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他的炙热在身体里不肯出来,为啥一进入女人就老实了



    “膜也是补的,怎么样?挺像是一回事吧。”苏悦眨了眨眼睛。
 
    陆辰抿着薄唇,神情微凛。
 
    而趁他愣神之际,苏悦已经侧身顺利地从他的压制之下溜了出来,顺便还抓起了落在地上的衣服,快速地闪身过了浴室里。
 
    苏悦直到进了浴室,把门一关,就像被抽干了力气,浑身酸软又疼痛地靠在门上,她想哭,可是又不想就这么被现实打倒。没事的,她不亏,她平复了好一会气,才开始穿衣服。
 
    等她从浴室出来后,就见陆辰身上的衬衫松松垮垮的套着,纽扣还没完全系上,露出健硕的胸膛,头发凌乱,那吊儿郎当的痞子样,让苏悦看了就发怵,她想从陆辰边上绕过去,但他似乎正在等着她。
 
    见到苏悦出来,便长腿一抬,把她拦在了门口,陆辰沉着俊脸,“最好别让我再遇见你。”
 
    好在苏悦在走出浴室前,已经重新调整好一脸的笑意,见他看过来,立即媚笑着道:“哎呀,放心好了,以后我们都不会再有任何瓜葛的。”
 
    “滚……”陆辰不愿再多说话,眼神也渐渐变得冷冽。
 
    苏悦反倒心里一松。
 
    苏悦瞥见凌乱的床单之下,露出了一个黑色皮夹的一角,顿时又计上心来。
 
    只见她快步走到床边,弯身把皮夹抽出来,然后顶着陆辰瞬间冷冽到能杀死人的眼神之下,硬着头皮从皮夹里抽出两张钱币。她随手一扬,笑道:“合作愉快哟。”
 
    “???”
 
    陆辰带着一脸的震怒,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女人一脸媚笑地打开了房门,临走时还差点被脚下的高跟鞋拌倒,踉跄地扶着门框,甚至还回头又对他笑了一下。
 
    陆辰不由得转身,神色复杂地看着遗留在床单上的那抹殷红。他简直是低估了现在女人的花花手段!
 
    “靠!”
 
    ——
 
    医院。
 
    苏悦足足请了两天假,原本以为两天的时间,能够恢复不少,可是当她起床走路的时候,私密处还是隐隐作痛。
 
    过了一天后,苏悦尴尬地坐在妇科诊室里,满脸能红地听着医生的诊断。
 
    “咳!不用太担心,不是什么糟糕的情况。你身子并无大碍,只是第一次就不知节制,阴道撕裂。这几天必须得注意,不能太放纵了,呃,这里给你开些消炎药还有外用的药膏,用法看说明书就行,你回去多休息几天,就会没事了。”
 
    苏悦就更加无地自容了,恨不得就此挖个地洞,遁走算了。
 
    拿了药,苏悦就迫不及待地要离开,匆忙间也一时也没怎么注意看路,在转弯时差点就撞到了人。
 
    苏悦连忙弯身道歉,“对不起,不好意思了!”
 
    “没事,你也没真撞到我,医院人多,你小心点。”一道礼貌的女声回应了。
 
    苏悦忙连声说是,准备继续走,但无意间抬眼,却一下子又愣住了,脱口道:“怎么是你?”
 
    苏悦皱了皱眉,心底大呼自己真是倒霉催的,来个医院怎么还能撞见这男人了?
 
    但想着自己来医院的原因,她又立即气不打一处来,顿时怒瞪了他一眼。
 
    没错,来人正是陆辰,
 
    陆辰穿着笔挺的西装,英姿飒爽,看上去人模人样的。此时他正扶着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孕妇,站在苏悦面前,而那孕妇正是刚刚苏悦差点撞到的人。
 
    “怎么,你们认识?”那孕妇来回看了两人一眼,狐疑地问道。
 
    “不认识。”陆辰声音淡漠。
 
    “谁认识他了?”
 
    又是一阵异口同声的回答。
 
    这回苏悦直接翻了个白眼,心想着,这男人都有老婆了,而且老婆还大着个肚子,眼看快要生的模样了,居然还说出要人家对他负责的话,也不想想他都背着自己老婆做了些什么事?
 
    渣男!肯定是渣男!
 
    再联想起自己身上这么久还没消退的刺痛感,还害得她请了两天的假,特意往医院跑一趟,还得承受住医生那打量的眼神,苏悦简直要原地爆炸,将这男人彻头彻尾地轰炸个遍。
 
    苏悦瞪了他一眼,一句话不说就气呼呼地走了。
 
    陆辰:“……”
 
    看着快速逃离的身影,陆辰皱着眉头,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情愫,总觉得不对劲。
 
    “你们这叫不认识?”他身边的孕妇好奇了又追问他。
 
    陆辰却突然烦躁了起来,“孕妇安心养胎,少管闲事。”
 
    “哦。”妹妹摸了摸肚子,哦了一声,又像不经意地道:“哥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找个女人成家了。”
 
    “呵,你这是在替我发愁么?”陆辰愣了一下,立即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道,“我跟那种不知羞耻的女人,不可能!”
 
    看样子,哥哥真的生气了。妹妹看了他一眼,真是这样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