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鲤鱼乡挺腰承受,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星期五晚上,寝室不断电。
 
    文轩宿舍里打游戏的、串门的男生嗓门都不小,精神抖擞地吵闹嬉笑。
 
    文轩坐在桌前,僵硬地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在书桌上,半晌没有动作。
 
    串门的从他身边路过,热情地推他一下:“发什么呆呢?”
 
    他毫无反应,头都没抬一下。
 
    这副毫无生气的状态把串门的吓了一跳,又推了推他:“你咋啦?”
 
    他摇摇头,没有说话。
 
    其余没有打游戏的也凑了过来:“跟女朋友吵架了吗?”
 
    他继续摇头。
 
    这模样不太对劲儿。
 
    孟山强行把他的脑袋转过来,就见他眼神失焦,不知道在想什么,傻愣愣的。
 
    “丢魂儿了?”他拍拍文轩的脸。
 
    文轩睫毛颤了一下,终于开始说话了:“我就是个傻子,幼稚鬼,小屁孩儿......”
 
    一群人被他吓了一跳:“喂,说什么呢?”
 
    他把孟山手拿走,眼神有了焦距:“我可能......可能真的不适合她。我没有考虑过现实因素,也没有想过她跟我在一起要承受多大压力。”
 
    “我操。”这下把大家都吓到了,这可是文轩啊,能说出这种话,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在疯的路上了。
 
    文轩突然站起来,脑袋“嘭”一下撞到床板,痛得脸皱在一起,捂住脑袋,大家赶忙把他按到座位上。
 
    他也不挣扎了,就乖乖坐在座位上,眼角红红的,脸色苍白。
 
    想到现实,想到乔薇面对的压力,想到有一天她可能会离开他,想到没有她的日子,他越想越难过,突然就流下泪来。
 
    “卧槽……”孟山吓傻了,“你、你撞疼了吗?”
 
    文轩呆愣愣地回答:“疼,真的很疼。”他抓住心口的衣裳,“要死了一样地疼。”
 
    大家吓坏了:“别啊,发生了什么啊?”
 
    他不说话,脸色越来越不好。
 
    正当大家以为他再也不会动了时,他猛地抬起手,用袖子在眼睛上狠狠一擦,劲儿大得把脸都擦红了。
 
    “不行。”他突然活过来了,又准备站起来,这下孟山赶紧把他往外带一带,以防他再次碰到头。
 
    “什么不行啊?”孟山顺着他的话问。
 
    文轩也不知听没听见,傻愣愣地就往阳台冲。
 
    “卧槽!”也不知道是谁先脱口一句脏话,大家回神,连忙跟着他往阳台上跑。
 
    “快拦住他!这他妈是受了情伤要跳楼啊!”一群人吵吵闹闹,你拉手我抱腿的把文轩扒住。
 
    文轩身上挂了五个人,根本甩不掉,他无奈道:“你们放开我!”
 
    孟山抱着他的脖子:“放开个屁!你疯了吗!你还想跳楼!”
 
    文轩:“......我只是想去找她。”
 
    “我信你个屁!你他妈找人从阳台跳去找啊!”
 
    “......已经十一点过了,楼管锁大门了。”
 
    扒拉住文轩使劲儿使得满脸通红表情狰狞的几人足足缓了半分钟才缓过来,尴尬地放开他:“你个龟孙儿一句话不说就往外冲,谁能反应过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