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我现在就是想知道为什么淘宝没有yooz了咋的了

关键时刻,言熙喊了他一声,他才像听到了声音,一把扔开了bAng子。几个混混见势连连逃窜。“言熙,熙熙你没事吧?”闻琛跑到她面前,黑sE瞳仁强烈跃动着,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都怪我,都怪我来晚了,别怕……”言熙还是第一次在他眼里看到恐惧的神采,刚才bAng子攥的那么紧,现在抱着她的手和声线都微微颤抖。嗅到他怀里熟悉的味道,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言熙忍不住哭出了声。闻琛听到她的哭声,拳头咯吱咯吱紧握,眉目锋利至极,恨不得将刚才那几个人挫骨扬灰。我没事,幸好你来了……”“你……”她抱着他的手心一热,抬起来,m0了满手的血,吓得脸sE都白了。“闻、闻琛,你流血了。”她不说,闻琛还没注意到,刚才在打斗时候有个人掏出随身带的刀在他手臂上划了一下。没事。”
我现在就是想知道为什么淘宝没有yooz了咋的了,国家不让卖了呗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未成年禁止购买哦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shuiyaoyoaer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什么没事,快去医院!”
    “不用……”
    闻琛没放在心上,可是见她哭的那么凶,点点头抱着她就要离开。
    “我可以自己走,你手都受伤了。”
    言熙又是心疼又是埋怨地看着他的伤口,从他怀里挣扎出来。
    闻琛看着她担心地样子,忍不住笑了,“你心疼了?”
    “你快走,别说话了。”
    言熙抹了抹眼泪,将外套脱下来将他手臂缠得严严实实地。
    “刚才那些人是谁?”
    “我不认识,一开始有个人问路把我骗过来的。”
    骗?
    她常年待在学校,又是那么温柔含蓄的X子,不可能招惹到社会上的人。
    而在江城又极少出现这种当街暴行,除非是预谋。
    闻琛越想脸sE越难看,最后掏出了手机。
    打言熙姐姐主意的人,都应该Si。
    从医院里出来时,闻琛左手手臂已经被白sE绷带包裹的严严实实,言熙一手提着医生开的伤药,一手扶着他走路,仿佛他是个需要大人照顾的小孩子。
    不过闻琛没有拒绝,反而很享受这种VIP级待遇,甚至暗暗希望手不要太早好起来。
    平时言熙姐姐跟他出来,都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不被任何人看到、认出来才好,现在却紧紧依偎着他,主动抱着他的手。
    “你拿着药早点回家休息吧,试都考完了,这段时间就不要出来玩了,把伤养好了再玩。”
    到了马路上,言熙把药交给他,并嘱咐一些不要碰水之类的话。
    闻琛一听,刚才还甜丝丝的心情登时Y沉沉了下来,“言熙姐姐不管我了?”
    言熙:“嗯?”
    “我不想回家。”
    “那你想去哪里?”
    “我想和言熙姐姐待在一起,想去言熙姐姐的家。”
    “这……”言熙想起最近自己的父母隔三差五会回来,万一突然袭击时他在,她可不想看他再从五楼爬下去了,他的胳膊也不允许。
    闻琛好像看出了她的想法,“不去言熙姐姐家也行,我在东郊有一栋别墅,不然言熙姐姐到那里照顾我。”
    “不,不行。”
    闻琛刚想说那里是我们的家,言熙就摇着头拒绝了。
    接二连三被拒绝,闻琛看起来有些失落,“那好吧,那我就自己回家了,回家先洗个澡。”
    “不能洗澡,医生交代了一个星期之内不能碰水。”
    “这也不行啊?无所谓,我身T好,再说绷带反正都要提前拆的,不能让爸妈看到我受伤了,不然他们会担心的……”
    言熙一脸惊讶地看着闻琛把拆绷带说的像小孩子过家家似的,登时急了,“不行,你、你不许拆。”
    闻琛睨着她慌不择言的表情,继续卖委屈,“拆不拆都一样的,反正洗澡的时候都能碰到水,又不会有人帮我。”
    “我,我帮你。”
    善良的小白兔,再一次落入了大灰狼的圈套。
    闻琛喜笑颜开,抱着她,漆黑茂密头发抵在她的脖颈,像一只大型狼崽子在撒娇。
    “言熙姐姐真好。”
    回到家,言熙下厨做了四菜一汤,香气四溢,把倚在门口痴汉似的看着她的小男生馋的不得了。
    “言熙姐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没有,你坐在沙发上别动,小心伤口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