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断粮很久了为什么淘宝没有yooz一代和二代了了为啥都给禁了

“你不吃吗”聂飞洗漱完毕从卫生间走出来,看见只有一份早餐。“我在外面吃过了。”陈欣欣看向聂飞的眼神带着一些复杂,也许是想起了昨夜的事情。“对了,你写一份委托书,摁个手印,我今天得去找李把采购合同给签了。”“行”聂飞端起饭碗想了想道,现在乡里的事情也比较多,修路的事情得抓紧时间落实,这里有陈欣欣做帮手能帮他省不少事情。陈欣欣的包里这些东西都一应俱全,聂飞很快写好了一份委托书,在油泥上摁了一下手印就按在了纸上。“成了,你就不怕我拿着客户付的钱跑了”陈欣欣见聂飞对这件事没有丝毫的迟疑,心中很高兴,这表示聂飞很信任他。“不怕,要是你跑了,我只想说,请带着我的身体一起跑”聂飞开了个小玩笑,不过却是引得陈欣欣一阵白眼。你先吃吧,我得去找李去。”陈欣欣将东西收起来起身便走到了门口,不过却站在门口想了好一阵子,最后好像又做了什么决定似的,才转身过来看着聂飞。“聂飞,人这辈子往往会失去很多东西,每个人都有理想,那是好事情,但理想能不能达到,那是另外的事情,理想拥有就好,但不能强求。”说罢,陈欣欣快速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刚才她内心挣扎,就是在挣扎要不要跟聂飞说这段话,她知道聂飞现在处于一个选择的jiāo叉点,有好几个选项,但却不知道该去选什么,而且聂飞现在好像还有了去选择一个不太实际选项的倾向。 所以陈欣欣觉得她还是很有必要说出来。聂飞望着关闭的房门,虽然陈欣欣说的这话有些云里雾里,但聂飞还是听明白她说的意思了。理想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放弃,那还要确定这个理想做什么呢”聂飞一声苦笑,三两下便将早餐吃完就打车去了工商局。拿到补贴款是头等大事,不过好在郭奇兵早就给登记科那边打好了招呼,聂飞在外面买了条好烟用黑色口袋装了,直接塞到了马明强的抽屉里,签好了字,马明强就表示下午六点前款子就会到账。从工商局出来后,聂飞有马不停蹄地往港桥乡赶去。聂飞的任务还是带着人出去测量,不过因为杨柳道子和牛王庙两个村子路比较难走,所以这次跟着出去的是张宝林,两个大老爷们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很快便将所有要征用的地都算了出来。“总共五亩地”罗伊拿着聂飞统计出来的数据就皱了皱眉头,六公里长的路段征用五亩地说多倒也是不多,不过对于罗伊来说,这还是多了点。“能不能再减少一些部分路段再修改一下”“再修改也不行啊”聂飞立刻便道,“再修改就得绕弯路,罗伊听了也没再说话,聂飞说得不错,路线变长,修路的成本一样会增加。yooz总是闪三下就不能吸了,yooz坏了怎么办,yooz有电吸不出烟,yooz有什么充电头,yooz满电提示,yooz一直闪,微商卖的yooz是正品么,yooz拔下来闪了3次,yooz充电闪几下就不亮了,yooz拔下充电器闪三下,yooz提示有电吸不出来,yooz吸不出烟怎么回事,yooz电子烟两种充电口,yooz插上烟弹闪三下,yooz二代多少钱,yooz二代价格,yooz代理拿货多少钱,yooz烟弹一盒多少钱,yooz实体店多少钱一支,yooz二代烟弹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shuiyaoyoaer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罗伊的动作很迅速,jiāo代完之后就去往彭正盛的办公室去了,也不管这三人在办公室里大眼瞪小眼。
    “飞哥,我也想跟你一起去县城啊”张宝林羡慕地说道,看了看聂飞又看了看苏黎,脸上就浮现出一丝促狭的笑容。“不过这罗主任也真能安排,这正合了苏黎的心意”
    “去你的”苏黎俏脸一红地道,又偷偷看了聂飞一眼,发现聂飞脸色如常,心中不禁有一些小小的失望。“要不你跟聂飞一起去”
    “算了,我还是听领导安排吧。”张宝林急忙摆摆手,他看到苏黎晃着小拳头,明显就是一副自己若是答应了就要找自己算账的架势嘛。
    于是在回到港桥乡的第三天,聂飞又跟苏黎返回了县城,连他都觉得这几天跑县城的时间比以前半年还多,两人很快就找到了一家挂着洪涯劳务人力资源的公司,这几天苏黎和张宝林在网上一直在筛选,已经跟这家公司联系过了。
    所谓的公司,也不过是一个临街的店面而已,里面只有一个中年男人,猴精猴精的坐在电脑前接待了两人。
    “乡村公路以前我们倒是有这方面的经验,洪涯县其他几个乡镇的乡村公路我们都修过的。”中年男人也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名字很有意思,叫赵发财。
    “不过因为乡村公路造价低,也不用搞什么招投标,所以价格方面我得去现场实际勘察一下才能报价格。”赵发财接着说道,聂飞想想也是,干工程总得看看现场,估算一下价格。
    几人又约定了第三天在港桥乡碰头去看一下现场,聂飞留了赵发财的电话后便跟苏黎离去。
