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洗碗时老公从后面进,手指慢慢推入冰块



    苏悦还想拒绝,但见陆辰说着已经往房门外走去,只得把到嘴的话咽回去。
 
    下楼梯的时候,陆辰走在前面,苏悦落后,却总觉得陆辰下楼梯时的步子有些别扭,后背僵直着,虽然步子不紧不慢,但总觉得他是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
 
    苏悦真的很想问他到底伤在哪了,但又敢他立即转过身来,再次上演一次解扣子的过程,眼看就快要走到一楼了,不时有佣人走动,让人误会了怎么办?
 
    她只能忍住了,放慢了腿步,缓缓跟着走下来。
 
    一楼没见到陆羽的身影,正好管家从厨房里走出来,陆辰对她道:“珍姨,安排辆车送苏老师回家去!还有陆羽呢?让他过来,跟老师道别一下。”
 
    管家珍姨见了陆辰像似吓了一跳,想说什么,但见陆辰的暗示,又忍住了,转而不悦地看了苏悦一眼,应声去了。
 
    苏悦张了张嘴,想拒绝他安排车的,见此,一时不又不敢出声了,生怕惹得管家对她更有意见。
 
    转过眼见陆辰在看她,有点窘迫,下意识道:“那,谢谢陆先生了,再见。”
 
    陆辰只嗯一声,依然盯着她。
 
    苏悦不敢再多待了,连忙往大门外走去,但快走到门口时,她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陆辰道:“陆先生,等你休息好了,我一定会请你吃饭的,希望能跟你预约到。”
 
    陆辰一直看着苏悦坐上车,直到车子开走后,他才收回眼神。
 
    回身之际,立即蹙起眉头,弯身扶住了门框,猛地咳嗽了几声,脸色瞬间惨白起来。
 
    “哎呀,辰少爷,你这是怎么了?”珍姨刚叫陆羽下楼来,就听到他的咳嗽声,连忙跑了过来。
 
    陆辰摆了摆手,咬着牙问道:“陆羽呢?”
 
    “他说有事忙着,让我代他跟老师说声再见。”珍姨边跑边回答。
 
    “算了,别理他了,你扶我过去。”
 
    不用他说,珍姨跑过来后就已经一把扶住了他,并埋怨道,“辰少爷,你干嘛下楼来?看吧,这样硬撑的后果是什么?”
 
    以听陆辰咳了两声,珍姨还想再说,但被陆辰率先打断了,“别说了,我伤口可能裂开了,你帮我看看。”
 
    听到伤口裂开几个字,珍姨果然不再啰嗦了,连忙紧张地将陆辰扶到沙发上坐下来,等陆辰把上衣脱了,立即就惊恐地见到他缠满了纱布了后背,此刻已经渗染了大片的血红然,以肉眼所见,血色还在渐渐地晕染,可见伤口何止是裂开了,且渗血得厉害,简直触目惊心的。
 
    珍姨吓得声音都抖了起来,“我……我……我去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等等,珍姨。”陆辰却叫住了她,“等医生过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还是你先帮我处理一下吧,好歹能止血就行。”
 
    珍姨知道他若坚持的话,任何人也改变不了,只得深吸口气,急忙转身去把家庭医疗箱拿过来。
 
    当她拿着剪刀,小心翼翼地剪着那些严重染血的绷带,忍不住眼圈了红,又埋怨起来,“辰少爷,刚来家里的那个女人,你是不是就是因为帮她,得罪了人才会被老爷惩罚的?你也真是的,从未见你跟哪个女人亲近过,还同意让她进了你的房间!唉,什么女人不好,偏偏惹上个多事的。”
 
    “珍姨,她是陆羽的老师,不是什么多事的女人。”陆辰忍着后背的疼痛,纠正了珍姨的话。
 
    珍姨撇嘴,“你还帮她说话,那意思就是因为她了。”
 
    陆辰无奈,“别说了,快点把药换了,我一会还要出门。”
 
    珍姨一听,立即大惊,“这个样子了,你还要出门?辰少爷,你疯了吗!”
 
    陆辰不想跟她讨论这个问题,摆摆手,蹙着眉示意她动作快点。
 
    见他的神色,珍姨也见好就收,不敢再啰嗦了,可当把所有的绷带与纱布拆开后,露出整个后背皮开肉绽的鞭痕时,珍姨还是忍不住倒抽了口气。
 
    红着眼硬着声音又埋怨了起来:“你刚刚真该给那女人看看这伤口,让她也刺激一下,凭什么你救了她,最后还得受这罪,她却什么事也不知道。”
 
    这回陆辰没再出声打断她,紧闭着双眼,脸色惨白一片,连双唇也毫无血色的,看样子就知道这到底有多疼,额头都冒出一层冷汗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