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邻居的夫妇交换完整版,绝色美艳尤物胯下娇吟



    李婉婷从房间里跑出来的时候,钟迟意正一棵松似的站在隔壁的门口。
 
    半掩着的门看不清里面的状况,但是这绝色少年到是浑身穿戴整齐得当,单单眸色清浅的站在那里,一副绝世独立的模样。
 
    一位领班领着两个保镖闻风而来,领班一把推开钟迟意的单薄胸膛,之后凶神恶煞的表情很快换上一副狗腿的笑容来,伸手就要拧开房间的门。
 
    嘴里还不忘赔罪着叫:“顾小姐,请问我们这个新来的愣头青哪里让您不满意了,我让他给您道歉下跪,任打任骂。”
 
    可是他手刚触到门把手,旁边被推开的钟迟意又闪了过来,一把攥住他欲动的手腕,竟然生生止住了他的动作。
 
    领班姓张,在会所算是老资历,本来就对这个有特殊待遇的新人满腹牢骚,此刻见他惹怒客人还敢冒犯自己,身手就要往他头上打,嘴里还念着:“你他妈干什么?”
 
    钟迟意眼睛都没眨一下,更是没有躲闪,就这么死死的攥着他的手,指节发白,冷冷的开口回答:“客人在穿衣,你还是等一下。”
 
    领班皱眉楞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从后面扑过来的李婉婷推开了。
 
    李婉婷刚才只能瞥见钟迟意的侧脸,可是绕到这边来竟然看到他额头上一块血淋淋的伤口,正狰狞着向外翻涌着血肉。
 
    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本来心里有鬼,这下子不用想也知道这伤口是出自谁的手,没成想巫山云雨没有成佳话,到时把人家小少年的脸破了相!
 
    连忙想去撩一下他的额发查看伤情,嘴里还念叨着:“这这这,这是她打的?”
 
    “去,去医院吧你还是先?”
 
    钟迟意见到李婉婷后松开了门把手,不着痕迹的往后躲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门内的方向,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剩下领班和两个保镖在身后大眼瞪小眼的你看我我看你。
 
    心想:这兔崽子胆子也太大了?说走就走?致顾客于何地?
 
    门内的顾杉好歹将衣服整整齐齐的套在了身上,手里还紧紧握着刚才用来制裁钟迟意的水晶杯。
 
    厚实的切面水晶上已经沾染了不少血色,她眯着眼睛捂紧了自己的身子一下子将门扯开。
 
    外面的李婉婷再一次差点儿载进她怀里,而顾杉这次开不出玩笑来了,眉眼都是锋利的凛风,用杯子直指着李婉婷后面的工作人员质问:“你们这是什么按摩店?让男技师给脱光了的女顾客按摩,我今天跟你们没完。”
 
    说着,她抽出自己的手机,一面按下110的号码,一面狐疑的看了看一脸惊慌的李婉婷放缓了声音问:“你那屋的技师没把你怎么样吧?”
 
    “哎?李小姐?”后面的领班探头探脑的扒拉着李婉婷。
 
    李婉婷直接一把按下顾杉的手机,随后躲过她手里的水晶杯,扔了个老远,小声叫着:“你还报警?你把好端端的人开了瓢,还敢拿着凶器报警?”
 
    顾杉瞪圆了眼睛,很快怒目而视,“好端端的人?他就是个强奸未遂的犯罪嫌疑人!我正当防卫,我开他瓢是轻的!我要是有刀!”
 
    “唔唔。”顾杉还没说完,就被李婉婷捂住了口鼻,随后将她拖回了房间,死死的将门锁上。
 
    外面的三人再度陷入不明就里的狐疑中,末了还是一旁聪明一点儿的保镖怼了怼领班的后腰道:“那个,我看还是先给老板娘打个电话吧,这事儿怕是要闹大啊。”
 
    半小时过后,门再度打开,李婉婷走在前面,顾杉跟在后面。
 
    门外的领班趁着头往里看,可是除了普通的按摩用具之外,甚至按摩床上的布料都没有什么褶皱,而刚刚那只沾了血的水晶杯早就完好的重新回到了桌子上,连血渍都不见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被人清理干净。
 
    女老板摇曳生姿的从走廊处迎了过来,身上吊带裙镶着亮片,仿佛一只活灵活现的美人鱼。
 
    一见到李婉婷便笑眯眯的弯着眼睛小跑过来打招呼:“呀,李总。好久不见呀,上次还我家那死鬼在哈城出差,还幸亏你一个电话给他开了个房间,不然这傻货在冰展期哪能订到附近的酒店呀。”
 
    李婉婷眉眼跳了两下,对会所的女老板也有几分忌惮,谁不知道她爱财如命,动了她的人就好像是动了她的命,何况还是那么好的一张脸……
 
    没等李婉婷开口,女老板又再度飘到顾杉身旁,又是夸她生的美,又是夸她有气质,随后轻飘飘的问了一句:“李总您看,咱们新来的男技师是怎么惹到您朋友了,吵着要报警,把人头都打破啦?”
 
    “报警估计不成,我这儿来来往往谁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李小姐不会是巴巴等我关门大吉吧?”
 
    女老板说到后面,已经有些不是味儿了,眉眼吊着露出一点凶光。
 
    李婉婷清了清嗓子,有些理亏,随后很快扯着顾杉做挡箭牌道:“误会误会,你看我朋友喜欢玩儿点儿重口的,结果两个人的安全口令没定好,那小鲜肉喊了停,我朋友还以为他正上头,结果就玩儿脱了,没事儿没事儿,报什么警呢。我朋友还说了,得补偿那小帅哥的误工费呢。”
 
    李婉婷说着不停的扣着顾杉的手心,暗示她给表个态,结果顾杉一张脸越听越红,气的直接干脆拂袖而去,像只暴走的恐龙冲出了会所,在门外板着一张脸拦了辆车直接钻了进去。
 
    只剩下李婉婷一脸尴尬的打哈哈:“哎呀,害羞了害羞了。”
 
    说着心痛的抽出自己包里的卡道:“误工费和医药费,你看着刷吧。”
 
    夜里冷风幽幽,少年的脚步走的沉稳,在偏僻的胡同里发出沙沙的响声。
 
    钟迟意拿不准自己刚收到的三千块是不是会因为这场意外被扣掉,亦或是之后很快会接到被辞退的通知,两万元的现今他此时此刻拿不出来,所以硬是走了一公里舍近求远的回到了南校区。
 
    蓟城大学医务处今晚只有一个值班的小护士,反锁的大门被敲响时她还在暖气旁边打着瞌睡,满面不耐烦的叫着:“谁啊这么晚。”
 
    一扯开门抬头仰视,很快惊叫了一声。
 
    钟迟意只觉得刺耳,但仍然弯了弯腰礼貌的问:“你好,现在还能包扎伤口吗?我……”
 
    谁知小护士一张起床气的脸很快被他这张脸给消融了,换上一脸急色扯着他的袖口就拉他进了室内,将他安置在暖气旁边的凳子上后,一面快速的从柜子里拿出消毒用品,一面转头小声问:“钟同学吧?怎么搞成这样子,你跟人打架啦?”
 
    钟迟意不记得这小护士,可是这小护士却在去年献爱心的大巴车上一眼记住了这样亮眼的男学生,甚至跟学校里的小迷妹们一起,偷偷关注着他的消息。
 
    见他摇头,又可惜的咂舌,帮他熟练的处理伤口后用医用针挑起一根美容线开始缝合。
 
    钟迟意目光低垂,不知道怎么刚才那女人冷冷的态度又浮现在他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