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没错啊yooz二代颜色我最喜欢幻夜星空了,yooz二代几个颜色都有

一阵铺天盖地的被C失禁感传来,言熙睁大眼睛,叫的嗓子都哑了,拼命大哭着向他求饶。闻琛却笑了,像是在嘲笑她,“那就尿啊,尿在我身上,来。”“不要呜呜呜呜……”脑海中残留的最后一丝理智激发出了言熙的羞愧心,她才不要在他面前尿。“姐姐又口是心非了是吧?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姐姐的嘴巴紧,还是b紧。”闻琛咬着牙,教训她一般朝前狠狠挺了一下,只一下言熙就尖叫着攀上了ga0cHa0,漆黑的瞳仁在漂亮的眼睛里汇聚成针尖麦芒般的小小一点,昭示着主人无与lb的爽乐,言熙再也忍不住,cH0U搐着‘尿’了出来。 一GUGU滚烫的ysHUi你追我赶地浇在了男人粗壮ROuBanG上,直浇的闻琛嘶嘶叫着,头皮一阵阵发麻,爽的说不出来话。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未成年禁止购买哦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shuiyaoyoaer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臭B1a0子,原来又被C喷了。”
    “水真taMadE多,怎么C都C不完!”
    他先前S过一次,这次虽然被她烫的不行,但咬着牙生生强忍着S意,从她下面cH0U了出来。
    “啵~”地一声,男人紫红sE粗长的ROuBanG从小nV人xia0x里拿出来,拖出来一GUGU浑浊的SHIlInlINysHUi,被堵在里面的JiNgYe和ysHUi混合在一起,空气中都弥漫着浓浓的Y1NgdAng气息。
    “啊~”
    滚烫铁y的东西从身T内cH0U出,言熙像个被cH0U走灵魂的娃娃,身T虚软,双目空洞地趴在了地上。
    身T上像是还残留着刚才过火的余韵,腹部一cH0U一cH0U的。
    她双腿又长又直,雪白笔挺,神秘的三角地带此时大大地张着,ROuBanG刚拿出来,xia0x就快速收拢,顺着一手盈盈可握的细腰看上去是丰满肥硕的大x,迷人的锁骨和美轮美奂的一张JiNg致脸蛋,乌黑如瀑的长发铺陈在地上像一朵绽开的黑玫瑰,妖娆至极,和白花花的R0UT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即使是香汗淋淋,半Si不活地躺在那里,她也像一只游上岸的美人鱼,媚的浑然天成,美的一发不可收拾。
    闻琛看的眼红,她就像一个绝世尤物,有多少次爽到极致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错觉,如果不是深Ai着她,他真的会把她CSi,或者Si在她身上。
    “含着。”
    闻琛起身后,单膝半跪在她眼前,只手抬起她的头,有力双指掐开她的小嘴,b迫她为他口。
    虚弱到不停喘着气的言熙有一瞬的诧异,Sh漉漉的双眸里闪过不可思议,随即偏过了头。
    她还以为他好了,没想到还要继续。
    她想多了,yu魔怎么会有吃饱喝足的时候?
    有时候她真的怀疑他到底是真的喜欢她,还是只是喜欢她的R0UT,她都被玩成这样了,为什么他还不放过她?
    “怎么,不愿意?”
    闻琛被她拒绝的动作惹恼了,强行掰过她的头,“看来不能T谅你。”
    “T、T谅我?”
    “不然言熙姐姐以为我为什么要出来,都被C喷了,再C下去又要晕了,我可不想C一条Si鱼,来给你醒醒脑。”
    说完,他就不由分说地霸道闯进了她的嘴。
    “呜呜呜……”
    男人的尺寸够大,和以往一样,一下子就将她小小的嘴巴撑满了,铺天盖地的麝香气息窜入口鼻,言熙呜呜直叫的时候,香软小舌乱动,爽的闻琛直cH0U气。
    言熙看到他闭上了眼睛,一张俊容微微扭曲着,好像爽的不行,掐着她小脸手的力道也越来越轻,嘴里细碎呢喃。
    “嗯……言熙姐姐,言熙姐姐好bAng啊。”
    “姐姐要把我吃下去了,嘶……轻一点,别咬。”
    “咬断了谁给你幸福,以后就没人把你C喷了。”
    他嘴里仍然是W言Hui语,可言熙的注意力此时全在他的表情上,随着她嘴巴的动作,她稍稍用力x1一下他时,他就爽的仿佛要上了天,她用小舌微微包裹着他的柱身,他激动地恨不得SiSi按住她的头。
    这么直白地看着大男孩的情绪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言熙竟生出一种向往来,虚软的身子微微从Sh滑的水池边爬起,呈跪拜状跪在他胯下,双手捧着他的卵蛋,小嘴一点点耐心地服侍着过分粗壮的大ji8。
    “嗯……哦哦哦、姐姐,姐姐好爽啊。”
    “C!怎么变得这么会x1!”
    闻琛爽的不行,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她乖巧地跪在他面前,像在享受着什么美味似的慢慢吮x1T1aN弄着他的大ji8。
    一瞬间的视觉冲击让他受用无b,竟然忘记了所有动作,只是目光炙热地望着他。
    小nV人舌尖顺着他粗长的ROuBanG柱身一点点的描绘着,将每一条青筋的形状都描绘出来,像是引领着里面的JiNgYe道路似的,最后舌尖扫过马眼,狠狠一x1。
    闻琛眼前一白,感觉命都被她x1没了,低低地吼了一声,声音像困兽。
    他既爽到无边,又难受的要Si。
    如果言熙此时想要他的命,太简单了,她让他去Si他都愿意。
    “言熙姐姐,姐姐,把上面两个蛋也r0ur0u。”
    言熙听话地用双手轻轻r0u着他两个充盈的卵蛋,这一r0u不要紧,闻琛一个激动,JiNg关没把住,尽数S了出来。
    “啊!”
    小嘴里被S的满满的,言熙吓了一跳。
    但是嘴巴不够装,他剩下的JiNgYeS的她脸上身上全都是,整个人好像都被他打了标记。
    “嗯……”
    闻琛红着眼睛,足足S了十几GU才罢休。
    他被快感冲击的视线模糊,小nV人重新出现在视野时候,浑身都布满了JiNgYe,就连嘴里都含着,正无辜而又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仿佛在等待nV人吩咐的兔nV仆。
    闻琛觉得他taMadE真是AiSi她了,Ai的SiSi的。
    “吐了。”
    他拍了拍她俏丽的小脸,言熙却一激动给全咽了下去。
    闻琛看的眼神深了。
    “CaONImA!”
    他低低骂了一声,抓着她的头发就一把深深吻了上去。
    言熙惊了,她还以为她刚帮他咬了,他不会亲她的。
    “姐姐,姐姐我真的好Ai你。”

 

    闻琛将她整个人拖进怀里,发狠了似的深深拥吻,“以后你要是敢三心二意,我就把你CSi,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