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想入手一款二代的柚子yooz二代梦幻巴黎多少钱一套?这里有靠谱的渠道

“怎么了”罗伊见聂飞一副懊yooz柚子二代,yooz二代去哪里买,yooz二代价格, yooz一代和二代区别,yooz二代梦幻巴黎,yooz二代暮光森林,yooz二代淡墨灰,yooz为什么那么便宜,恼的样子,以为是他在乡里有什么事情没安排好便出声问道。“咱们得赶紧回去,今天那个劳务公司的赵发财要去村里看现场估价格呢”聂飞这才想起来,前天他跟苏黎道县里跟那家劳务公司联系过,约定的是今天去村里看现场,现在都快中午了,聂飞跟罗伊还在县城呢。“打出租回去吧”罗伊速度也快,直接走到街边拦了辆出租车朝着聂飞一挥手。“快上车”“这得多浪费啊”聂飞嘀咕一声,只得跑过去钻了进去,车子骤然发动,而此时,一辆帕萨特正好行驶到公安局门口,车上的人将这一幕看了个清清楚楚,然后又悄无声息地开进了局大院。出租车从县城跑到港桥乡差不多花了半个小时,两地的距离也算挺远的,等下车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聂飞在车上的时候就给苏黎打了个电话好在苏黎还在乡里,张宝林把靠山村的证人带去派出所后就没什么事情了,赵发财到了乡里就直接跟苏黎碰了个正着,索xìng苏黎和张宝林就拿着图纸带着赵发财去四个村子都看了一下。“要八万块”几人在办公室里碰了头,聂飞和罗伊就听了苏黎的汇报,像这种小工程,一般对方也不怎么做报价单,甲乙双方通过协商一个可以接受的价格就可以做,也不用搞什么招投标监理之类的。“对,开始那家伙要十万呢”张宝林点点头道,“后来还是苏黎会砍价,才谈到八万。”八万的话平摊到四个村子,也就是每个村子两万。”罗伊思索了一下,这倒也不多,让村民集资的话应该可以。”“平摊的话倒是的确不多。”聂飞想了想便说道,“这条路通过四个生产队,我们就按每个生产队二十户人家,80人算,每个人也才不到三百块,但是这里面有这么一个问题,这路程也是平摊的吗”

想入手一款二代的柚子yooz二代梦幻巴黎多少钱一套?这里有靠谱的渠道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zhuiman6688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听了这话,罗伊就陷入了沉思,聂飞说的是没错的,这四个村子,靠山村是靠着乡场的,大概也就只有一公里多路段。
    再往里走就是东合村,但东合村的地理位置有些偏,公路延伸过去的路段基本上都是再村边,很多村民想要走这条公路还得走很长一截小路呢。
    再进去的杨柳道子和牛王庙就更不用说了,地广人稀,途径的两个生产队是有十来户人家,相应的这分摊的费用就要增加,而且现在每个村子里还有很多人都在吃低保。
    你还能指望那些吃低保的人掏钱吗那是压根就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像靠山村这种只有一公里路段的村子,你让他掏两公里的钱,可能吗
    “也是啊,现在村里也不富裕。”苏黎听了聂飞的话就紧接着说道,“现在村里很多人都是吃低保,就算一个人不到三百,按最少的三口之家算,那也是九百左右,有些还是五六口之家,那就得小两千了。”
    “不管怎么样,我先把这个给彭书记和郭乡长报上去。”罗伊飞快地在电脑上敲了几下,然后将聂飞前几天测量好的数据全部都整理在了一个文档里打印了出来,下午上班后罗伊就直接去找彭正盛商量去了。
    罗伊一走,三人也正好可以休息一下,苏黎和张宝林便围着聂飞叽叽喳喳询问起聂飞今天的事情,聂飞也大概地介绍了一下。
    “人没事就好,丢财免灾嘛”苏黎听罢后也唏嘘不已,不过她觉得钱不钱的倒无所谓,关键是聂飞没事就好了。
    “可惜了可惜了”张宝林却是摇头惋惜道。“十万呐,飞哥,你这本来一本万利的生意却遭此劫难,唉可惜了”
    从聂飞内心来讲,他也是觉得可惜的,毕竟那个果园子从靠山村手里拿过来才两万块,这也得益于靠山村的果园子结的果子那么多年都没办法卖出去的缘故,十万块的货两万块就整体承包给聂飞了。
    这换在其他地方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如果这十万不是假钞,聂飞现在可就是正儿八经的万元户了,这六公里长的路他就可以掏一部分钱出来,帮助罗伊聊了结修路的这个愿望。
    几人聊了一阵,都快到下午下班的时候,罗伊才从三楼下来,看样子心情不太好,坐在位子上想事情,三人也不好去问,直到下午下班,几人才去了食堂吃饭。
    “聂飞,陪我去散散步”聂飞洗好饭盒刚走出食堂,罗伊也走了出来,手里的饭盒已经很干净。
    在港桥乡晚饭后散步只能是趁着天还没黑的时候,要是再晚点的话那就叫去摸黑了。
    聂飞被叫了个措手不及,这好像是罗伊第一次叫自己去陪他散步吧一时间,聂飞甚至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但刚想迈开步子,聂飞就看到了苏黎从食堂门口出来。
    “苏黎,晚饭后一起散步,我叫了聂飞”罗伊很聪明,一下子就读懂了聂飞的眼神,她跟聂飞的关系也比较熟了,对聂飞的人际关系也知道一些。
    那个陈欣欣包括苏黎都喜欢聂飞,甚至还有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聂飞现在就处于一个艰难抉择的阶段,不知道该选谁,又谁都想选,这足够让聂飞去纠结。
    “对,一起吧”聂飞没想到罗伊会叫上苏黎,本来刚才还挺开心却又一下子感觉到了一丝隐隐的失望。
    这种失望就连聂飞都想自己扇自己一耳光,罗伊是别人的老婆,自己还他妈的想跟人单独去散步,难道自己还以为那是情侣间的两情相悦、花前月下吗
    “好啊”原本苏黎不想去,不过一想到就只有聂飞跟罗伊两个人,苏黎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她觉得看到聂飞跟罗伊在一起心里就会担惊受怕似的,而且昨晚聂飞跟罗伊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苏黎真的很害怕,很怕聂飞爱上一个已婚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背后的关系还这么复杂,苏黎也能看出来,陈欣欣对聂飞也有意思,相反,苏黎对聂飞和陈欣欣之间的事情倒是放心了很多。
    或许,苏黎更加担心的是,她觉得,罗伊那冷傲的xìng格对聂飞的吸引力太大了,而且这种吸引力是无声无息的,慢慢地就侵入到了聂飞的内心。

 

    罗伊就像是浩瀚宇宙中的一刻美丽的星球,孤傲冰冷和沉默,如果苏黎不加以干扰的话,聂飞就犹如一颗卫星一般,会逐渐的加入到罗伊的运行轨道,这是苏黎最不想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