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男主把女主的衣服扒了漫画,做完还要放在里面小说



    “赵总,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赵总看了一眼李芳,李芳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虽然不是什么高端品牌,可因为底子好,硬是让她穿出了大牌的感觉。
 
    死胖子明显不死心,眼珠子咕噜一转,难看的脸色也有了好转。
 
    “没事的,说起来我也有错,都是我一时冲动鬼迷心窍,我这也算罪有应得吧!”
 
    赵总这么说,反而让李芳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乖巧的站在姐夫的身后不敢再说什么。
 
    “赵总,既然都是误会,您看,我们的合作!”
 
    陈磊趁机问道,李芳看到他的拳头攥起,明显有些紧张,李芳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合作的事情,等我恢复了再说吧,对了,麻烦苏小姐帮我倒杯水吧!”
 
    赵总躺在床上,指着不远处的饮水机对李芳说。
 
    李芳觉得倒水没有什么,便急忙跑过去给赵总倒水。
 
    “怎么回事,赵总您住院也没有人伺候?”
 
    陈磊不解的问道,其实这也是李芳想要问的,毕竟,被人当成佣人没有关系,可这个人是自己讨厌的人就不一样了。
 
    “保姆出去买东西了,所以才麻烦苏小姐呢!”
 
    赵总很规矩的接过李芳递给他的水,一口气喝完后将杯子又递给了李芳,李芳很认命的去放杯子了。
 
    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陈磊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公司有事需要他马上回去,陈磊顿时有些为难了。
 
    “要不小芳,你留下来照顾照顾赵总?”
 
    李芳愣住了,她有些不情愿。
 
    可看到姐夫央求的目光,然后又想到姓赵的现在住院,看起来挺虚弱的,想要动手动脚应该不可能,终于不忍心让姐夫为难,便答应了下来。
 
    “等赵总的佣人回来你就回来,小心一点!”
 
    陈磊又叮嘱了一番李芳,最后那句小心一点说的意味深长,李芳总觉得姐夫是嫌她给他惹事了,心里一阵难过,发誓要做好这次姐夫jiāo给她的工作。
 
    陈磊离开后,房间里就剩下李芳跟姓赵的了,之前陈磊在的时候姓赵的还挺规矩的,现在陈磊离开了,姓赵的立马就变了脸,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李芳,让李芳很不舒服。
 
    “赵总,您要不要再喝点水?”
 
    李芳小心的问道,只是想要打破尴尬。
 
    “好呀!”
 
    李芳愣了一下,然后便去倒水,水端来之后,姓赵的并没有立马接过来,而是让李芳扶他起来。
 
    此刻,赵总躺在床上,想要喝水的话的确需要坐起来,可一想到扶他起来的时候要肢体接触,李芳就有些反感。
 
    “难道你是想让我叫你姐夫回来扶我吗?”
 
    姓赵的等不到李芳过来,脸色立马就变了。
 
    刚才他的确是陈磊扶起来的,李芳无话可说,先别说陈磊公司有事,就算是没事,她也不可能让姐夫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赶来医院。
 
    “我扶您吧!”
 
    李芳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将手拖住赵总的后脑勺,另外一只手放在他的前面,一弯腰便开始用力。
 
    夏天的衣服领口普遍比较大,而且也没有穿太多的衣服,这一弯腰,那xiōng前的部位就被姓赵的看到了。
 
    李芳强忍住才没有将手松开,好容易才将死沉的赵总扶得坐起来。
 
    “赵总,您喝水!”
 
    李芳实在是忍受不了姓赵的那猥琐的目光,只能借着递水的机会提醒着他。
 
    “老陈可真是有福气,有这么漂亮的小姨子,身材又好,皮肤也白,嫩的跟一朵花儿似的,要是你能在我身边的话,你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可劲儿的疼你。”
 
    听着赵总那ròu麻的话,李芳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了,只等着他接过水然后逃离,可却没有想到,赵总居然没有接水,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这下好了,满满一杯的水就倒在了赵总的裆部。
 
    “啊,烫死我了!”
 
    赵总突然叫了起来,嘴上虽然在干嚎,眼里却带着jiān计得逞的笑意。
 
    “对不起赵总,我这就给您擦干净!”
 
    李芳急了,也是一阵慌乱,找来了毛巾就要帮着赵总擦。
 
    “别擦了,赶紧帮我看看有没有烫伤……”
 
    犹豫了,那个部位要怎么看?
 
    而且李芳清楚,刚才的水只是有点热而已,至于烫伤根本就不可能,姓赵的之所以这么要求,只是为了占便宜。
 
    “赵总,要不我帮你叫医生把!”
 
    李芳的目光冷了下来,一副毫不妥协的样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芳,你别忘了你姐夫的合同,还有,我这里受伤都是你的原因,我要是直接报警的话,你知道你这属于什么吗?”
 
    李芳变得紧张起来,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可他说的也对,要是真的报警的话,李芳指不定要怎么赔偿呢。
 
    “你不能这么做,我不是故意的!”
 
    李芳变得慌乱起来,如小鹿似的目光来回闪烁,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可以呀,那就乖乖过来帮我查看,看有没有被烫伤!”
 
    姓赵的这是吃定李芳了,在他觉得,李芳肯定会妥协。
 
    李芳纠结之下,终于还是忍着不适走了过来,不管是姐夫的合同,还是报警,都不适她能够承担的。
 
    她有些后悔听姐夫话留在这里了,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将我的裤子脱了!”
 
    李芳猛地抬头,愤怒的目光中喊着屈辱的泪珠,却在姓赵的不屈不挠的神色中再次妥协了下来。
 
    “怎么,不愿意?有没有烫伤隔着裤子能看出来?你也不用觉得委屈,我现在只是一个病人,你当自己是医生就行了。”
 
    李芳只能用这种借口说服着自己,闭着眼睛将赵总的裤子脱下来,尤其是当她的手触碰到那里的时候,姓赵的发出那种xìngfèn的笑声,更让李芳觉得羞耻。
 
    “你就这么闭着眼睛检查?”
 
    姓赵的不满意李芳敷衍的行为,又开始发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