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这里有没有人知道yooz二代价格暮光森林是多少钱一套啊?

最开始的疼痛过去缓过劲儿来后,云舒哭了,不是放声大哭那种,就咬着唇小小声地呜呜哭,边哭边喊疼,哭得人心疼、心慌又意乱情迷。傅然亲着她的小脸哄她:“舒yooz为什么那么便宜,yooz一套多少钱,为什么淘宝没有yooz了,yooz的烟弹和悦刻的通用不舒乖,等下就不疼了。”云舒不信,小手推着他的x膛:“你、你出去……呜……”傅然怎么可能出去,r0U在嘴里都吃了一半了。不过没有出去也没有动,他一声又一声叫着舒舒,轻轻啄吻她的耳朵,灼热的气息洒在她敏感的耳廓上,最后将她的耳垂含入嘴里,一只大掌来回把玩r0Un1E两只nenGrU,雪白的rr0U上全是男人弄出来的各种痕迹。“呜呜……嗯……傅然……傅然……疼啊……呜……”云舒还在哭,但不是之前那种因疼痛而哭,现在她还在叫痛,但声音里却掺了点糖,甜腻腻的,尾音轻轻颤抖,入了男人的耳中后像是有跟羽毛在心里挠了挠叫他心痒难耐。
yooz二代价格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zhuiman6688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云舒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原来小说里描写的“感觉像是被车碾过一样”是存在的,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哦,不止,是来回被碾了一整晚。
    云舒感觉很饿,但是浑身酸痛又起不来,再加上傅然吃g抹净后不在……云舒感觉很委屈。
    难受,想哭。
    眼泪含在眼眶里时,卧室门被打开,男人光着上身走进来,见云舒一副要哭的模样大惊失sE,跑过来抱她。
    “舒舒,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难受了?”
    云舒本来只是眼泪含在眼眶里,叫男人这样关心,当即哭了出去。
    “你坏,都是你……我又疼又饿……你怎么不在……呜呜……”
    又哭又无力地捶打男人x口,可以说十分委屈了。
    男人手足无措地安慰云舒:“是是是,都是我不好,我没走,我给你叫吃的去了……乖,别哭了好不好?”
    傅然不知道,有时候有的人在哭的时候是不能去安慰去哄的,因为越是安慰越是哄,只会让他越哭越厉害。
    云舒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态。
    然后哭到最后哭没力了也停不下来了,一个劲儿打哭嗝。
    傅然抱小孩一样把云舒从床上抱起,给她套上睡裙,亲亲她的小脸蛋:“咱们去吃东西好不好?”
    “好~”
    小尾音缠得哦,叫人心都化了。
    傅然完全舍不得放手,直接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也不叫她拿筷子勺子吃东西,而是自己亲自来喂她,全程不让云舒动手。
    云舒也乐颠颠地享受了,指挥着傅然给她拿吃的。
    吃了个半饱,云舒才想起来一件事,她问道:“你吃了吗?”
    傅然摇摇头,又给她喂了一勺子清粥:“你先吃,吃完了再说。”
    云舒想起自己的职业素养,又想起了刚刚的点点滴滴,感觉良心在隐隐作痛,她眨巴眨巴眼睛:“那我也喂你好不好?”
    傅然眼睛一亮,明显是意动了,但却又摇摇头:“你先吃,好吗?”
    他压低音量、语气轻柔时说话给人一种极尽温柔缠绵的感觉,再加之他还深深地注视着她的双眼,一瞬间将她击溃,晕乎乎地就同意了傅然的话。
    也就没有听到傅然接下来的那句话——
    “把你先喂饱,你才能喂饱我啊,小傻瓜。”
    等云舒吃完,傅然问她:“接下来想做什么?再休息一下吗?”
    云舒点点头,又摇摇头。
    傅然就很温柔地问她:“怎么了?”
    云舒咬着唇,手指搅啊搅,虽然喝醉了但她没有断片,如果她昨晚上记忆没有错的话,傅然是S、S……云舒有点慌,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傅然说。
    傅然见她yu言又止,亲昵地捏捏她的脸:“有什么就说,嗯?”
    他又哄了几句,云舒才开口,小小声地说:“你昨晚,是不是……是不是S……嗯……”
    话还没有完整说出口,云舒整个人就像是被刚煮熟了一样通红。
    傅然一愣,旋即黑了脸——不是对云舒,是对他自己。

 

    “对不起,舒舒,是我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