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疯狂伦交小说 美女露双奶头无档视频



    看到陈欣欣的号码,聂飞就心中一颤,他想到了前天晚上再宾馆的那差一点点的荒唐,要不是那个打错的电话,聂飞说不定就趁着酒劲和陈欣欣那丰满别致的诱惑直接就跟她滚床单把这妮子给拱了。
    不过哪怕是没拱,聂飞也时常会想起那晚抱着陈欣欣,将这róuruǎn的身子拥入自己怀里的感觉,很异样,很令人回味。
    特别是陈欣欣时不时的用自己的下身隔着衣物去蹭聂飞的下身,又时不时地去捏,两人虽然没有实质xìng的动作,但是却一直嘴对着嘴,舌头在里面搅动到三更半夜,那是聂飞第一次跟一个异xìng有如此大突破的接触。
    而且最要命的是这个女孩子居然还是高中时期自己认为高不可攀、高傲无比的学霸美女,给聂飞的感觉就是一个大集团的女总裁与路边的一个乞丐相爱了一般的不可思议。
    “聂飞,你在想什么呢”苏黎的声音将聂飞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伸手在聂飞的眼前晃了晃,嘴巴撅起来显得不高兴的样子,“你在想什么呢怎么失魂落魄的”
    都说能让男人失魂落魄的,除了钱,那就是女人。苏黎自然也听说过这句话,所以心里有些小小的不满。
    “啊没事,我在想今天下午微企办来这里考察的事情”聂飞回过神急忙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苏黎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陈欣欣的电话已经打来第二遍了,聂飞这才接了起来。
    “聂飞,你在干嘛呢怎么不接电话”陈欣欣的声调还显得有些急迫,带有点埋怨的意思,不过聂飞听得出来陈欣欣并没有生气。
    “刚才没听到呢这不正准备给你打过去。”聂飞找了个借口,陈欣欣打电话来应该是客户的事情有消息了。“是不是那个李总有消息了”
    “嗯,这两天我都缠着那老色驴呢”陈欣欣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我跟他约好了,今天吃过午饭就来果园子看看,你去雇几个人,在果园子里装装样子。”
    “你都缠着他”聂飞一听,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李在饭桌上就是十足的老色驴,一只粗糙的手简直就要把陈欣欣的细腿给蹭破皮了,聂飞一想到这个就不舒服,这两天都跟着李,那得让那老色驴吃多数豆腐占多少便宜啊
    “你想什么呢”陈欣欣听见聂飞的口气都变了变,丝毫不觉得生气,反倒显得有些高兴,嗔怪道。“我这两天姨妈来了,他没下手的机会,再说了,无非就是让他占点手上的便宜罢了,又没什么损失,你担心个啥放心,那膜我给你留着呢”
    聂飞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挂了电话就开始琢磨着该去哪里雇人的事情,要是李过来一看,这果园子连个打理的人都没有,铁定都会觉得没什么意思,至少面子上还是要过去的。
    “怎么了”苏黎见聂飞陷入沉思,过来关心地问道,“刚才是谁给你打电话”
    “我同学。”聂飞回道,“高中同学,做水果销售的,给我找来一客户,说让我雇几个人来果园子里装装样子,说下午客户要过来考察考察。”
    聂飞担心的还有一个问题,下午郭奇兵就要带工商局的人过来,现在舒景华是卯着劲头要整聂飞,昨天他跟张宝林商量的对策也不知道那家伙搞定没有,要是下午两方人马给碰到了一起,而自己这边出了问题的话,李这个客户就完全白搭了。
    “这是好事啊”苏黎立刻高兴地道,听见聂飞的事业有起色,心里也由衷的高兴。“要不咱们今天就先别测量了,去把你的事情先解决掉。”
    “行,先去我家,我找我爸先商量商量”聂飞打定了主意,请劳动力这事情还是去东合村比较妥当,毕竟聂长根在村里扎根几十年,请几个劳动力价格也好谈,大家伙多少也给点面子,关键就是劳动力过来了怎么办
    现在靠山村还没拿到钱,要是突然出现几个人在他们的果园子里除草什么的,一旦起冲突,那可就不是开玩笑的,所以聂飞想到这里,又给张宝林打了个电话。
