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疯狂揉小核到失禁,为什么越往里面顶越舒服



    在父母去世之前父亲从不让她碰公司上的事,只是让她一心一意去做她喜欢的事,后来她就成为了音乐老师,工资虽然不高但是是她喜欢的工作。
 
    再后来父母出车祸去世了,弟弟也进了医院,一夜之间她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都市的夜晚炫彩夺目,不同颜色的霓虹灯碰撞在一起织绘成一副彩色的画卷,苏悦依靠在办公室的窗注视着这个她生活二十多年城市的夜景,突然觉得疲惫极了。
 
    那天大厅的事情解决后公司又恢复到平时的状态,尽管苏悦尽力去做每一件自己可以做的事,联系公司以前的合作人,父亲生前的好友,但结果不尽人意,大部分的人在了解苏氏集团的状况后选择立马断绝了之前的来往,但也有几位父亲的挚友选择出手相救,公司才勉勉强强一直撑到了现在。也不知道那位后妈是听了什么风声,竟松口同意让苏悦入职,帮着管理公司的事物。
 
    是否跟陆辰有关,苏悦不敢深想,自从遇到那个男人之后,她的生活似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当苏悦回到椅子上闭上眼睛准备小眯一会在继续看文件时,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苏悦的想法。
 
    “苏小姐。”是来送文件的秘书。
 
    “进来吧。”苏悦揉了揉眼睛,因为长期的熬夜,苏悦的眼角已经微微泛红,眼睛里也透着明显的疲惫。
 
    “辛苦啦。”苏悦对着来人笑了笑,接过了秘书手中的文件。“你快回去休息吧。”
 
    “好的,除了文件之外还有一封不知名的信,也一起拿给您了。”秘书回答道,看着苏悦的疲惫却又强打起精神的脸又忍不住嘱咐道:“苏小姐也早点休息。”
 
    “好,我知道啦,你快回去休息吧。”
 
    秘书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一时间空间恢复到了原来的寂静。
 
    苏悦看着新送来的文件叹了口气,随后还是认命般地拿起文件准备继续看,但下一秒又停住了动作。她想起刚刚秘书说的话,伸手翻了翻文件,看到一封没有署名的信封。
 
    信封很厚,看来里面装的东西也不少。苏悦略微思索了一下,还是打开了信封。
 
    意料之外的是,信封里厚厚的一沓东西竟然是照片。
 
    苏悦把照片拿出来,下一秒便愣住。
 
    照片里的主人公就是她和陆辰。
 
    有公司出事那天早上陆辰送她去医院的画面,也有进公司时陆辰拉着她的手的画面,还有陆辰靠近她,从照片上看两人仿佛已经亲在了一起的画面。
 
    呵,威胁她?
 
    那天在医院里,那个趾高气昂女人的面孔马上出现在苏悦的脑海里,对方带刺的话和不屑的表情让苏悦这么久也无法忘记。
 
    苏悦拿着照片的手不知不觉中也用上了力气,她深呼出一口气,随后又放下照片闭着眼睛向后靠去。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和陆辰在有什么来往了。
 
    至于那三十万,她会想办法还上的。
 
    办公桌上文件和照片铺满了一桌,照片上的两人就像普通的情侣一般,但苏悦心里明白事实并不是这样,她和陆辰,是什么关系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
 
    平复了心情,苏悦睁开眼坐直身体打算先把剩下的文件看了,整理照片的时候从里面不小心掉出一张照片来。
 
    苏悦拿起纸条看到内容的一瞬间抿紧了双唇。
 
    [明天中午两点,上和咖啡馆。]
 
    不用想也知道是陆辰的未婚妻写的,苏悦拿起纸条在眼前晃了晃,陆辰面无表情时候的样子,抱着她一脸疲惫的样子还有调笑时候的样子突然一一闪过她的脑海。
 
    她也是时候该把这件事解释一下了。
 
    下了决定,苏悦把纸条和照片装回信封里拉开抽屉放了进去。她看了看铺满桌面的文件,尝试再一次把注意力放到文件上,可是没多久,陆辰的脸,信封的内容和未婚妻的说不断出现在她脑中,苏悦叹了口气,放弃了继续看文件的想法,整理收拾收拾准备先回家休息。
 
    这个点公司基本没有什么人了,苏悦踩着高跟鞋坐进电梯,在出电梯后却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陆辰?”
 
    这个时间点他在这里干什么?
 
    苏悦疑惑的同时感到了一些不自在,于是走到陆辰面前时没有看他,眼睛正四处乱扫时看到陆辰手中的东西不禁停下了视线。
 
    “我来还这个。”陆辰平淡地说道,拿起手中的保温杯晃了晃。“手艺不错。”
 
    是来还保温杯的啊……
 
    陆辰这种富贵少爷,对女人,恐怕都是玩一票的兴致吧。已经有了未婚妻,却还来招惹她,当她是好玩的么?
 
    陆辰见到她的笑容挑了挑眉,往前走就几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怎么了?”陆辰看到对方在他靠近时下意识退后的举动,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疑惑地问道。
 
    “没,没事,谢谢你。”
 
    苏悦挤出笑容有些尴尬地摆了摆手,接过陆辰手中的保温杯后便又往后退了退,和陆辰保持了一段距离。
 
    “……”陆辰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上前打算拉着苏悦的手往外走,没想到却被苏悦再一次躲开了。
 
    “你看现在也不早了,我也先回去了。还有,陆总,我想我们以后还是少接触的好,免得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你说是么?”
 
    苏悦有些勉强地笑了一下,便转身自己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落在身后的陆辰脸色宛如铺着一层薄冰,他注视着苏悦离开的背影,眼底暗了暗。
 
    秋天晚上吹过的风带着寒意,只穿了一件单薄外套了苏悦缩了缩肩膀,打算快点打车回家,下一秒一件宽大带着暖意的外套便落到了她的肩膀上。
 
    “穿着,我送你回去。”这次陆辰没有给苏悦拒绝的时间,手上微微用力有些强硬地拉住苏悦往车所在的位置走去。
 
    苏悦下意识想要拒绝,但她感觉到面前的人好像生气了,宽厚的背影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
 
    苏悦张了张嘴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是沉默地任由陆辰拉着她走。
 
    上车后两人默默无言,苏悦抱着手臂轻靠在后座椅上,注视着车窗外渐渐远离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辰也没有说话,只是把空调的暖气开大了一些,随后放起了节奏比较慢且旋律柔和的歌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