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柚子二代上市了yooz二代和一代的区别具体有哪些呢?

“好小聂喝酒爽快,那做生意肯定也是个爽快人”李见聂飞这么有眼色,也很满意,聂飞便将一瓶刚开没多久的五粮yè给拿起来,往一个能装二两的酒杯子里面倒了满满一杯,端起来就咕噜噜地喝下去了。“吃口菜”李很高兴,也比上次吃饭的时候热情了一些,急忙招呼聂飞坐下,甚至还将筷子都亲自放在了聂飞的碗上。不过陈欣欣却是脸色一僵,她能够看出来聂飞心里憋着一口气,她也在思考,是不是自己对李过于亲密引得聂飞不高兴了但这次陈欣欣没有以前那样因为聂飞的吃醋而开心,反倒有些隐隐的担忧。“这次合作我跟欣欣都谈好了。”李自然不知道聂飞心里的情况,“我大概估计了一下,每棵树大概能产一百斤左右的李子,你那里足足三百棵,就算个整数吧,三万斤,现在行价一般都是三块,看在欣欣的面子上,我给你算三块五,咋样”聂飞刚一口气灌下二两白酒脑袋就开始有点晕晕乎乎,喝太猛了以至于李报的价格聂飞都没注意听,连反应都还没来得及反应。 “聂飞,李哥跟你说话呢”陈欣欣这才提醒了一句,聂飞红着脸瞪了陈欣欣一眼,“我知道”同时心里盘算了一下,刚才李估计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么一算下来,如果满打满算总产量三万斤的话,按照三块五的价格那就是十万出头,一想到这个数字,聂飞刚才的晕晕乎乎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这个果园子聂飞只花了两万块就承包下来的,这里面就包含了人工费,现在刨除所有的成本,一下子就赚了八万多,就算陈欣欣一万多的好处费,聂飞还能省下六七万呢,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李哥就是痛快”聂飞立刻便道,“这样,我再敬一杯”说罢,他又将自己那二两的杯子给倒满了。“聂飞你少喝点”陈欣欣发觉了聂飞今晚的不对头,担心聂飞喝多了出什么事情,便出言劝道。“你闭嘴”聂飞端着杯子朝陈欣欣一瞪眼。“怎么哪儿都有你,陪好李哥喝酒”“你”陈欣欣想要发作,但一想到聂飞可能是碰到了什么烦心事,便将心中的怒火给强压了下来,“你别劝,我今天要跟小聂好好地喝一场”李也说到,在生意敲定之后,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互相敬起酒来,直到九点多,两人才醉醺醺地勾肩搭背下了酒楼,陈欣欣将已经快要不省人事的李jiāo给了他的司机,目送宝马车远去后,才扶着聂飞。“好了,我还得照顾你这醉鬼”陈欣欣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聂飞无语地道,“先去上次那家宾馆吧,你站好啊,我去打车。”“打什么车走路”陈欣欣将聂飞一松开,这家伙就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去了,陈欣欣又赶紧上去扶着,生怕他摔着了。yooz套装多少钱,yooz烟弹可以注油吗?yooz一个烟弹可以抽多久,yooz二代和一代的区别,yooz二代多少钱,yooz二代测评,yooz二代什么时候出,yooz二代和一代,yooz二代颜色有哪几种,yooz二代套装。

柚子二代上市了yooz二代和一代的区别具体有哪些呢?答案是,二代是一代的升级版,二代雾化器优化了,比第一代口感要好,具体的往下看!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shuiyaoyoaer )

