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抽搐一进一出gif试看体验区,同桌上课揉我下面好湿


    春节一过,松散的节日气氛全部消失,大家又开始了新一年的忙碌。
 
    文轩学校有小学期,寒假很短,他迫不得已再次和乔薇分开了,而乔薇又开始过上了忙得昏天黑地的日子。
 
    乔薇的上司很欣赏她,多番提携,她现在基本上是部门二把手,越来越多的重要项目都交到了她手里。过完年回来,她上司已有意离职,只等把在b市开分部的项目忙完后就走。
 
    他一走,职位就落到了乔薇头上。
 
    她才二十六岁,算得上是前途无量年轻有为了。
 
    乔薇需要借这个项目证明自己,所以她基本上包揽了整个项目,方方面面都在办,事无巨细。
 
    她忙得头昏脑涨,直到突然见到周瀚后才意识到分部法务方面委托的是周瀚的律所。
 
    她有些不自在,但很快就抛开了,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两人毕竟相识多年,默契感很足,工作进度很快,好多事不用细说对方就能明白。
 
    这样忙了好几天,乔薇办事越来越顺手,放开手脚一展能力,不再像以前那样束手束脚当陪衬。她不再职业套裙加高跟鞋,而是换了平底鞋,头发随意地扎成低髻,阔腿裤配大衣,又美又飒,认真工作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光。
 
    周瀚跟她一起开会时,发现她不仅是装扮变了,气质也变了很多。
 
    以前的她说话留三分余地,现在直接切入要点,好几个手下做事不用心的都被她批评得快哭了。但她也会细心地指点,毫无保留地教新人要领,难度大的工作都自己扛,熬夜到凌晨二三点也不会喊一声累。
 
    跟她合作,进度推得快,细节也把握的牢,很是畅快。
 
    他这几天除了工作上的事能和她交流,其余的事她根本找不出时间理他。
 
    最后一天收工的时候,所有人都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喜气洋洋的,走路都带风。
 
    他们走了,乔薇还留在办公室处理最后收尾工作。
 
    大楼连走廊灯都灭了,只有她办公室亮着灯。
 
    周瀚专门去买了一杯热咖啡给她——这是她的习惯,忙完一个项目后喜欢在深夜喝杯热咖啡庆祝。
 
    他敲敲玻璃门,乔薇抬起头见是他,诧异地问:“你还不走?”
 
    他没有搭话,走进去把咖啡杯递给她。
 
    乔薇一愣,随即友好地对他笑笑:“谢谢。”
 
    她抿了一口就放下了,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字,电脑屏幕的冷光照在她脸上,让她的肌肤泛着微薄的冷光。
 
    她眉目间泛着疲惫,肩膀也松懈下来了,坐姿不再完美,低下头时漏出一节白皙纤细的后脖颈,显得有些单薄。
 
    他知道她工作时不喜欢分心,便在一旁安静地等她。
 
    等乔薇忙完了,咖啡也不再烫手了。
 
    她捧起咖啡享受地喝着:“你有什么事找我?”
 
    周瀚见她心情很好,自己心情也跟着好了几分:“我认为我欠你一句道歉。”
 
    乔薇挑眉看他。
 
    他狼狈地揉揉发:“那天喝醉了犯浑,还有......以前的事,我也需要跟你道句歉。”
 
    两人抛开恋人的身份,曾经多少算得上是朋友,乔薇看着他的脸,抿了一口咖啡,敲敲杯子,笑道:“嗯,我接受你的道歉。”
 
    周瀚走过来,跟着她一起靠在窗台上,感叹道:“你真的变了很多。”
 
    “还好吧。”乔薇耸耸肩。
 
    他看着她姣好的侧脸,想到了曾经相处的点点滴滴。
 
    曾经的她也是美的,这是无疑的。可她的美是空洞的,有些故作姿态,温柔外表下是咬牙切齿的灵魂,你可以感受到她内心的郁结和暗流涌动。
 
    可如今的她美得舒展,她不再像个刻板矜持的木头美人,她是有生命力和力量的。姿态坦然,眼神明亮又坚定。
 
    他忍不住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乔薇点头:“问吧。”
 
    周瀚语气有些纳闷:“你们女人到底想要什么?”
 
