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谁帮我解释一下yooz一代和二代都有哪些区别,yooz有几代啊

金媛有些坐立不安。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一天,羡慕的大前辈亲自下厨做饭给她吃,吃完之后大前辈的经纪人和……嗯,是男朋友吧,一起去洗碗,而她则什么都不用做。这时,云舒端了杯花茶过来,柔声道:“喝点花茶。”金媛赶忙伸出双手接过茶杯:“……嗯。”更想不到大前辈亲自泡茶给她呢。云舒呷了一口茶,淡淡的茉莉香味在口齿间蔓延,她舒服地眉眼舒展,道:“大伟哥有没有跟你说什么?”金媛点点头,道:“大伟哥有说,说是您想大伟哥来带我。”她迟疑了一瞬,开口道:“我能问问,为什么吗?”云舒看向金媛:“看来你还没有答应。”金媛的表情更不安紧张,但没有说话。云舒也没有生气,只欣慰金媛终于不会傻乎乎到人说什么就信什么了,她道:“你心里有疑惑是正常的,我也多少听过你的一些事情,你这样做才是对的,千万不要随意相信别人,就b如说——”金媛的心随着云舒的话高高吊起。云舒突然严肃脸:“你今天不应该直接跟着张大伟来我家,万一我们是坏人怎么办?”金媛一下瞪大了眼睛。云舒噗嗤一声乐了,忍不住抬手r0ur0u小姑娘的脑袋。yooz柚子二代,yooz二代去哪里买,yooz二代价格, yooz一代和二代区别,yooz二代梦幻巴黎,yooz二代暮光森林,yooz二代淡墨灰,yooz为什么那么便宜,

谁帮我解释一下yooz一代和二代都有哪些区别,yooz有几代啊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shuiyaoyoaer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金媛恼羞成怒:“前辈!”
    云舒笑得更开怀了:“好啦好啦,逗你的。”
    金媛更怒:“前辈!”
    云舒道:“其实是因为觉得我们两个经历相似,所以忍不住想要帮帮你。”
    金媛一下愣住了,她看着此刻美YAn绝l但一双眼睛却清澈如水的云舒,很难想象她也曾经历过自己经历过那些乌糟事儿,但她b她漂亮多了,很难……金媛抿抿唇,到底没有办法拒绝云舒的好意:“谢、谢谢。”
    云舒点点头:“当然,帮你的主要原因也不是这个,主要是我觉得你很有潜力,不应该就这样被埋没。”
    金媛迷茫了,她问:“我?很有潜力?”
    云舒十分肯定地点头,道:“当然。”
    金媛先是一懵,随即眼里水光渐多,看起来就像是要哭了一样,但她到底没有掉一滴泪珠儿,只轻轻地对着云舒说了声谢谢。
    云舒点点头,没说话,拍拍她的脑袋做安慰。
    她知道,金媛为什么这样。
    金媛的那个垃圾经纪人为了控制金媛,不断地打击她的信心,叫她以为自己很差,差到只能按照他所说的那样卖身才能g出人头地,若不是这个姑娘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底线,只怕早就如他所愿堕落了。
    但即便一直坚持着底线,金媛还是被那个垃圾经纪人影响到了,心被动摇得厉害,对自己的自信大不如从前。
    云舒道:“明天大伟哥会去把签约这些Ga0定,你明天就解放啦。”
    金媛一愣,随后用力地点点头:“嗯!”
    “你超市的工作差不多也可以辞退了。签约敲定好之后你就要开始工作了,可没有时间给你去超市打短工了。”
    金媛看着絮叨不停的云舒,感觉心里照进了一束yAn光。
    作者的话:金媛这个篇章没想到写了这么长,但是不写感觉又不行……
    送走张大伟和金媛,打扫好屋子,没过一会门铃又响了起来。
    歪坐在沙发上的云舒还没来得及动一下,就听见傅然的声音响起:
    “我来开门。”
    云舒抬眼,便见傅然穿着一身黑sE正装,身子挺拔如松,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俊脸看起来有有几分慑人,但是吧……他身上那件nEnGhsE围裙就很破坏这份慑人了,更别说围裙上的还有一只张嘴yu嗷嗷叫的狸花猫,反差太大叫他看上去很Ga0笑,但也挺萌的。
    云舒觉得,傅然该先脱掉围裙再去开门,但她才长开口——
    “噗。”来的人是徐昊,他使劲憋了憋,最终没憋住,“哈哈哈哈……”
    云舒看着脸黑如墨的傅然,心里有几分愧疚,怪她没能抢在他开门前提醒他一下……哈哈哈哈,真不是在笑傅然,而是那人的笑声太好笑了。
    除了傅然,另外两个人都在笑,只不过一个在放肆大笑,一个还顾及着傅然的小小地闷笑着。
    傅然,傅然的脸更黑了。
    他拿过徐昊手上的袋子,竟然还艰难地维持着礼貌:“麻烦你跑了一趟,谢谢。”
    话一说完,他就要关门。
    徐昊反应迅速从狭小的门缝挤了进来,道:“我渴了,不介意我喝杯水再走吧?”
    傅然很想说介意,但奈何他还记得这房子不是他的,他只好转头看向云舒:“你觉得呢?”
    云舒眨眨眼,心里有些讶然,随即眉眼一弯,笑道:“来者是客,进来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