    “放心吧飞哥,你去吧,朱队长那边我来协商”张宝林在电话里斩钉截铁地道,非常xiōng有成竹。
    “你确定要是出了啥问题可就玩完了”如果张宝林有些不确定,聂飞还比较放心,但这家伙如此斩钉截铁,聂飞反倒没什么底气了。
    “要是出了一点问题,你收拾我”张宝林把xiōng脯拍得当当直响,也不容聂飞再说什么便挂了电话。
    聂飞的家里,聂长根坐在院子里吧嗒吧嗒地抽着烟,听聂飞说着详细的情况,刘惠正在洗水果,在院子旁边有一口水井,刘惠蹲在地上,手里搓着苹果,眼睛还时不时地朝聂飞这边瞟了几眼,脸上尽是笑意。
    “来吃水果”刘惠将苹果全部洗干净,笑呵呵地端到几人中间的高板凳上放着,看向聂飞的眼神就更加满意了,自己这儿子行啊,昨天带一个漂亮姑娘,今天又带一个,虽然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但这两个姑娘都不错啊。
    说心底话,刘惠更加喜欢苏黎,这妮子比昨天那个可热情多了,走进院子里来叔叔阿姨地喊个不停,也懂事,刚才一进院子,看见刘惠在扫地呢,就赶紧过来拿扫把帮忙了,这要是能成为自己儿媳fù,那以后可得省不少事儿呢。
    “谢谢阿姨”苏黎甜甜地笑道,也不扭捏,拿起一个苹果便咬了起来。“这水果甜”
    “甜吧”刘惠一听就高兴,“前些年我没事种了一颗苹果树,这都是自家树上下的,没农yào呢苏姑娘,你跟咱们聂飞,是个什么关系啊”
    “妈,你有完没完”聂飞就白了自己老妈一眼,这问得也太直接了,再看看苏黎,这妮子的脸也变得红彤彤的。
    “我们现在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苏黎小声地回答道,一副娇羞的模样,颇有点媳fù见公婆的味道。
    “你觉得我们聂飞怎么样”刘惠见苏黎如此娇羞,心道有门看来这妮子对聂飞还是有那么一层意思的。“我们聂飞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但是还是很顾家的”
    “聂飞很好,而且也不吊儿郎当,他很聪明呢”苏黎就立刻开始夸赞起聂飞来,也打开了话匣子。“你看咱们主任说想要修公路,聂飞就忙前忙后的做规划,搞测量,还能弄微型企业,这些事情我们大院里好多人都不会做呢”
    刘惠一听苏黎对聂飞的评价这么高,脸上就笑开了花,把pìgǔ下的凳子就往苏黎身边挪了挪,拉着苏黎说话去了。
    活脱脱的一幅未来婆婆的样子,苏黎知道聂飞要跟他父亲商量事情,自己也chā不上什么嘴,索xìng两个女人就在一旁叽叽喳喳。
    “你说的这事情好办,村里闲散劳动力这么多,我帮你解决了就是”聂长根将一根烟抽完扔到地上踩灭掉。“钱我先帮你垫着,也不多,一个人顶多四十块钱,十个人够吗”
    “够了,也就是除除草的事情”聂飞思索了一下,“那我们就先回乡里了,老头子你赶紧安排好,把人带到村jiāo界处等着,我电话一到,你就立刻带人过来苏黎,咱们走了。”
    “这就走啦”刘惠颇有些意犹未尽,刚才跟苏黎聊天聊得她心里太高兴了,不管自己说啥,苏黎都点头应着,就差让苏黎开口叫自己妈了。“人家苏黎好不容易来一趟,至少也得吃个午饭再走吧”
    “还有事呢”聂飞有些无语地看了刘惠一眼,走到坐着的苏黎身边拉着她的手腕就要走。“是正事重要还是你扯闲篇重要啊”
    “阿姨,男人嘛,事业为重,我们就先去了。”苏黎也笑着跟刘惠道别。
    “也对,等聂飞多挣点钱,以后把你这妮子给娶进我们聂家的门”刘惠见苏黎这么替聂飞说话,心中甚是高兴。
    苏黎听见刘惠这么一说,脸“腾”的一下就变得绯红,什么话也没说,就把小脑袋给娇滴滴地低下了,聂飞只得无奈地看了自己老妈一眼。
    “咳咳咳”聂长根的咳嗽声就传来了,不满地白了自己老婆一眼,“你还不赶紧做饭去,都快中午了,要饿死人啊”
    “做就做”刘惠不满地瞪了聂长根一眼,笑盈盈地将聂飞两人送出院门望着两人远去才满意地回身。“我觉着今天这妮子比昨天的那个好”
    “乱七八糟”聂长根又点燃了一根烟,自己的婆娘自己知道,刘惠就是这xìng子,“我出去把小兔崽子jiāo代的事情给安排一下。”