    乔薇斜斜地看他一眼:“想要男人别再问这种蠢问题。”
 
    “好好好,我错了,我给你道歉。”他做出个求饶的手势,但还是忍不住继续追问,“说真的,你能告诉我吗?”
 
    乔薇对他翻了个白眼,随后歪头思考了一下,认真地回答:“就很平常的东西啊。”
 
    “例如?”
 
    “想要吃饱穿暖,想要平平安安。”
 
    周瀚觉得她的答案过于简单:“还有呢?”
 
    乔薇沉默了一下,稍稍垂下了眼睫,这一瞬间她的表情让他想起了春日晒过的棉被,柔和又充盈。
 
    “更多的,还想要一个愿意和我搭着羊毛毯窝在沙发上荒度时光的人。”
 
    周瀚感觉心脏被人捏了一下。
 
    他突然感到瑟瑟然,他不能立刻就想透自己为何难过,可能以后也想不明白,但他会永远记住此时此刻,明明站在她身旁却感觉被汹涌而来的离别感淹没。
 
    他侧头看向窗外,周围高耸密集的写字楼大多数都亮着点点灯光,无数人依旧在深夜奋斗,只为更好的未来。
 
    他突然道:“乔薇,我认真的问你一句,你想过未来吗?”
 
    工作顺利完成,乔薇心情格外好,再加上心态转变,面对曾经仰望过爱慕过的周瀚也没有了不平和愤怒,她答道:“有,当然有。”
 
    周瀚问:“什么样的未来?”
 
    两人的关系不尴不尬的,他的问题实属冒犯。
 
    乔薇没有作答,他就已经压不住那份焦虑慌张了:“和那个小男生的未来吗?”
 
    乔薇想到了那天他喝醉的争执,不快地把咖啡杯扔进垃圾桶里:“你又想吵架?”
 
    周瀚立马气焰缩小,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姿态狼狈又怯懦,语气讨好:“不是,我只是......乔薇,无论发什么了什么,我们曾经都是对方的挚友,我了解你的家庭你的性格,你......你不应该这么理想化的,人要活得现实点,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好好地思考你们的未来,不要恋爱脑。”
 
    乔薇懒得和他多说,拎起包包就准备走,被他抓住手臂。
 
    他低下头认真地直视着她的双眼,摆出习惯性的强势精明态度:“为什么几句话你就生气了,你仔细想想,你是不想面对摆在你面前的现实问题吗?”
 
    乔薇抬眸看他,看他这幅失态的模样突然觉得很可笑,不想浪费口舌和他争辩:“放手。”
 
    他猛地把玻璃窗推开,冬末的冷风刮进来,呼呼作响,吹乱了她的发髻,刺得面部发僵。
 
    “这个城市只有六千平方千米,却挤满了人,每个深夜都充斥着压抑和焦虑,无数的人都想着明天睁眼后又要怎么咬牙向上爬,你我都是其中一员,我们没有精力可以浪费。”
 
    乔薇嘴角紧抿,语气怜悯:“你真该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表情。”
 
    周瀚难以自控。他不喜欢这座城市,明明挤满了人,却无比的冰冷孤寂,每个人都像是被迫拥挤到一堆的孤岛。只有乔薇,和他如此相似,他们一起成长,一起挣扎,最后体面地成为人们口中的“年少有为”的成功榜样。
 
    他不知道是在说服乔薇,还是说服自己:“我们是最能体谅对方的朋友,我们能互相取暖,一起拼搏,我们才是一类人。”
 
    乔薇蹙眉安静地看他毫无形象地恳求,在他说完后,把他的手从自己手臂上拿走甩开。
 
    “我们曾经是,可现在不是了。”她冷静地看着他,告诉他事实,“我们再也不是一类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