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你们都是在哪儿找的yooz二代价格,yooz二代多少钱靠谱的过来

说完话才意识到家里只有一间卧室的云舒尴尬地抠了抠手指。要不然喊金主爸爸跟她同床?可、可是她说不出口呀!
因为傅然这个金主爸爸看上去一点也不急sE,不仅如此他还特别彬彬有礼,特别正经,Ga0得她也不自觉正经起来,他们两人一点也不像是那些包养……而且,万一金主爸爸就是喜欢这个调调,然后觉得她不矜持、lanGdaNG怎么办?她可是有职业素养的,一定得让金主爸爸对她满意才行就在云舒东想西想之时,傅然主动开口提了一个办法出来:“有多余的被子吗?我睡沙发就好。”云舒看了眼她那张小小的沙发,再看了眼高高大大的金主爸爸,实在是完全无法想象金主爸爸怎么把自己塞进这小沙发里睡觉。她道:“我、我来睡沙发就好了。”傅然:“!!!”那、那不是他睡她的……不行、不行、不行!傅然清了清嗓子,冠冕堂皇道:“没关系的,我睡沙发,你拿被子过来吧。”
你们都是在哪儿找的yooz二代价格,yooz二代多少钱靠谱的过来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shuiyaoyoaer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云舒左想右想,都没办法委屈傅然睡沙发,脑子一热便脱口而出:“那你跟我一起睡吧!”
    ……
    傅然:“!!!”
    云舒:“!!!”
    ……
    “我、我……我不是……我、我……”云舒都快哭了,她想说点什么解释一下,但好像说什么都不对……她完了,她的名声完了,她的人生也完了……她,彻底完了QAQ~
    偏生傅然好像懂了什么一样,他点点头:“好。”
    云舒:!!!……我真的完了QAQ~
    ……
    所幸的是,虽然家里只有一间卧室一张床,但家里的被子不止一套,也有未拆开的洗漱用品和崭新的毛巾,就是拖鞋——
    没有新的,只有一双刚清洗晾g的粉nEnGnEnG的、小小的,明显就是云舒自己的拖鞋。
    傅然:“……”
    云舒扣扣手指,小小声:“只有、只有这双了。”
    傅然没说话,但还是穿上了这双拖鞋,然后后脚跟一大半掉在鞋子外面,他面无表情地往前面挤了挤,奈何尺寸就是不匹配,于是他放弃了,就这样踩着这双颜sE尺寸都十分和他不匹配的拖鞋去了浴室洗漱。
    就是有点好奇怪,他的步伐好像、好像……有点轻快?
    云舒摇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出脑袋,吧哒吧哒跑去拿被子整理床铺。
    不过理着理着,云舒看着床愣了一下。
    幸亏啊,当初买的是一张大床,不然……
    云舒又赶紧甩甩头,妄图把所有的hsE都给甩出去。
    “怎么了?”
    男人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云舒一惊,吓得原地蹦了一下。
    ……
    ……
    ……
    傅然拿手抚平翘得高高唇角,若无其事道:“我洗好了,你也快去洗洗吧。”
    “哦,哦……好的。”云舒落荒而逃。
    人去了浴室,傅然也就不装了,低低的笑声在室内响起,不过他很快也看着那张大床愣住了,耳根越来越红,像是要熟透了一般。
    一番曲折,两个人终于一起躺在了床上,互相背对着对方。
    虽然不是盖同一床被子,但两个人都有些不适应。毕竟两人从来都是一个人睡,身边多了一个人,关系又……那啥,一时半会能习惯才有怪事。
    也因为不习惯,两人一时之间都睡不着,听着对方浅浅的呼x1,闻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气息,也敏锐地感知着对方细微的动作。
    僵持之间,云舒抿yooz烟弹多少钱一盒,yooz烟弹能抽多长时间,yooz烟弹能抽多少口,yooz多少钱一支,yooz电子烟弹能抽多久,yooz一颗烟弹抽几天,yooz一盒烟弹可以抽多久,yooz烟弹突然抽不动,yooz烟弹不抽拿出来吗?yooz烟弹能打烟油进去吗?yooz烟弹能持续使用吗?yooz烟弹能二次使用吗?yooz烟弹能用多长时间,yooz烟弹能抽几次,yooz烟弹尼古丁含量,yooz烟弹怎么购买,yooz烟弹购买渠道抿唇,突然动作轻微地翻了个身,伸出颤巍巍的小爪子探入另一床被子里,一根小手指戳了戳男人的背。
    男人先是被戳得身子一僵,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突然翻身抓住那根小手指,将云舒扯入自己的怀中,还将她的小脑袋摁进自己x膛里。与此同时,云舒的被子被殃及鱼池了,可怜巴巴地被云舒的小脚丫子蹬到了地上。
    被坚y却又富有弹X的x肌咚到懵懵的,云舒小嘴微张:“傅、傅……”
    可怜的娃,话都说不利索了。
    傅然也没好到哪里去,他面sEcHa0红呼x1急促,只是他将云舒脑袋摁着没叫她瞧见,他声音喑哑,道:“傅然,叫我傅然,叫我的名字。”
    云舒的心砰砰地跳,呼x1也急促起来,喉咙里g涩极了,就连声音也变得g涩:“傅、傅然。”
    “嗯,云舒。”拥着娇娇小小的nV孩,傅然闭了闭眼,下巴靠在她头顶上可Ai的小旋儿处。
    云舒小脸爆红,她的名字怎么被金主爸爸叫得、叫得……她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啦!
    她拉了拉傅然的衬衫——可怜的金主爸爸没有睡衣,只能穿着衬衫西K睡觉——她感觉到傅然抱着她的手猛地收紧了点,不会把她弄疼却也叫她挣不开,云舒也没有想过挣脱,只是有点疑问。
    “傅然,你、你……是不是、是不是……”
    是不是想要做……那啥?
    云舒T1aNT1aNg燥的嘴唇,她没有想拒绝,因为她收下支票时就有所准备了,毕竟当初收下支票最大的理由不就是馋钱更馋人家身子嘛,虽然后面因为想起前世的记忆受到了一点惊吓,但是因为又一次见面很及时又g起了她的馋念,因为——
    这可是男主哎!男主的标配是什么?不就是颜好和器大活好嘛!
    不过云舒太怂,明明就是馋人家身子,话都到嘴边了也不敢说完整。
    但即便如此,傅然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下他的脸也爆红了。
    傅然一本正经道:“别多想,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