    “我妈刚才跟你说了什么你这么高兴”乡间小路上,苏黎走在前面一蹦一跳,看见事儿长出来的小草树叶什么的就扯下一根,嘴里哼着歌,见她心情这么好,聂飞好奇地问道,刚才他光跟聂长根商量事情了,压根就没听这一老一少的谈话。
    “我不告诉你除非你下次把烤鱼给我补上”苏黎头也不回地道,声调很轻快,两人很快就走到了江苹的家里。
    聂飞就下意识地想去看看,结果发现江家的大门紧闭,聂飞的心里就有一些落寞,他想起了江苹,也不知道江苹和那个男的怎么样了。
    两人回到乡里刚好赶上饭点,聂飞提前给张宝林打了个电话,他已经帮聂飞把饭盒子都给拿下来了,聂飞便一把抓住张宝林的胳膊将人给拉到了一旁。
    “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了”聂飞急迫地问道,“下午我同学给我拉的客户还有微企办。工商的人都要过来,千万别给弄砸了”
    “放心吧飞哥”张宝林拍着xiōng口,“舒景华摆了我一道,我也想看看那王八蛋一脚剃了个空的场面呢,都安排好了,绝对妥妥的上午我还专门跑了靠山村一趟,跟朱队长已经商量好了,你中午直接带人过去除草就行,朱队长已经跟村民都说了。”
    “那些村民没拿到钱他们也答应”聂飞就有些好奇,靠山村的民风可算是彪悍一类的,你没给钱就想动他们的果园子,想都别想。
    “山人自有妙计”张宝林摇头晃脑道,然后拉着聂飞直接就往食堂走。“别说那么多了,先吃饭”
    “罗主任”到了食堂,罗伊的饭已经吃了一半,聂飞打了个招呼,罗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点了一个头,现在在乡政府食堂形成了一个格局。
    一张桌子可以坐四个人,以前聂飞跟张宝林坐一起,舒景华总是爱往苏黎身边凑,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工作组四人刚好占了一张桌子,一日三餐也都是一起出入,成了食堂的一道风景线,也若得其他办公室的人很羡慕,整个乡大院最漂亮的两个女人都在扶贫工作组,而且一个冷漠一个热情,于是,私底下的“冰火两重天”的说法便传出来了。
    饭后聂飞连休息都没顾得上,直接打了电话给聂长根,让他带着人去靠山村委找朱队长,张宝林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十个人扛着锄头铁铲浩浩dàngdàng出发。
    聂飞也不闲着,见到罗伊等人吃完饭在往宿舍去准备午休,便将几人叫到了一边。
    “一会帮你接待”罗伊问道,聂飞的意思是他现在就去靠山村,要做一个样子出来,毕竟他是老板,所以郭奇兵等人来了之后,就由罗伊带进来,而陈欣欣带着李到了之后,就由张宝林和苏黎带进来。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毕竟我对果园子熟一些。”聂飞点头道,聂长根他们毕竟不太熟悉,而且聂飞也不确定张宝林究竟把朱朝洪摆平没有,他想现在过去摸个底。
    “行吧,一会人来了我就给领过去”罗伊思索了一下便道,见到了罗伊答应了,聂飞很高兴,急忙说谢谢。
    “我也是为了工作毕竟果园子如果发展起来了,对今后的扶贫工作也是有帮助的。”罗伊摆手道,她现在处于一个节点,就是从以前对聂飞的不认可到认可的阶段,如果是在刚开始的时候,这种事情罗伊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至于苏黎和张宝林两人就更加不用说什么了,聂飞把事情安排好后便去了靠山村,原本想找朱朝洪问问情况的,结果被告知朱朝洪不在。
    聂长根带着十个村民在几个山坡头上除着杂草,干得热火朝天,农村人干活很有把式,也有条理,除下来的杂草很整齐地放到一边,显得仅仅有条,聂飞散了一圈烟,时间也就差不多了,从远处就走来一行人,领头的就是罗伊,后面是郭奇兵以及几个中年人。
    不过让聂飞诧异的是,李居然是跟郭奇兵一起到的,而且还相谈甚欢的样子,不过看到最后走的人,聂飞的眼神就有些难看了,舒景华腋下夹着公文包,一副领导派头,朱朝洪恭恭敬敬地跟在他的身后。
    “妈的”聂飞心中就骂了一声,舒景华看来是要亲自来看老子的笑话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