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歹徙给警花注射强烈催乳记,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



    “陈总,怎么会是你?”
 
    陈磊冷笑,忽略那个胖女人诧异的神色,不屑的说:“怎么,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了?还是说我的身份配不上这里?”
 
    “你是谁呀?”
 
    胖女人有些不耐烦了,嚣张跋扈的瞪着陈磊,显然对陈磊打搅了他们的用餐有些生气。
 
    “闭嘴!”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突然bào发,冲着那个女人大声呵斥。
 
    “吆喝,长本事了是吗,连老娘都敢凶了?”
 
    女人一边说,一边强势上前,说话的语气也很不屑,看起来平时也是这样欺负男人的。
 
    可这一次,女人似乎想错了。
 
    那个男人在女人站起来的同时,冲着那个女人就是一个耳光。
 
    啪!
 
    “你知道他是谁吗?我承包的活全部都是陈总给的,你这败家娘么,我看你以后的好日子是不是不想过了?”
 
    女人原本还准备撒泼打横跟男人发火呢,听到自家男人这么说,顿时就蔫儿了,整个人都变得慌乱起来。
 
    “陈,陈总,都是我刚才不好,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女人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家老公,嫌他怎么不早点提醒自己。
 
    “陈总,对不起,都是我管教不严,让她满口喷粪,得罪了您,实在对不起。”
 
    李芳看着旁边的一幕,剧情突然反转,那俩人此刻就一副哈巴狗的样子,让她在舒服的同时,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就没有人敢欺负你,那两个人害怕姐夫,可姐夫又害怕赵总,说不定赵总也有害怕的人,只是她没有到达那个层次,所以不知道罢了。
 
    “李芳,你怎么了?”
 
    李芳一时间想的有点多,陈磊喊了她好几声都没有听到,不得已,陈磊只好走过来推了一下李芳。
 
    “哦,没事!”
 
    意识到自己失神,李芳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又迅速回过神来,抬起头对上了陈磊的目光。
 
    “我刚才问你,你要怎么才能出气?”
 
    顺着陈磊的眼神,刚才还嚣张的两口子瞬间就变成了孙子一般的存在,傲气全都没有了,此刻只是一味地低着头,紧张的样子让人难以置信。
 
    “对不起小姐,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我向你道歉,求求你原谅我吧!”
 
    突然,那个胖女人走了过来,低着头向李芳道歉,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更是让李芳感慨。
 
    “没事了,你没有对不起我,以后不要再狗眼看人低就行了,你们走吧。”
 
    李芳要是这个时候再故意刁难那个女人的话,岂不是跟自己讨厌的样子一样了,可她也做不到大度,这两个人在自己身边,她根本就吃不下去饭。
 
    听到李芳这么说,那个女人明显松了一口气,可又急忙将目光看向了陈磊。
 
    “小芳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还不赶紧滚蛋。”
 
    陈磊觉得李芳太单纯了,但也正是因为这份单纯,才让自己有机可乘不是吗?
 
    那俩人听到陈磊这么说,顿时松了一口气,一边说着谢谢陈总,谢谢苏小姐,然后屁滚尿流的就离开了。
 
    餐厅里再次恢复了安静,刚才的动静不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李芳看到有很多桌子的客人都会下意识的看向安她,然后指指点点的,让她很不自在。
 
    陈磊却跟李芳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将别人随便踩踏在脚下的优越感,这可能就是男人对权利的向往吧。
 
    “没事的,有姐夫呢!”
 
    陈磊拍着李芳的肩膀,帮李芳拉开椅子,照顾着李芳坐在上面。
 
    “嗯,谢谢姐夫!”
 
    不得不说,陈磊的做法感动到了李芳,让李芳觉得,姐夫很帅。
 
    “傻丫头,有什么好谢的,我们是一家人,相互帮助不是应该的吗,要说谢谢,姐夫还得谢谢你呢。”
 
    李芳的脸色变了一下,咬着唇低下了头,要是没有赵总的事情该多好?
 
    可这种假设根本就不存在,李芳随即也就释然了,这是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应该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姐夫您刚才不是也说了吗,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好,小芳说的对,以后姐夫再也不说了。”
 
    说完,陈磊看着李芳面前一动都没有动的牛排,将桌子上的刀叉拿起来说:“吃西餐其实很简单,来,姐夫教你!”
 
    说完,便直接站在了李芳的身后,将刀叉帮李芳拿好,然后将自己的大手覆在李芳的小手上,那róuruǎn的触感,以及一低头便能够看到她xiōng前那波涛汹涌的硕大后,身体迅速的有了感觉。
 
    “谢谢姐夫!”
 
    感受到陈磊的温度之后,李芳心底的那点惶恐就没有了,反而有些期待陈磊教自己吃西餐。
 
    既然自己想要成长起来,那以后接触西餐的机会就不会少,丢脸一次就够了,下次绝对不能丢脸。
 
    “傻丫头,又说谢谢干啥。”
 
    说完,陈磊便开始教李芳吃西餐了,他一边教李芳刀叉的用途,一边教李芳切牛排,还顺便跟她说了很多餐桌上的礼仪。
 
    李芳吃惊地说:“原来西餐有这么多讲究呀?要是姐夫不说,我永远都不会知道。”
 
    李芳抬起头,明媚的目光跟陈磊相对,那满满的感激很明显,精致的五官就好像突然放大了,肤若凝脂,就好像连毛孔都没有,这么出色的美人对自己这般崇拜,陈磊的心情特别的好。
 
    “是呀,西餐里的学问大着呢,今天我们来的西餐厅一般,等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去更高档的西餐厅,让你感受一下里面的氛围。”
 
    听到陈磊这么说,李芳也变得期待起来了。
 
    因为有了期待,李芳学起来就更加用心了,很快,就掌握了技巧,能够独自完成各种步骤。
 
    而陈磊在整个过程中,虽然很享受,但同时也很煎熬。
 
    尤其是当她嗅着李芳身上那独特的味道,看着怀里的美人展现出来的风情,以及那若影若现的风光后,那种煎熬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
 
    更让陈磊奔溃的是,自己的那个地方居然慢慢的起来了,为了不让吃饭的人发现,他只能尽可能的靠近李芳。
 
    “咦,姐夫,你口袋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顶到我了。”
 
    李芳早就感觉到了,只是一开始不是很明显,她也就没有在意,喎哔dj可现在却越来越敏感,顶得她有点难受,于是便问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