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想要一代又想要二代请问yooz一代和二代的区别详细解释一下



想要一代又想要二代请问yooz一代和二代的区别,答:二代是一代的升级版,二代功能上优化了60%,其中雾化器优化了颜色变了渐变色,灯也会随着电量有不同的颜色变化,再就是抽一根烟的时候会有震动提示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zhuiman6688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傅然这下彻底慌了。
    明明和云舒并非情侣,但他一听到分手两个字却还是慌了,更不用说对方还叫自己的经纪人联系他的秘书这样拐了几个弯儿冷冰冰地方式联系他。
    傅然懊恼无b:“我就是……就是……我不知道会这样。”
    徐昊挑眉,慢吞吞地说道:“所以,找个时间,好好跟人家说清楚。”
    傅然没说话,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当中。
    徐昊见状,也就把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
    ——嗳,原本想教他怎么把人哄好的,看样子估计是不需要了。
    ——傅然谈生意那么厉害,哄nV人应该对他来说是小事吧?
    徐昊这样想着,完全忘记了前不久才说了傅然菜。
    **********
    傅然当天下了班就跑去找云舒了,用实际行动打脸徐昊所说的“忙”。
    傅然是有云舒房子钥匙的,但掏出钥匙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摁门铃,门开后见到云舒,他嗫嚅道:“舒舒。”
    云舒定定地看了眼傅然,果然如徐昊预料的那样生气了,她摆出职业微笑:“傅总,晚上好。”
    傅然再迟钝,也知道云舒是生气了。
    傅菜J很慌,于是挤进门抱住云舒,开口就是一句:“舒舒,我们谈恋Ai吧!”
    “……哈?”云舒一愣,旋即回神,恼怒道,“傅总,我想你应该冷静一下,我们之间不是只是单纯的包养关系吗?您难道忘记了当初那张支票了?”
    傅然一噎,又有些生气,他道:“不是的,我们不是单纯的包养关系。”
    云舒很想翻个白眼:“包养关系还能再怎么不单纯?”
    傅然深深x1了一口气儿,将云舒抵在木板上,手指轻轻m0着她的小脸,一个不含q1NgyU只有Ai恋的吻落在她唇角。
    低沉磁X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舒舒,我好想你。”
    云舒,云舒溃不成军。
    云舒原本的设想里,面对傅然是要用工作的态度来面对他,人家既然是给了钱的金主爸爸,那就只谈钱只谈肾不走心。甚至还想到,再次见面很可能就是分手了,因为那些上好资源看起来很像是金主爸爸给的分手费。
    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会这样快就再见面,且再见面是这样一个情况。
    他说,好想她……
    用那么帅的一张脸,说得那么深情款款,哪个nV人受得了?
    云舒x1了x1鼻子,强装出心y,但也摆不出公事公办的态度了,忍不住埋怨道:“我没感觉到你很想我,那天过后你一直都没有联系我!你说,你是不是吃g抹净了就想跑?是不是提上K子就不认人了?”
    云舒越说越心酸,说到后面两句更是隐隐有了哭腔。
    傅然哪里受得了这个,立马慌张地给她解释:“我不是,我没有……我就是、就是有点事情没想好……我心很乱,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我就想静一静,好好想一想,绝对不是不理你了!绝对不是吃g抹净想跑,更不是提上K子不认人!”
    傅然小心翼翼地亲了亲云舒,鼻尖蹭鼻尖,他声音略哑:“舒舒,我们谈恋Ai吧。我不想和你只是单纯的包养关系。”
    云舒道:“你、你确定?”
    云舒很迷茫,她只是一个小明星,还闲鱼得不行,毫无上进心,这样的她真的可以和傅然谈恋Ai吗?
    倒不是云舒这样自卑,而是门第阶级这样的差距任何时候都存在,大多数时候地位不平等导致的悲剧也很多,HappyEnd也不是没有,但确实很少。
    而且云舒想,傅然愿意,但他的家人呢,他们愿意吗?
    不过没等傅然回答,云舒又自己想通了。
    谈恋Ai时是两个人的事情,结婚才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他们现在只是谈恋Ai不是吗?谈个恋Ai而已,傅然的家人也不至于来个什么“给你五百万,离开傅然”这种狗血剧情吧,毕竟谈恋Ai又不等于要结婚。
    再说了,这个恋Ai也未必能持久啊,不是还有nV主这个正g0ng的嘛。
    云舒觉得和傅然谈个恋Ai自己稳赚不亏,便同意了,只压下心里浮出来的酸意,道:“好,那我们谈恋Ai吧。”
    这下轮到傅然疑惑了,他感觉事情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但因云舒的答应而产生的喜悦压过了一切,他欢喜地压着云舒亲吻,温柔缠绵、连声不断地唤着云舒,蹭着蹭就亲了上去。
    “舒舒,我很高兴。”
    男人的吻一如既往的火热,云舒被他亲到脑袋眩晕、双腿发软。
    一吻结束,傅然又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以后,你想找我直接找我就好了,别找其他人传话。”
    “哈?”云舒瞄了傅然一眼,“是你先不联系我的!”
    ——翻旧帐嘛,谁不会啊,而且nV人可是个顶个的翻旧帐小能手。
    云舒怪怪的语气叫傅然立马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想也没想,一脑袋扎进云舒的香香软软的颈窝蹭来蹭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舒舒,你别生气!”
    云舒:!!!
    ——嗳?好像、好像有点可Ai哦~

 

    作者的话:没反应过来珍珠超一百和收藏超两百了,明天加更,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