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4个黑人玩一个中国,男主糙痞的肉宠文



    过了几个小时,手机又响了,来电备注是“周瀚”。
 
    乔薇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接了通话。
 
    “喂?”
 
    周瀚声音有些着急:“乔薇?怎么回事?我刚才在见客户,现在手机开机发现你妈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我打过去她也没接。”
 
    乔薇心里叹了口气,平静地道:“我和她讲我们分手了。”
 
    电话那端突然沉默。
 
    “抱歉,我会让她不要来打扰你的。”她疲惫地说。
 
    周瀚欲言又止,声音里有些苦涩:“没必要道歉。”他走到一旁安静的地方,“你听起来很累,工作很忙吗?”
 
    这种对话好像回到了两人才进入社会打拼的那几年,乔薇不太适应,只简短地应了一声:“嗯。”
 
    周瀚也意识到了两人关系不是从前了,他尴尬地转移话题:“是,年末了都很忙。”他试图开玩笑以缓解尴尬,“你就不该选这个时间点告诉她,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他说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快步走到桌前翻了翻日历,微微讶异地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是。”
 
    其实他们也不在意生日这件事,两人都有好几年没过过生日了,毕竟生日这个日子依旧充斥着工作和负担,再也找不回童年时期盼蛋糕的仪式感了。
 
    但在这个日子被骂了一顿,还是值得同情的。周瀚安慰道:“没事,你忙你的吧,我给你妈好好说说,别担心。”
 
    乔薇也没拒绝:“好,谢谢。”
 
    挂了电话,她重新回到办公室工作,一直忙到晚上九点终于把所有的扫尾工作完成,乔薇这才有种回过来了的感觉,她伸伸懒腰,感觉自己就像小姑娘似的,恨不得蹦蹦跳跳大喊一声。
 
    可惜这种活力还没持续到一分钟,就被瓢泼的大雨浇灭了。
 
    办公室没放伞,到停车库的一段路把她淋成了落汤鸡,车开回公寓楼下,从车里出来又被淋了一短路。
 
    洗完热水澡出浴室后,才发现她爸给她打了个电话。
 
    是来帮她妈道歉的。
 
    “你妈也是更年期嘛,她一直是个暴脾气,刀子嘴豆腐心的,你谅解谅解。我们都知道你在z市打拼不容易,你也一直很优秀,从来没让我们操过心,但是我们也愁啊,你始终是女孩子啊,总是要担心你的恋爱婚姻的。”
 
    就是这样,总是这样。
 
    她擦着头发地道:“爸,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诶,我知道。”他叹了口气,“我们生活的年代和你不一样了,也不懂年轻人的想法。就你那个好朋友余雁,离婚了跑到大城市去,她爸妈总要听亲戚同事嚼舌根,看到独身女子在大城市打拼的故事就担心的要命,你妈又何尝不是呢?”
 
    她只能重复保证:“你们就是想太多了,我一个人完全可以的。”
 
    她爸还在碎碎念:“也是昨天晚上家里人吃饭,你三姨喝醉了没管住嘴巴,非说你和周瀚在一起七年也没扯证,说不定就是想玩玩儿你,等你不青春了就会被甩掉,你妈当时气都得上去扯她头发了。她也是关心你,只是方式太偏激了。”
 
    乔薇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轻声道:“爸,我今天很累,想睡了。”
 
    “诶,诶,那好,你赶快休息吧,爸妈都知道你是最棒的,你从没让我们失望过,你不要生气啊。好嘞好嘞,去睡吧,爸这就挂了。”
 
    通话终止,乔薇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捂住眼睛。
 
    歇了几秒,起身吹头。
 
    刚吹完头,又听到手机铃声。她是真的要崩溃了,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找她?
 
    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文轩。
 
    一接通,电话那头就迫不及待开始说话了:“乔女士您好,您的男朋友送给你的礼物已经到了门口,请开门签收一下。”
 
    乔薇整个人都懵了,走到门前打开猫眼一看,什么都没看到。
 
    她道:“门口没人啊。”
 
    “哦,我叫快递员放门口就可以走了,你独身一人在家签收快递多危险。”
 
    乔薇疑惑地皱起眉,快递还能不签收吗?
 
    她打开门,什么也没看到,正准备关门时,从楼梯上跳下来一个人影。
 
    “锵锵锵!礼物登场!”
 
    文轩穿着个宽大的雨衣跳下来,背上背着的双肩包把雨衣撑起,整个人就像个龟丞相一样,一只袖子还没套,雨衣袖子耷拉着,看起来极其滑稽。
 
    他用这幅傻样娇俏地转了个圈圈,没穿的那只袖子跟着飞了起来:“乔女士,把我当成生日礼物送你你还满意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