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女人与大黄拘交小说



    钟迟意目光低垂,不知道怎么刚才那女人冷冷的态度又浮现在他眼前。
 
    分明捂着胸口的手都在抖,可是另一只捏起水晶杯的手却镇定万分,一个弧线挥在他额头上,甚至来不及躲闪。
 
    稳,准,狠。
 
    之后还字正腔圆的骂着:“变态,滚出去!”
 
    钟迟意生平第一次被人骂做变态,还被打伤了头,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得了脑震荡的后遗症,思索起女人的强装镇定的眼神时却只想发笑,明明怕得要命,却强装气场全开。
 
    痒意仿佛在心里种下了丝丝麻麻的种子,忍不住微微卷起唇角。
 
    引得小护士连连去看他的眉眼。
 
    缝合好了伤口,小护士在电脑系统上正日八经的输入着他的病灶和信息,偷偷将他的电话号码廖记于心。
 
    “四百块。”小手比划出四个手指,有些俏皮的补充:“五块材料费就不收你了。”
 
    钟迟意因为这清脆的声音顿了一下掏钱包的过程,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了看小护士的脸,真诚的问:“处理这点儿伤口需要四百块吗?”
 
    小护士仿佛心口受伤般捂住胸口,之后瞪圆了眼睛解释:“美容线一根可就要四百块的呀,你这么好一张脸,难道要缝那种黑粗的棉线?到时候留了疤痕可就全完了。”
 
    “这跟美容线还不一定要不要以后做疤痕修复手术呢,已经很便宜啦。”
 
    “我可是为你好呀。”
 
    小护士连珠炮似的突突说,钟迟意又觉得头疼了,连忙付了钱躲出了医疗室。
 
    可是接着月光看了看钱包里所剩无几的现金,心下又是一片沉寂。
 
    始作俑者当然不知道被害人的可怜处境,一回到李婉婷家的楼下,顾杉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她家的钥匙。
 
    按门铃又怕饶了邻里的休息,干脆一屁股坐在门廊下面的石墩子上发呆。
 
    李婉婷那几句放松放松,有什么大不了,难道要守寡的话还在她耳边绕梁三尺,气得她像只皮球一样很快鼓起了腮。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是这样!
 
    想到自己在那个年轻技师面前失态,和今晚在中餐厅听到同事们对她的评价,她越想越气,越想越闷,结合其梦里傅青跟她讲过的话,潜意识的神经都在隐隐作祟,恨不得现在就把李婉婷抓回来胖揍一顿。
 
    脚上的鞋子碾着门口的一只石子,哈着白气,愤愤的来回揉搓。
 
    好在李婉婷有点儿良心,在她被冻死的前一秒终于开着跑车姗姗来迟,下车的时候来拎出来两盒子热气腾腾的小馄饨,拉不下脸子,用鼻孔看人,踢了踢她的腿道:“跑那么快干嘛?不知道自己没钥匙?”顾杉“腾”的一下从石墩子上站起来,李婉婷吓了一跳,连忙帮她刷了门卡。
 
    一言不发的“蹭蹭蹭”的往楼上跑,凌乱的头发丝儿仿佛都在叫嚣着自己生气了。
 
    李婉婷哭笑不得的在后面跟着,这栋楼的亏是六层三户的复式,不然要让她这么跑还不得累的气绝身亡。
 
    门一开顾杉踢了鞋子扭头就往自己次卧走,人虽然离开了傅青,可是被宠坏的脾气一点儿都没改。
 
    李婉婷在后面也由不得她这个性子,“啪”的一声将小馄饨扔在饭桌上,扯着脖子就叫:“顾杉!你给我站住!”
 
    “你知道今天你打破了人家的头,我花了多少钱赔?你还跟我吊着脸子,我还不是替你着想?你跑什么跑!”
 
    顾杉本来就是打破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寄人篱下并不想和李婉婷大吵特吵,可是被逼着上了头,火爆的脾气一点就着。
 
    她回过身子来已经是紧紧握着两只拳头,隔着空荡荡的客厅冷冷的笑:“你替我着想?我现在这个情况你带我去那种地方找服务?你到底什么居心?”
 
    “怎么,还是你和我办公室里那两个狗男女一样,觉得我死了丈夫就得放纵声色,离了男人就会死?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和傅温有一腿?觉得我是个娼妇?”
 
    李婉婷听了这话几乎将两只眼睛瞪了出来,她自然不知道顾杉在聚会上经历了什么,可是如今听着她话里话外全是刺,一下子捡起沙发上的抱枕用尽全力灌过去,砸了她的脑袋还不解恨,又指着鼻子骂:“我操,顾杉!你再说一遍。你骂谁是狗男女,你说谁是个娼妇?!”
 
    “我还当你这么多年把我当朋友,闹了半天你和他们一样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你滚,现在就从我家滚出去。”
 
    顾杉被她打得摇晃了一下,像只斗犬,干脆捡起地上的抱枕重新砸回她胸口。
 
    从前两个人在一块儿的时候就是这样,论嘴皮子她拼不过李婉婷,更没法像个泼妇似的高声叫骂,板着脸当即带着哭腔说:“滚就滚!破地方,谁稀罕!”
 
    说着人就要去二楼拖自己的行李。
 
    李婉婷心里也憋闷的厉害,本来是想成人之美,谁知道话赶话就吵成了一锅粥,她当然心疼顾杉,但向来没有和任何朋友情人长久的相处过,更不怎么会道歉服软,但是一听她声音不对,整个人又软了下来。
 
    拼尽全力跑过去拦着她的身子,又气哼哼的说:“滚之前话也得先说清楚,我是给你点了个鸭子,可是人家技师本来也就是不卖的。再说,你一进去就呆了大半个小时,我以为你半推半就的同意人家的服务了。谁知道水到渠成了,你又说人家强奸未遂,这什么道理?!”
 
    “你说你是不是不讲理?你还打坏人家的脸,人家那可是老天爷赏脸吃饭,毁了容,人家怎么赚钱?”
 
    顾杉扳着一张脸瞪她,听后气场也弱了下来,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了一句:“我睡着了,根本就不知道给我按摩的是个男技师,我要是知道,我还能脱衣服吗?我疯了?”
 
    “谁,谁不讲道理?谁让他一声不吭的不解释?”
 
    李婉婷闻言点点头,之后突然灵光一闪,又惊叫了一声,一双手紧紧的扶着她的肩膀,指甲都戳进她的肉里,“你睡着了?没有安眠药,喝了点儿酒你就睡着了?”
 
    顾杉一愣,到是把这件事儿忘了,她脸色又重新垮下来,再度抬头时脸上也没有了气色,呆呆的颦眉问:“是啊,我怎么给睡着了?”
 
    “而且,还睡得挺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