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开车污的句子,男朋友活儿太好体验


    文轩找到他妈时,他妈刚刚打完麻将散场。
 
    一见到文轩,先是愣了一下,仔细一看才认出是自己家的儿子。
 
    没办法,文家基因太强悍了,一水儿的白脸蛋大眼睛,还怕冷,个个都穿着黑色羽绒服。
 
    她觉得现在看到文轩的脸都有些头晕:“怎么了?”
 
    “妈,你管管爸吧!我正在给乔薇打电话,他就把我从房顶上拎下来了!”
 
    林兰女士揉揉太阳穴:“你就这么想你的女朋友?”
 
    “当然。”文轩毫不犹豫地答道。
 
    林兰放下揉太阳穴的手,转而把手臂环抱,认真扫视了文轩一眼:“你爱她吗?”
 
    爱这个字眼,听上去太过于严肃。
 
    文轩脸一红,搓搓发烫的耳垂:“嗯。”
 
    林兰来了兴致,靠在木门上问:“和她在一起之后,你感觉有什么改变吗?”
 
    文轩骄傲地昂起头:“当然有,在一起前我只会做点家常小菜,现在我都会颠勺了!”
 
    正经的母子谈心氛围哗啦啦碎掉,林兰无奈地摇摇头:“不容易,真是不容易。”能把文轩这个傻子领走的女人是天使。
 
    她拍拍文轩的肩膀:“既然这么想她,那你就去找她。”
 
    文轩吓了一跳:“妈,真的假的?大过年别开玩笑,我会当真的。”
 
    他妈无所谓地摊开手:“我当然说的是真的,相信我,孙辈里少了你一个,没有人会发现的,就算发现了,也没人在乎。”
 
    文轩觉得听上去似乎是件好事儿,但仔细一琢磨,怎么有点心酸呢?
 
    事实证明,林兰女士说得一点儿都没错,等到文轩他爹终于意识到文家兄弟人群中少了文轩那张脸时,文轩已经坐了飞机赶了动车,正在开往乔薇老家县城的大巴上摇摇晃晃。
 
    乔薇只在之前聊天时提了一下老家在哪儿,具体住址他是不知道的。所以出了客运站后,他只能给乔薇打电话问了。
 
    惊喜惊喜,有惊有喜。
 
    乔薇接电话听完他的话后,震惊地说不出话了。
 
    她让文轩在出站口等她,给家里说了一声就开车去接他。
 
    到了目的地,一眼就见着了文轩。
 
    他实在是太抢眼了,人高腿长,左右手臂上挎着大包小包的古城特产,开近一看,肩膀上还斜挎了一个花儿呼哨的蛇皮大口袋。
 
    这种憨厚淳朴的城里媳妇儿回乡探亲的诡异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乔薇把车窗摇下来,满脑袋问号地看着他。
 
    “你这是怎么回事?”
 
    文轩有点心虚,故作夸张地张开手划拉:“surprise!”
 
    乔薇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他。
 
    “......好吧,没有事先跟你商量就跑来,是我的错。”他发动卖萌攻势,把胳膊举起来给她看大大小小的礼品袋,“我给你带的特产。”
 
    乔薇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把东西扔后座吧。”
 
    文轩依言照做,乔薇就看他一个口袋一个口袋从胳膊上拿下来,整个人就像个移动的圣诞树,挂得满满当当的。
 
    真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了。
 
    他把胳膊上挂的口袋全部取下来后,又低下脖子开始取斜挎在身上的大号红绿配色蛇皮口袋。
 
    乔薇眉脚直跳:“你是从哪搞来的这个袋子?”
 
    “我拿的袋子的提绳断了,客车上一个老奶奶就给了我这个袋子。”文轩凭着这张脸,从小到大都格外讨小媳妇老太太的喜爱,哪怕十八岁了,“魅力”依旧不减。
 
    乔薇:“......”
 
    文轩上了车后,乔薇才抓住了重点:“你来这儿要待几天?”
 
    “不知道,最起码得和你一起跨年吧。”
 
    乔薇讶异道:“你爸妈呢?”
 
    “他们不管我的。”文轩无所谓地道。
 
    乔薇对他这种想一出是一出的做法无言以对:“那你住哪?”
 
    文轩无处安放的双手抓住安全带:“附近有酒店吧。”他害怕乔薇生气,“我不是想见你家长才故意选这个时间点过来的。”
 
    乔薇摇头:“我没有认为你是过来见我家长的。”他们的关系要考虑的太多,见家长这件事得排到猴年马月去了。
 
    “哦。”文轩乖乖地应了,“但是特产我有给伯父伯母准备......”
 
    红灯亮了,乔薇刹车,转头看他:“文轩,你不会真的是过来见我家长的吧?”
 
    “当然不是!”文轩咽了咽口水,“我就是怕万一嘛,手上东西不能少。”
 
    乔薇怀疑地打量了他一番,叹口气:“我还没有跟我爸妈说我交了男朋友,所以......”
 
    文轩抠抠羽绒服扣子,低下头:“我知道,我懂。我才十八岁,太小了。”
 
    乔薇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把车开到一家好一点的酒店:“住这儿行吗?离我家也很近。”
 
    文轩点头,两人下车。登记入住后,乔薇给爸妈打了个电话,说自己遇见老同学要在外面吃晚饭,要晚一点才能回来。
 
    文轩在一旁支着耳朵听,等她挂断电话,担忧地问:“那明天大年三十你能出来吗?我想和你一起跨年。”
 
    乔薇第一次体会到背着爸妈偷偷谈恋爱的感觉,颇有种回到少女时期早恋的错觉。
 
    “嗯,我会想办法的。”
 
    文轩松了口气,一下子扑到乔薇身上,把她压倒在床上:“太好了!”
 
    他压在乔薇身上蹭蹭闻闻的,不肯起来,只想抱着她在床上打滚。
 
    乔薇识破了他假借惊喜实则占便宜腻歪的阴谋,试图把他推开:“赶了一天路怎么还这么精神,带换洗衣服没有?”
 
    文轩就是不起来,脑袋在她胸上蹭来蹭去,幸福地眯起眼睛:“当然带了,在我双肩包里面。”
 
    乔薇按住他乱拱的脑袋:“快起来,你太重了。”
 
    “不要,我好想你,你让我多抱一会儿。”
 
    “你这是压,不是抱。”
 
    “听不见听不见。”继续用脑袋蹭她的胸。
 
    乔薇被压得动弹不得,微笑着道:“我数三声,三——”
 
    文轩立马弹起来,讨好地眨眨眼睛:“这么久没见了,我实在是太想你了嘛。”
 
    乔薇把他头发揉乱:“你明明就是想占便宜。”
 
    文轩脸唰地红了,眼神躲闪:“哪有,你、你这是冤枉我。”
 
    “嗯?”乔薇撑起上半身盯着他。
 
    文轩又突然把她扑倒:“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想占你便宜。”
 
    他的鼻子往她颈窝里拱,声音闷闷的:“我们都好久没有那个了,我忍不住嘛。”
 
    乔薇简直服气了。
 
    他嗅嗅她身上的香气,满足地翘起嘴角,悄悄抬起头,眼睛湿漉漉的,又黑又亮:“我们可以那个那个吗?”
 
    他一副小狗要骨头的馋样,乔薇憋住笑:“哪个哪个?”
 
    他凑近她的耳朵,热风吹得她耳廓发痒:“我想和你做,就现在,好不好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