温室,从小到大没什么值得提起的波折的经历,我的过去是平淡无趣的,所以你看到的我就是全部的我,我的过去、我的现在,还有我有可能的将来。”
 
    “但你不是,我能感觉到你在藏着你的过去,扮演着你的现在。一个人过去的全部经历,每一次选择决定、每一分喜怒哀乐融合在一起,才构成了现在的自己。”
 
    他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脸颊,微微颤抖的手掌泄露了他的紧张:“我喜欢的是你,你整个人、你的全部,不是你强迫自己扮演的外壳。乔薇,我说你好看到在发光不是骗你的假话,你的一切都吸引着我,不是你的外表,是你,只是‘你’。”
 
    他凑近她,像童年藏在被子里说悄悄话的小朋友,四周都是屏障壁垒,象牙塔里只有柔软:
 
    “我希望以后的某天,当你准备好了,会愿意告诉我你的全部,弥补一下我寡淡无趣的过去,好不好?”
 
    电视里爆发出一阵吵闹的欢呼,主持人在一片欢腾下大声数着倒计时。
 
    “3!”
 
    “2!”
 
    “1!”
 
    她的唇被轻轻碰了一下。
 
    文轩笑得眉眼弯弯,露出一口白牙,像阳光下旺盛生长的树木:“新年快乐。”
 
    他话音落下,乔薇突然扑进她的怀里,让他吓得浑身紧绷。
 
    他试探着抬起手臂,慢慢地环住她,再一点点收紧臂膀。
 
    电视里的吵闹还在继续,房间里充斥着欢笑与热闹,两人安静地相拥在一起。
 
    真正的坚定是什么?
 
    乔薇一直以为是在造次颠沛的人生里云淡风轻、风雪不蚀。
 
    不能露怯,畏惧和恐慌都得藏好,否则就会有无数人来指责你,无数的场景来击垮你。
 
    少女时期远去,女孩要放弃脆弱,要崇拜逻辑,少点感性,柔软是最无用的东西,得用理性判断所有。如果有疏忽差错,那就是不够优秀,那你就得更加坚硬,否则你就是不够坚强,是天生地比不过男性。
 
    人生的每一步、每一个决定,都恨不得把所有的后果和可能考虑一遍,百般衡量,前般斟酌,才敢确保踏出这一步够稳。
 
    可此时此刻,她陷在文轩的怀抱里,不想思考他的话有多少几率是假的,也不想强迫自己唤醒理性坚硬,更不想纠结今日和未来。
 
    她只想坦然地、安然地在他怀里享受着自己的脆弱。
 
    *
 
    元旦过去,文轩回学校书迎接考试周,乔薇也紧锣密鼓地加班完成年末工作,两个人都忙得昏天黑地,几乎没有聊过天。
 
    乔薇的上司过完圣诞节回中国,一到公司就开始疯狂催她要东西,她每天忙得连饭也顾不上吃,晚上回家还要熬夜到两三点和人对接工作。
 
    她整个人忙到崩溃,已经分不清是今天是几月几日了,所以在看到她妈打来电话时还以为家里出了事。
 
    她拿起手机,走到楼梯间接电话以防打扰到其他同事的工作。
 
    “喂?妈,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她妈略微失真的声音:“喂,薇薇啊,生日快乐。”
 
    她这才意识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不是家里出了事,她松了一口气:“谢谢。”
 
    “你在干什么呢?”
 
    “在公司呢。”
 
    “哦,那你过年什么时候回来呢?去年你就回来了一天,今年可必须多待一会儿。”
 
    乔薇揉揉太阳穴:“知道,今年春节我不会太忙的,放心吧。”
 
    她妈的声音明显愉悦了很多:“那就好,那就好,那你也把周瀚带回来,给亲戚朋友看一下。”
 
    乔薇身子僵住,有人从楼梯口路过给她打招呼,她笑着点头,转过身压低声音:“妈,我跟周瀚分手了。”
 
    “分手?!你怎么会跟他分手?”陡然增大的音量让她忍不住拿远手机。
 
    乔薇实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但她最终只能乖乖回答:“妈,是他把我甩了。”
 
    “你做了什么他就把你甩了?你们谈了七年了,他怎么可以跟你分手?你让他消气后跟他道歉,男人都是心软的,你道歉了他就会原谅你的。”
 
    “妈,不可能的,我和他没有复合的可能。”她已经麻木了,耐心地说道。
 
    “你再给我说一遍?!乔薇,你是不是要气死你妈,你跟他谈了七年,这七年就这么浪费了?你今天起就26了,你以为你还是青春的小姑娘呢?你表妹都开始准备生二胎了,你还在磨蹭什么?我就是觉得你一副有主见的样子才没有催过你,周瀚那么好的条件你还不抓牢了,你以为你还能找见和他一样优秀的人了吗?”
 
    乔薇叹了口气,无力地劝道:“妈,你消消气......”
 
    “我消气?我看你是气死我你才安心吧,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个白眼狼,供你读大学,拱你读研究生,读到最后把你心给读野了,你以为你在外企工作有多了不起是不是?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女儿,说出去别人都要笑话我......”
 
    电话传出的指责声不断,有同事过来拍拍乔薇的肩膀,问她签好的文件在哪,她捂住麦克风,低声告诉了他。
 
    电话里的声音漏出了几句,同事尴尬地瞥了她一眼,赶忙溜走了。
 
    乔薇把手机重新举到耳朵跟前,刚好听到她爸在旁边劝慰的声音,然后通话突然挂断。
 
    她低着头,无力地垂下双手,将脑袋靠在墙壁上,闭上眼缓了几秒,深呼吸几口气后,情绪平稳地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丝毫不像才被尖锐语言骂的狗血淋头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