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和乡下小姪女性故事,四根贯穿np



    老姜这才急了,急忙追上去,在陈馨准备关车门的时候,直接挤上去坐在了陈馨的身边。
 
    “老婆,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好了!”
 
    陈馨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老姜,不带任何情绪的说:“你确定知道错了。”
 
    老姜急忙点头,陈馨这才放弃了追究这件事,俩人一起回到了家里。
 
    客厅的桌子上还放着中午吃剩下的饭菜,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还没有散去的酒味。
 
    看到这一幕,陈馨的脸色就变了。
 
    老姜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还没有等到陈馨发脾气,就急忙对陈馨说:“老婆,你肯定累了,先回去休息吧,这里留给我,我马上就收拾。”
 
    陈馨有轻微的洁癖,见不得房间里乱糟糟的,之前老姜给疏忽了,现在才记起来。
 
    “行,你先收拾吧,我回去了!”
 
    陈馨也有些累,既然老姜提出要收拾,自己也没有必要找不痛快,丢下老姜就准备回自己房间。
 
    刚走了两步,就听到老姜嘀嘀咕咕的说:“这个老赵也真是,喝完酒也不收拾,真应该叫老赵过来收拾。”
 
    在听到老赵的名字那一刻,陈馨的脸色就变了。
 
    事情发生之后,她情急之下将老赵给刺伤了,因此也就没有敢将老赵对自己做的事情告诉老姜。
 
    现在听到老姜又要将老赵叫来收拾卫生,陈馨就急了,直接停下脚步转身对老姜说:“老姜,你给我记住,老赵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不要跟老赵来往!”
 
    老姜一听,顿时心里大惊,他跟老赵几十年的情,陈馨以前虽然不喜欢老赵,可也没有这么排斥呀,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老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老姜急忙问道。
 
    “没什么事情,那个老赵的酒品不好,喝醉酒了居然耍酒疯,我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男人,你以后要跟他接触我没有意见,但绝对不能让我看到……”
 
    老姜松了一口气,觉得陈馨有些大惊小怪,男人耍酒疯算什么事儿呀,陈馨怎么就见不得了?
 
    不过陈馨只是让他不要将老赵带回来,这一点老姜还是能够做到的,于是便痛快的答应了。
 
    陈馨确定老姜没有敷衍自己,便直接起身回到了卧室,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
 
    等到老姜收拾完回到卧室里的时候,便看到陈馨躺在床上,那白嫩的肌肤露在外面,精致的脸颊红扑扑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老姜下意识的有了感觉。
 
    几乎没有怎么犹豫,老姜就朝着陈馨扑了过去。
 
    “啊,你干什么,放开我……”
 
    陈馨顿时顿时尖叫起来了,老姜的动作太快,让陈馨想到了之前不好的记忆,强烈的反抗起来。
 
    陈馨的行为惊到了老姜,让老姜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吃惊地看着苍白着一张脸的陈馨,有些不解的问:“陈馨,你怎么了?”
 
    陈馨这个时候也彻底的醒过来了,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过激烈了,心里一急,急忙对老姜说:“你吓到我了!”
 
    老姜看陈馨的样子不似作假,也就没有多去计较,又再次扑了上来,这一次,陈馨没有反对,只是整个过程找不到一点感觉,甚至有些厌烦老姜的接近。
 
    “怎么了?你不喜欢吗?”
 
    老姜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陈馨的情绪,总觉得跟平时有些不同,可又有些说不出来究竟哪里不同。
 
    “不,没有,只是有点不舒服,想要休息一会儿!”
 
    陈馨知道老姜多疑,急忙敷衍着老姜,老姜再次看向陈馨,确定陈馨的脸色很不好看,便也没有多想,以为陈馨真的不舒服呢,舒服了之后,便温柔的帮陈馨擦拭干净,然后伺候着陈馨睡下了。
 
    接下来的几天,陈馨总是刻意跟老姜保持着一些距离,老姜都素了这么多天了,自然不愿意,可每一次老姜的接近,都能够让陈馨从心底厌烦。
 
    这种情绪的出现,不仅老姜觉得不对,就连陈馨也觉得有了问题。
 
    莫非自己因为老赵的关系,对男人产生了排斥?
 
    一想到这里,陈馨心里就一阵紧张,她是个正常的女人,要是真的这样了,那老姜还会一如既往的喜欢自己吗?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家,莫非真的就这么散了?
 
    “陈馨,你究竟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外面有了小白脸了,所以才不愿意我碰你?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给戴绿帽子,我特么就要了你的命。”
 
    接连几次之后,老姜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抓住陈馨的脖子,冲着陈馨大声的质问。
 
    陈馨紧张的摇着头说:“没有,怎么会呢,老姜,你胡说什么呢?”
 
    老姜却不愿意相信陈馨,冲着陈馨说:“既然没有野男人,那你告诉我,你最近的变化是因为什么?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原本热情似火的女人,突然变得如同冰块儿一般,老姜自然受不了。
 
    “对不起老姜,我最近情绪有些不好,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吧,你给我一点时间,我相信,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老姜不愿意跟陈馨争吵,尤其是此刻看到陈馨难受的样子,老姜心里也不好受,之前的那点想法也就没有了,直接一甩手就走了出去,去找老赵喝酒了。
 
    “咦,老赵,你的手怎么了?”
 
    刚见到老赵,老姜就将目光放在了老赵绑着纱布的手上。
 
    老赵心里一阵紧张,这几天他故意没有跟老姜联系,就是害怕陈馨将事情全部都告诉老姜,可现在看老姜的样子,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心里的那种纠结也就没有了。
 
    “嗨,快别说了,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被砸伤了,对了,你不在家里陪着弟妹,这个时候跑出来找我干什么?”
 
    老赵故意提到陈馨,就是想要看看老姜的反应。
 
    让老赵有些奇怪的是,老姜在听道到陈馨的时候,脸色果然变了,然后一拍桌子直接对老赵说:“老赵,咱俩是兄弟,我也没有什么不好跟你说的了,我怀疑,陈馨在外面有了人?”
 
    “噗……”
 
    老姜说这句话的时候,老赵刚好将半杯酒喝进去,听完之后,噗嗤一下直接吐出来了,然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