↓     ↓     ↓     ↓     ↓     ↓     ↓

    不过聂飞虽然喝醉了,但还是能走对去那家宾馆的路,当走过一条街的时候,聂飞的身影就定住了,眼睛死死地望着一个方向,陈欣欣一愣,就觉得聂飞看过去的地方有个熟悉的人影。
    那是在一家肯德基的门口,一男一女也就这么站着,那个女的很漂亮,身材高挑,而男的就不敢恭维了,如果这两人是情侣的话,那只能是用一朵鲜花chā在了牛粪上来形容。
    但是陈欣欣觉得那女人有些眼熟,看到那面容,跟江果有些相似,便一下子就想起来高中去江果家里玩,见过她姐姐几次,那个应该就是江苹了。
    陈欣欣就知道聂飞今天为什么会这么不高兴了,她心里隐隐有一种猜测,聂飞和江苹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情。
    “苹姐”五味陈杂的聂飞脸上又堆起了笑容,带着有些摇晃的步伐走过去,陈欣欣赶紧跟上把他给扶着。“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的果园子接到第一笔订单啦,小十万呢,等看客户钱来了,我分给你”
    “聂飞,其实”江苹yù言又止,她也看向了陈欣欣,这个女孩子她还记得,是江果的同学,江苹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聂飞开口。“你不用给我钱,我也没投资什么,以后以后你就自己一个人做那个果园子吧,我我有其他事情可能忙不开。”
    “这样啊”聂飞脸色一凝,看向了她身边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也在观察聂飞,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
    应该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了,江苹要跟着那个男人了吧,想到这里,聂飞就一阵心痛和舍不得。
    “也行,有事你先忙去吧”原本聂飞刚才看到江苹就已经有些清醒,现在又不得不装醉,他想用醉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舍不得,说罢,他就要朝前走去,陈欣欣歉意的一笑,扶着他走了。
    “聂飞,对不起啊”江苹的声音还在后面飘来,不过聂飞就像听不到似的,努力控制着伤心和愤怒。
    现在已经快十点了,江苹还呆在城里不回家,还不能说明一切吗她能自己在外面开个房间单独住可能吗
    这切切实实的一切,让聂飞觉得,一个原本属于自己的人,就这么硬生生地脱离了围着他运行的轨道,飘向了另一颗星球。
    还是那家宾馆,还是那个房间,陈欣欣艰难地把聂飞给扔在了床上。
    “累死了”陈欣欣揉着肩膀,刚想伸伸懒腰,就觉得一个巨大的力道搂住了自己的腰肢,用一种极其粗暴的方式一下子给拉了过去。
    同时,一只手迅速攀上了她的山峰,不停地用力抓着,四周空间酒气浑浊。“聂飞你干什么”陈欣欣就感觉到自己的xiōng前力道陡然增加,她感受到了一阵痛楚袭来,也许是酒意发作,也许是心里太多的烦闷需要fāxiè,聂飞居然将手伸进去妄图撕破陈欣欣的内衣。
    不过撕了一会压根就没有用,聂飞索xìng就将陈欣欣翻转过来,死死地抱在自己的xiōng前,两人四目相对,陈欣欣就看到了聂飞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那一刻,那双眼神给陈欣欣的感觉是无奈、恐怖,但是,夹杂更多的,却是一种深深的伤痛,就连陈欣欣都觉得惊奇,自己能读懂聂飞的眼神,难道真的爱他爱得无可救yào
    其实当刚才聂飞粗暴地去撕陈欣欣的xiōng罩的时候,她的内心是愤怒的,因为她觉得聂飞只是把她当做失去江苹后的一种fāxiè,那简单粗暴的动作,在自己xiōng前用力地揉捏,将他捏得很痛。
    但更多的是心痛,不管哪个女人,都不愿意自己所爱的男人深爱着别的女人,而在别的女人那里受了伤后,却又来伤害自己。
    不过当陈欣欣读懂聂飞的眼神后,原本想狠狠给他一耳光的心思立刻烟消云散,这时候她的脑海里突然涌现出的一句话就是:男人的脆弱和迷茫。
    陈欣欣不知道这个男人有哪里好,除了她,还有江果也喜欢她,只是江果不像她一样以一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你疯,我陪你疯”陈欣欣轻轻地说了一声,便将自己的头俯下去,嘴唇就堵在了聂飞的嘴上,陈欣欣就感觉到一阵炽热。
    幽暗的灯光下,两人的思想在水rǔjiāo融,没有丝毫的声音,只有灵魂上的一种jiāo流,陈欣欣趴在聂飞的身上。
    “你想fāxiè,我就承受”陈欣欣轻声道,就感觉到一阵痛感袭来,酒后的聂飞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昏昏沉沉,脑袋里一片乱麻。
    只要感觉到了可抓的东西就会用尽力气,但是这种感觉却是很清晰。
    不过,渐渐的,陈欣欣的耳边却传来一阵阵轻微的鼾声,聂飞竟然逐渐地睡着了。
    “混蛋”陈欣欣低声骂了一句,借着幽暗的灯光,看着自己身下的这个男人,那个在高中为了保护自己跟人决斗被打成血人的男人,也是自己第一次动心的男人。
    “把老娘给撩起来了又不管不顾了”陈欣欣扬起手就想在聂飞的脸上甩一巴掌,不过手扬起来却又轻轻地放下去。
    陈欣欣看到了聂飞额头上那细密的汗珠,还有熟睡时那时而撅着的嘴唇,陈欣欣的眼神中便闪现出一阵溺爱,放下来的手将聂飞额头上那细汗给擦了擦,这才从他身上下,将聂飞的鞋子和袜子脱掉。
    去卫生间拿了毛巾将聂飞的脚又擦拭一遍,这才扭扭腰,舒展一下筋骨,将空调被盖在聂飞的身上,自己也钻了进去,从后面抱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进入梦乡。
    第二天聂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头痛yù裂,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房间里已经空空如也,陈欣欣不知道去哪里了,拿起手机看了看,已经九点多,聂飞就暗道不好,还得回乡里上班。
    穿戴好洗漱完毕,房间的门才被打开,陈欣欣手里提着几个口袋走进来将口袋里的一次xìng碗筷拿出来摆在电视柜上。
    “你昨晚喝多了,我给你买了皮蛋瘦ròu粥养养胃。”陈欣欣将碗盖子打开,把筷子分好,一副很贴心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