    “我们去吃个午饭吧”出门看看挺dú辣的太阳,聂飞便提议道。“吃完饭我们再回乡里去,苏黎你要不要回家一趟”
    “不回了,反正周末都回去的。”苏黎摇摇头,两人随便找了一家米线馆子吃了,刚一出来,聂飞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朝着滨河路的方向走去。
    “李关”聂飞嘀咕了一声,上次见李关也是在滨河路,那家伙正被五个人修理,现在他又去那边,那边难不成有啥宝贝不成
    “怎么了”苏黎好奇地问道,他也看到李关的背影。“是不是看到熟人了”
    “咱们去看看”聂飞有些好奇,自从党校毕业之后,聂飞就跟那四个家伙没再联系了,他平时也比较忙,现在既然碰到了,干脆就去看看。
    dú辣的太阳晒得街道上都没多少人,滨河路这边的人就更少了,这么悄悄地跟踪别人,就连苏黎也觉得很惊奇刺激,聂飞拉着她的小手一路跟了上去,躲在一个草堆字后面。
    “那人看起来好面熟”苏黎望着二十几米开外的李关的身影,他好像还在等什么人一般,左顾右盼的。
    “县政府办主任李大兴的儿子。”聂飞低声说了一句,扭头朝着苏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结果两人的脑袋靠得太紧,聂飞的嘴一下子就亲到了苏黎的瑶鼻上。
    “对不起对不起”聂飞急忙将嘴挪开,赶紧伸出两个手指在苏黎的鼻尖上擦了擦,苏黎也没有反对,皱着鼻子,甚是可爱的样子。
    “李关”苏黎心道难怪这么眼熟,原来认识啊
    “你怎么认识这么多人”聂飞便小声问道,不过一想到苏黎家的背景也不一般,也就释然了。
    “我跟他不熟,只是见过几次罢了。”苏黎红着脸小声道,还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想再问几句,就发现聂飞的手往后面一伸,就这么一揽,就搂到了苏黎的小蛮腰,将这妮子给揽到了自己的身后。
    苏黎脸色一红,也想伸个脑袋出来看,但因为个头原因,又看不到前面的情况,就只好将自己整个身子都趴在聂飞弓着的后背上。
    聂飞就感觉背后贴上了一个róuruǎn的身子,苏黎xiōng脯的那两座山峰带着xiōng衣也不能包裹住那róuruǎn的感觉。
    大夏天的,苏黎的身子也有些火热,这让聂飞感觉身体一阵激dàng,不自觉地一伸手,就搂住了苏黎的腿。
    “聂飞。”苏黎感受到了聂飞的手不老实,不过只是轻轻地唤了一声,却也没有阻止。
    如果刚才下意识去摸苏黎的腿还是壮着胆子的话,那么现在苏黎的没有阻止却让聂飞更加充满了信心,甚至有了一种想要再得寸进尺的想法。
    苏黎穿的是一条白色的裙子,只到了膝盖,虽然聂飞的眼睛在注视着前面,而他的手却在一点一点地向下面伸去。
    聂飞的手行进速度很慢,因为他不知道苏黎会不会反抗,会不会直接给自己扇一个耳光骂一声色狼,所以聂飞在往下伸手的时候也有些犹豫。
    一直到裙子末尾,聂飞的一个手指头就触摸到了苏黎的膝盖,那柔嫩的肌肤和软软的嫩ròu让聂飞的手指像触电般的一下子从苏黎的膝盖弯弹开。
    但在片刻之后,聂飞又壮着胆子将几个手指头慢慢地放在了苏黎的膝盖弯,他就明显地感觉到了苏黎的腿一下子变得有些紧绷,甚至连俯在他身上的上半身也有些微微的颤抖。
    苏黎的默认给了聂飞继续深入的勇气,逐渐的,聂飞的手便从苏黎的膝盖弯往上探去,那些被裙子覆盖着的地方成了聂飞极其想要去摸索的地方。
    聂飞能感觉到苏黎的呼吸在加重,不光是苏黎,就连聂飞也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他能够触碰得到,苏黎的大腿皮肤更加细嫩顺滑。
    聂飞的手就这么轻轻地揉捏着,一路向上,他估计,很快就要到根部那最让男人心旷神怡的地方了,聂飞的手做了一个停留。
    “上还是不上”聂飞心里问自己,最后激情战胜了理智,上
    想罢,聂飞的手又继续向上游走,趴在他背上的苏黎却突然动了动身子,聂飞就觉得自己的手被裙子外的一只小手给抓住了。
    “聂飞,就到这儿吧,再上面我没心里准备。”苏黎喘着粗气小声道,今天也许是她所做的最疯狂的事情,以前从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将手伸进她的裙子,可是面对聂飞,苏黎就这么yīn差阳错地允许了。
    “好,就到这儿,到上面我也没心里准备”聂飞恬不知耻地笑着小声撒了个谎道,“咱们继续看”
    “我觉着这样不好吧”苏黎声音也很小,她也是第一次干这种偷窥的事情,不安中还带着一点xìngfèn。“这毕竟是别人的隐私。”
    “上次李关在这里被人打,还是我救下来的呢”聂飞立刻说道。“我这不是怕他再次被人打嘛”
    “想偷看就明”苏黎话还没说完呢,就感觉到聂飞的手背在了自己的pìgǔ上轻轻地掐了一把,弄得她的话都没说得完。

 

    “别说话,有人来了”聂飞轻声说道,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掐的不是地方,心中偷偷窃喜了一下子,两人的眼神才朝前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