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女人越喊痛男人越猛烈,惩罚扒开抽打花蒂



    乔薇刚才的情绪被他这么一闹冲得一干二净,满头问号的看着他:“你不是在考试周吗?”
 
    “对啊,今下午的考试我提前交卷了,然后就买票回来了。”他还喘着气,噼里啪啦地解释一通,然后脸一垮。
 
    “哎,你脸上都没有惊喜的表情,看来这个礼物你很不满意。”他用穿了雨衣袖子的那只手臂捂捂胸口,“太伤心了,嗷!”
 
    外面雨太大,他脸上还有雨珠,额前的头发也打湿了不少,可怜兮兮地黏在额头上。
 
    “不过我这么机智,还是留有后手的。”
 
    他示意乔薇让开,单手在外面脱雨衣。
 
    乔薇看他艰难的动作,很想上前帮他,被文轩阻止:“你别过来,小心雨水溅你身上了。”
 
    总算把雨衣脱下后,乔薇才发现他没穿雨衣的那支手臂提着一个蛋糕。
 
    他带着一身雨夜的冷气踏进来,顺手关上门,丝毫不见疲惫,精神奕奕换上鞋,提着蛋糕跑进客厅。
 
    乔薇跟过去,他刚把蛋糕放在茶几上,转过头来兴奋地问她:“先吹蜡烛还是先看礼物呢?”
 
    “我......”
 
    “好吧,我知道两个选择都很有诱惑力,那就先吹蜡烛吧。”
 
    乔薇完全插不上话。
 
    文轩把蛋糕拿出来,插上蜡烛,用蛋糕店送的打火机点上蜡烛,噔噔噔地跑去“啪”一下关了灯,又飞快跑回来。
 
    “许愿许愿。”他招呼着乔薇。
 
    乔薇简直没力气招架,只能幼稚地蹲下来闭上眼许愿,文轩立马开始唱生日快乐歌。
 
    没什么好许的愿望,乔薇随便许了个“平平安安”后就张开了眼。
 
    文轩歌声停住,压低声音,一副奸臣相对她献言:“多许几个愿,今天你是寿星,老天爷不会嫌弃你贪心的。”
 
    乔薇只好乖乖闭上眼,绞尽脑汁想着愿望。
 
    文轩唱完中文版本,停也不停又开始唱英文版本,那架势恨不得让乔薇许愿许上个半个小时,狠狠讹老天爷一笔。
 
    乔薇无奈地长眼道:“许完了,许了很多。”
 
    “好吧。”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随即换上激动的表情,“吹蜡烛!吹蜡烛!”
 
    乔薇依言,吹了蜡烛。
 
    房间顿时陷入黑暗,文轩呱唧呱唧鼓掌,像在麦当劳过生日的幼稚园小朋友。
 
    他精力十足地站起来去开了灯,又兴冲冲地跑过来,这才把背后的双肩包取下来。
 
    这时候倒有点犹犹豫豫的样子了,摸着书包的拉链抠抠扭扭:“那什么......可能不是特别好的礼物,就......嗯......哎呀......你别嫌弃。”
 
    乔薇看他眼神东瞟西瞟的样子就想揉揉他脑袋:“不会。”
 
    文轩还是有些犹豫,一咬牙:“你说的哦。”干脆地打开了双肩包。
 
    他先是拿出一个小盒子,双手抖抖抖:“这是项链,我自己去挑的,可能不是很好看,我也不懂这个。”
 
    说完后,脸都红了,观察着乔薇的眼神缓缓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躺着一条设计简约的项链,和文轩跳跳闹闹的风格一点也不像,款式很经典,什么场合都不会出错。
 
    乔薇甚至可以想象为了挑出这条项链,他在柜前千挑万选皱眉沉思的样子。
 
    “我很喜欢。”
 
    短短四个字,文轩一下子就松了气,试探着问:“那、那我给你戴上?”
 
    乔薇微笑着点头。
 
    她把散在肩上的头发撩起,文轩就紧张地过来给她戴项链,连大气也不敢喘,小心仔细地为她戴好。
 
    戴好后,乔薇摸着锁骨处的吊坠,柔声问:“我戴上好看吗?”
 
    文轩点头点得又快又重,跟蹦迪似的:“好看。”
 
    乔薇笑了,亲了亲他的脸颊。
 
    文轩一下就化了,四肢无力地摇摇晃晃,嘟囔道:“怎么突然就亲我了......”
 
    他脸红得快要滴血,幸福地冒泡泡,嘴角翘起来怎么都压不下去,就像一只小猫一样,晕乎乎地半天才想起:“啊!还有一个礼物。”
 
    这个就比较忐忑了,他买完项链后攒着的钱还剩几千,不知道再买个啥,回寝室正巧看见孟山在看《欲望都市》,里面的男人送了女人一双鞋,女人看上去很开心,他就默默记下了牌子,也给乔薇买了一双。
 
    当然是平底的,高跟鞋虽然也好看,但是怕她累。
 
    他蹲在沙发前,拿出鞋盒,忐忑地放在乔薇脚跟前:“我、我不懂女生喜欢什么样的款式,就问了下我妈,但是她嘛......和你有年龄差,也不知道她眼光好不好的。”这话如果被他妈听到,可能想像美伢揍小新一样揍揍傻儿砸。
 
    他打开鞋盒,把鞋拿出来。
 
    文轩的妈妈眼光当然不俗,选的款式很适合乔薇的年纪和风格,是她自己选也会选的那种款式。
 
    她当然赞扬道:“我很喜欢,可能以后我的高跟鞋都要下岗了。”
 
    文轩立马笑得跟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像童年热衷给芭比娃娃换装的小姑娘一样,眼睛都在发光:“那我给你换上?”
 
    乔薇伸出腿,把脚递到他跟前。
 
    文轩比做实验还要谨慎,轻轻地捧着她的脚踝,紧张地帮她穿上鞋。
 
    她的脚背纤瘦白皙,脚踝细而有骨感,肌肤细腻,触手柔滑,柔和的暖光灯下,笔直纤细的小腿泛着淡淡的莹润光泽。
 
    她刚洗完澡,身上还残留着沐浴露的味道,馨香直往文轩鼻子里钻,他一下觉得触碰到她肌肤的手掌开始发烫。
 
    他因突然生了旖念而羞愧,脸烧得要冒气,换完一只鞋后,耳边全是自己的心跳声。
 
    他不敢抬头看乔薇,紧接着为她换另一只脚。
 
    穿好后,他捧着她的小腿,小心地抬眸看她一眼。
 
    她正在看着他,这个角度让她慵懒地垂着眸,带点睥睨的味道,可她眼神柔软地一塌糊涂。她的头发带着湿气,素着脸,穿着白色睡裙,不习惯这种对待,神情带着生涩,或许还有几分脆弱和迷茫。
 
    文轩单膝跪在她身前,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骑士会爱上公主了,这种姿势和角度实在是太过于梦幻。
 
    他捧着她的小腿,轻柔地落下了一个虔诚的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