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我让朋友给我买的柚子yooz提示有电吸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金媛以为签了公司就能成为大明星赚钱改善家境,却不知明星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更不知道她签的这个公司只是一个边缘小公司没有什么好资源给她,唯一能给她的工作就是送她去各个剧组跑龙套,甚至连跑龙套那点钱也不忘cH0U成,而且还时刻想着卖掉她来养活公司,若不是金媛后来反应过来被骗多了份警觉就真的差点被卖了。接连的打击差不多要将这个稚nEnG的nV孩给击垮了,也就是在这种绝境下,男主向金媛伸出了手……哦,是支票。金媛不想卖身的,但她真的别无选择,而且相b起被公司不知道卖给谁,眼前这个帅气又大方的男人无疑是更好的选择,于是她选择做了男主的情妇,然后也逃脱不了套路最终Ai上了男主。经过一系列事情,金媛X格多少变了些,不再开朗乐观而变得偏执又自卑,心态也逐渐不稳,一边觉得自己配不上男主一边又只想男主独属于她又或者不属于任何人。
柚子yooz提示有电吸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shuiyaoyoaer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在nV主出现之前,她尚且能找到一个平衡点勉强维持,但nV主出现后渐渐占据男主所有的注意力……这个平衡被彻底打破,金媛的心态崩了,最终做出了很多很多错事,以被男nV主送入监狱作为人生的句号。
    云舒对金媛是怜惜的,如今成为书中人——虽然是没有姓名——知道她就在她的身边后对她就更加怜惜了,现在她还抢了她的金主,除了怜惜还多了一份愧疚。
    云舒无意识咬了咬右手食指,心里纠结不已。
    她、她x无大志,没有梦想也没有理想,对自己现在的咸鱼生活特别特别满意,其实并不需要那张支票上的钱钱……好吧,说实话,她更多是冲着那男人才答应的。
    云舒前世没来得及谈恋Ai就英年早逝了,今生前半生一直在为了温饱而挣扎也没时间想风花雪月,一直到她拼到三线的位置后不愁衣食了才有空想着谈个恋Ai什么的,但她又怕谈恋Ai用情太深发生些不可控的改变……于是一直拖到了男人给她递支票。
    云舒那时还不知道男主是一本yooz二代和一代的区别,yooz一代和二代,yooz有几代,yooz为什么那么便宜,yooz一套多少钱,yooz一代和二代的区别,yooz套装多少钱,yooz微商代理怎么做,yooz烟杆多少钱,yooz充电口是不是有两种,yooz柚子二代,哪里可以买到悦刻烟弹,yooz和relx买哪个小说里的男主,但她也是认识他的,因为男人实在是太出名了。
    家境优渥,本身能力出众,又帅得天崩地裂。
    换句更简单易懂的话来说——这男人,就是现实里的完美霸道总裁。
    云舒想,这样的人怎么会跟自己谈正常恋Ai呢,没见给钱么,看来是想找一个顺心的情人宠物罢了。
    这是实在是——
    太好了,太符合她的心意了!然后现在这个特别符合她心意的男人,成了她最大的心病。
    云舒咬手手的力道稍重了点,她在想要不然把支票退回去算了,她这条咸鱼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做个恶毒nV配,更不想落得那样一个悲惨下场。
    就在她下定决心翻出手机要联系男主时,她的手机先响了起来,看清楚来电显示后她手一抖差点要把手机给甩出去。
    来电显示就两个字——“金主”。
    这是她给男主的备注。
    颤巍巍的手指摁了三四次才摁通接听,云舒对着电话小心翼翼地小声说话:“您、您好?”
    电话那边只有浅浅的呼x1声,听见她说话后似乎是停顿了一下,随即叫云舒耳朵sU麻的低沉磁X男声从电话那头传来:“云舒?你在家吗?”
    云舒下意识点头,随后才想起对方看不见,她道:“在的,在的。”
    男人道:“我现在在你家附近,方便见一面吗?”
    “现、现在?!”云舒一惊,她刚被梦惊醒,料想现在时间不早了,再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果不其然,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金主大人怎么会现在这个时候找她?
    许是猜到她心里想什么,男人在电话那头不疾不徐地说道:“我刚应酬结束,正好经过你家,就想着……是不是不方便,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最后一句,金主大人的语气虽然还是很平常,但云舒就是听出了一丝丝委屈,那瞬间她脑子里闪过男人帅得天崩地裂的脸,进而想到这张脸上流露出一丝委屈……等她回神,她已经答应了金主大人见面的要求,并且还邀请他上楼来。
    云舒:……!!!
    金主大人瞬间愉悦了,请笑一声道:“好,那我上来,你在家里等我就好。”
    云舒想拒绝,但怂,只能低低地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她后知后觉感觉不对劲,她有和金主大人说过她住哪里吗?
    ……
    楼下,黑sE豪车。
    坐在副驾驶室的男人回头看向坐在后座的男人,看到他面带愉悦就忍不住笑了,他道:“正好经过?”
    天知道,他们可是在路上绕了一个小时才到这里。
    坐在后座的男人,也就是云舒口中的男主,傅然。他懒懒地抬眼,道:“别多管闲事,徐秘书。”
    徐昊虽然是傅然下属,但其实是和傅然一起玩到大的哥们儿,可一点也不怕他,他笑眯眯道:“傅总还不赶紧上楼?可别让美人儿等久了……哦,还是说,因为你此前等了将近一个月所以想让别人等回来?”
    傅然黑了脸,喝了句闭嘴,然后下车扬长而去。
    徐昊注视着傅然大步离去的身影,从中看出了几分紧张慌乱,脸上的笑意更深,低低叹了一句:“不容易啊,老猪仔终于知道拱大白菜了。”
    徐昊想起某人母胎solo那么多年,不禁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我们先离开吧,免得他等下又退缩。”
    司机缩缩脖子,总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太多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