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最近打算入手yooz二代套装都有什么颜色?哪里有靠谱商家

如果你再调去工作组,我怕郭平安在背yooz柚子二代,yooz二代去哪里买,yooz二代价格, yooz一代和二代区别,yooz二代梦幻巴黎,yooz二代暮光森林,yooz二代淡墨灰,yooz为什么那么便宜,yooz一套多少钱,为什么淘宝没有yooz了后搞小动作”彭正盛就继续道,这年头,怕就怕别人在背后说你坏话,轻则名誉损失,重则那就是被打入冷宫啊工作组还是罗主任挂在那儿就行了。”聂飞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还在扶贫办,反正现在的工作都是下乡蹲点,我正好可以腾出手来去折腾扶贫的事情”聂飞现在要的支持,无非就是自己帮罗伊做事能得到某位大佬的支持,以后就算有人说起来也有人给自己讲话。“如果可以的话,彭书记你也可以把苏黎也调到扶贫办来,这样我们就是以前的原班人马,合作起来也有默契“聂飞心里就在打主意了,苏黎这丫头做事心细,光从她给自己找的那些资料就能看得出来,整理得井井有条的,比张宝林细致太多了。行,小苏以前本来就是我党委办的人,找个时间我就给安排一下你跟小苏和小张关系近,这件事情你私下给他们提点一下。”彭正盛思索了一下,这问题也不大。“以后关于扶贫方面的事情,你就找马主任,你懂我的意思吧”“我懂”聂飞立刻道,“我这么拼命地干工作,就是为了能够把马主任顺顺担当地送到副乡长的位置”聂飞知道什么场合该说什么样的话,这句话看起来很唐突很刺骨,但对彭正盛来说无非是最好的话,这样可以显示出聂飞对彭正盛是敞开xiōng怀的,也很明白自己的任务是什么,让彭正盛觉得聂飞是一个有眼色的可用之才。“只要你把马主任送上了任,你放心,你的编制问题我会帮你解决,而且还尽最大努力让你能够接马主任的班”彭正盛见聂飞已经把话说开了,索xìng也不再端着。快下班了,那我就不打扰彭书记了”聂飞抬头看了一眼挂钟,晚上他还约好了苏黎吃饭呢,现在彭正盛都在暗地里支持自己扶贫了,征地的事情就得更加快速度去解决了。下了楼,聂飞就跑到大门口去等着了,结果被张宝林给看见了,死皮赖脸地要跟着聂飞一起去,聂飞心想正好一起吃饭的时候可以给两人说说这件事,平日里在大院人多嘴杂反倒还不好说,也就答应了。
最近打算入手yooz二代套装都有什么颜色?哪里有靠谱商家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zhuiman6688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两人才好不容易把苏黎给等来,聂飞一看,难怪等这么长时间,这妮子回宿舍换衣服去了。
    “张宝林,你不去食堂吃饭,在这里杵着干什么”苏黎跑来看到张宝林正喜滋滋地抽着烟,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高兴了。
    “这不是飞哥说请咱俩吃饭么”张宝林嬉皮笑脸地道。“哟哟哟,还换了衣服,看来苏黎很重视跟飞哥一起吃饭嘛”
    “你懂什么忙了一天了,换身干净衣服不行吗”苏黎瞪了张宝林一眼,聂飞在一旁哈哈直笑。“走吧,叫张宝林一起是有事情跟你们商量”
    等到吃饭的地方,苏黎就气恼了,聂飞这家伙选在港桥乡唯一的一家比较大的烧烤摊子,这家摊子租了个门面,港桥乡白天人还是有一些,那些村民来乡里办事嘴馋了就来烤两串,现在这个点基本上就没什么生意了。
    “怎么苏黎看起来不高兴”聂飞见苏黎撅着嘴便问道。
    “她当然不高兴了,还以为你要请咱们去阳春楼呢,结果就这个地方,可怜人家苏黎梳妆打扮了这么久”张宝林一口便接了过来。
    “我是不高兴你在这里当电灯泡”苏黎自然不会觉得聂飞请这么便宜的烧烤是怠慢了自己,听张宝林这么一说便立刻脱口而出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打扰你们小两口花前月下,亲亲密密了”张宝林作一副恍然大悟状。“没事,待会我吃快点,反正港桥乡到了晚上就黑灯瞎火的,你们正好可以找个黑暗的地方抱着好好地亲亲我我”
    “去你的”苏黎绯红着脸瞪了张宝林一眼,刚才她心直口快就把电灯泡给说出来了,那不是就变相地承认自己喜欢聂飞么。
    想到这里,苏黎又瞄了聂飞一眼,聂飞咧着嘴傻笑,苏黎也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来。
    “好了好了,跟你们说正经的。”聂飞止住了笑摆了摆手。“今天彭书记找我谈了一次话,苏黎,你要做好来扶贫办工作的准备。”
    “我去扶贫办”苏黎闻言脸上就是一喜,党政办的工作枯燥乏味,而且很多人都上了年纪,办公室里喝茶的喝茶,看报的看报,了无生趣。
    最主要的是扶贫办有聂飞在,这才是苏黎最欢喜的。
    “现在彭书记想让马晓燕牵头,工作组继续搞下去,不过不能明面上搞了,要暗中进行”聂飞又说道。“这件事情你们一定要严格保密,不能让郭平安那边知道。”
    “你是说彭书记想利用咱们给马晓燕积累资本去竞争副乡长”张宝林立刻就听出了里面的道道。“不是我说,飞哥,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自己跟他们竞争,比起舒景华和马晓燕,你比他们有实干精神多了。”
    “你别那么说,我好不容易靠上了彭书记的关系,这让彭书记听到了还不对我有戒心”聂飞立刻摆手道。
    “那样也好,咱们几个还能有点事情做。”苏黎对这些倒无所谓,几人商量了一阵之后,就开始吃起菜来。
    张宝林还真如刚才所说,象征xìng地只吃了几口就走了,留下聂飞跟苏黎,两人吃饱喝足后就慢慢地往乡政府大院走去。
    港桥乡的路灯早已经成了摆设,街道两旁的人家窗户散发出来的灯光能勉强看得见路,两人肩并着肩,阵阵晚风吹来,聂飞就能闻到苏黎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皂味,很好闻。
    两人的步子踱得很慢,时不时的肩膀还相互挨着一下,甩着的手也时不时地碰在一起,聂飞觉得心里有一种冲动,就想去抓苏黎的小手,但又不太敢。
    于是,聂飞便壮着胆子用小手指头去勾苏黎的手指头,苏黎也没怎么反对,聂飞便感觉到了那柔嫩的肌肤。
    见苏黎没有反对,聂飞的胆子便大了一些,索xìng一把就将苏黎的小手给抓住了,柔柔的,很暖和,苏黎的心里也小小地紧张了一下,好在光线黑暗,聂飞也看不到她的表情,苏黎直觉的脸上隐隐有些发烫。
    又这么无声地走了一小短路,聂飞心里就有些得寸进尺了。
    “我我能抱抱你么”聂飞低声问道,苏黎的脚步便停了下来,没有说话,四周一片寂静。

 

    “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没说过。”聂飞怕苏黎生气,那样的话他的形象可就全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