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性会越做越离不开对方吗,硬的快要爆炸了摸摸它



    低头打量了她一会儿,只见陆辰唇角一翘,低沉着声音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苏悦的脸涨得通红,随口胡诌了一口,“林希。”
 
    林希。
 
    这样看着这个女人,没想到还挺顺眼的,
 
    陆辰不是轻易被欲念支配的人,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存在太难得,难得到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占有欲。
 
    真想把她按在身下,一次又一次的占有。
 
    陆辰不禁想起昨夜,那柔软无骨似的身段,还有那令人沉醉的媚眼,特别那一声声娇喘,叫得那么娇脆软气,仅是想想,都像是一剂催情药。
 
    更令他意外的是这女人居然还是个雏儿,那些生涩的回应令他很难将她与那些妖艳贱货联想在一起,陆辰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主动进入自己的房间罢了。
 
    哦了,记得她昨晚进来房间里,可怜兮兮地向他求助过,说是外面有人在追捕她,还说若是自己被抓到了,就会死得很难看的。
 
    昨晚还在想她这个套路很老套,对她充满了不屑。
 
    但如今,看着这张脸,陆辰微眯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探究与打量,想着还印在床单上的那抹殷红,不禁把手上的力度放柔了些,继续追问一句:“你是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了?”
 
    谁知苏悦听到他这句话后,突然脑中激灵一下,立即想起了自己到酒店来的原因,她被林忠强算计了。
 
    可偏偏是她招惹了面前这个男人。
 
    吃了亏,也只能往肚子里吞。
 
    苏悦眼神黯沉下来,却咬着双唇,并不打算回答他,她推开他。“跟你没关系。”
 
    陆辰眯起眼睛,但陆辰一见她的动作,就忍不住嗤笑起来,“做都做了,现在说跟我没关系?”
 
    “你不要说话了!”苏悦捂住耳朵,可是才走了两步,她就一个趔趄,像被人扯住了尾巴,仰身往后倒去,一下子又重新跌入床上。
 
    这回只见陆辰那张俊脸,却换上一股痞笑,坏坏地看着她,“林希是吗?不带你这样的,半夜闯进我的房间,占了我的便宜,事后还这么拽,你说,我能轻易地放你走吗?”
 
    他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开始调戏她了,顿了一下,还倾身凑近过来,别有深意地道:“我是第一次,你得对我负责。”
 
    “可我也是第一次!”苏悦说不过他,气得炸毛。
 
    “哦,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陆辰半撑在她身上,笑得坦然。
 
    无赖至极!分明就是在套她的话!
 
    “你!”苏悦直想翻白眼,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突然眼珠一转,福至心灵地想到了什么,竟也学着他勾起唇角,眉梢一挑,想着电视剧上那些狐媚女勾人时的妩媚样,媚眼带笑起来,还故意把声音变得黏腻腻的,“小哥哥,这都什么时代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玩玩就好,怎么还当真了?还有,你确定要我一个从事特殊职业的人对你负责任吗?太可惜了,你长得是挺俊,可是我往后一个月的夜晚都有约,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了!”
 
    闻言,陆辰神情一顿,随即眯起双眼,危险地打量她,声音也沉下几度,“你说什么?”
 
    苏悦被他盯得心里一紧,但还是面色如常的编了下去,她啧啧的感叹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们这种男人就喜欢清纯点的,装个样子,竟然还真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