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我刚买的yooz的烟弹和悦刻的通用不,有没人晓得呀

“我没那么娇弱,而且言熙姐姐做菜的样子那么好看,我可舍不得错过。”言熙被他逗笑了,不明白做菜的样子哪里好看,全当他是开玩笑。 但闻琛的话却是认真的。他虽然生在豪门,长在无数人都YAn羡的闻氏集团,却从没吃过自己父母亲手做过的饭。小时候父母忙于事业,连家都很少回一次,每每从学校回来,等待着的都是佣人早已做好的饭菜。一张长长的桌子上,只有年幼的他和沉默寡言的姐姐,被一堆陌生人盯着。那冷冰冰的场景,和眼前温柔又专注的小nV人根本没法b。言熙煮好一锅粥,微微侧着身子尝了一口,氤氲的雾气轻轻飘拂着,有两绺刘海不经意间从她耳朵倾泻。闻琛看着,不由迷了,喉间吞了口口水。言熙用小勺子尝了一口,刚想和闻琛反馈,就感觉自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闻琛不知何时已经进了厨房,双手从后面抱着她,下巴微微抵在她的肩上,“言熙姐姐,言熙姐姐……”他的声音既低又有点哑,带着点因过度喜欢而不自觉流露出来的q1NgsE意味。言熙敏感地察觉到PGU后面,有一个又长又大又热的东西牢牢抵住了她。她的身子蓦地一僵,脸上没有平时的害羞,而是一片苍白。“闻、闻琛,你先放开我,先吃饭。”可是我好想吃姐姐。”“我……我饿了。”言熙后面三个字说的很决绝,闻琛微微压下去yUwaNg,“好。”
我刚买的yooz的烟弹和悦刻的通用不,有没人晓得呀,不是一个牌子不通用的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未成年禁止购买哦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zhuiman6688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粥好了。”
    “哦。”闻琛望着她递到手边的粥,起了坏心思,“可是我的手不能动。”
    “……我喂你?”
    “只接受用嘴。”
    言熙轻轻掐了他一下,他身上y邦邦的,有点儿不对劲。
    闻琛被她m0得很难受,“言熙姐姐别动了,我受不了。”
    “……”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闻琛吃饭的时候就像个眼冒绿光的小狼崽子似的,目不转睛盯着她看,那眼神分明就是要把她生吞活剥。
    饭后,言熙想要刷碗,却被闻琛一把拽进了怀。
    “身上好热,言熙姐姐帮我洗澡好不好?”
    和他接触的这些天,言熙多少也熟悉了他话里的意思,肯定……不是洗澡那么简单。
    “等、等一下吧……”
    “我不想等。”
    闻琛只手伸进了她衣服里,言熙头皮一阵紧绷,猝不及防的叫出了声,“啊!”
    她微微抱着头,闻琛被吓了一跳。
    “姐姐,你怎么了?”
    “我……我好怕。”
    他手接触到她皮肤的那一刻,言熙几乎浑身都在颤抖,脑海中不受控制地闪过那些恶心男人站在她面前的场景。
    越想,情绪越崩溃。
    “你别碰我!”
    她这个样子,让闻琛一下子就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办公室第一次碰她,她激烈的反应。
    如出一辙。
    “姐姐,言熙姐姐。”
    闻琛捧着她慌张的小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看,“看着我,我是闻琛。”
    “闻琛……”
    言熙看着他,眼前嚣张而猥琐的男人身影渐渐淡去,只剩下他。
    情绪,慢慢开始平复。
    “告诉我你怎么了?”
    “我……”
    言熙语气有些战栗。
    她本以为,童年那些肮脏的Y影可以藏好,永远不暴露在他面前,本以为积极接受治疗,总有一天会好起来。
    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像一bAng子就把她打回了原形。
    “我小时候也遇到过今天的事,爸爸去工厂谈事情,把我落下了,傍晚,好几个男人围着我,他们把我b到角落,笑话我,想m0我,眼睛很恐怖……”
    她还没说完,闻琛拳头就因怒火握出咯吱咯吱渗人的声音,“那些人言熙姐姐还记得吗?”
    “后来我被吓晕过去了,爸爸说他们吓跑了……”
    她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来的,闻琛咬着牙,心疼的不像话,紧紧抱住她颤抖的身子,心里除了对那些人渣的憎恨还有对自己的懊恼。
    怪不得当初他碰她,她反应这么大。
    可是他j1NGch0ng上脑,什么都没多想,还一直强要,欺负她。
    “从那以后,我发现我很害怕人群,很害怕和男人接触,很害怕……”
    “不怕,不怕了。”
    “这些年,我一直在积极接受治疗,病情也渐渐好转。”
    言熙想到自己害怕接触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好转的呢?
    好像就是从认识他开始,从他在她家楼下打球开始。
    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憎恶、恐惧的异X,居然可以这么闪耀,像太yAn一样灼灼,笑起来连Y天都跟着晴了,让人目光一刻从他身上移不开。
    “可是今天……”
    言熙想到今天下午的场景,想到刚才闻琛碰她那一瞬间,心里还是一阵阵的发寒,她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好过。
    “闻琛,你说我会不会好不了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小nV人抬头看着他,眼底闪烁着泪花。
    闻琛被她这种眼神看的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人捏碎了,恨不得立刻就去砸碎那些混混的头。
    “小傻子,你说什么呢?”
    “我……”
    “咚咚咚~咚咚咚咚……”
    兜里手机响起,闻琛看到桌面上的来电显示,面sE微凝,松开了抱着言熙的手。
    可此时言熙敏感地很,刚被他松开就拽住了他的胳膊,“闻琛,你要去哪里?”
    “我接个电……”
    她没说完,言熙踮起脚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吻上了他的唇。
    闻琛瞳孔缩了一下,扔开手机,抱起她的身子,一脚踢开了门。
    言熙的自闭症,追根究底是一种自卑。
    这种自卑从遇见闻琛开始,越来越严重。
    她害怕自己不堪的经历被他知道,会嫌弃她,甚至自己都不确定自己小时候有没有被侵犯过……
    夜sE漆黑,屋里没开灯,只有窗外皎洁的月光透进来,光芒铺陈一室。
    闻琛抱着言熙,跌进了大床。
    两人倒在床上,像是预知到将要发生的事似的,言熙的身子开始不住颤抖起来。
    可出乎意料的,以往一开始就根本收不住的闻琛此时却生生停了下来。
    “言熙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g净的人。”
    “肮脏的是别人,根本不配言熙姐姐害怕。”

 

    闻琛想到之前的za,言熙姐姐总是躲闪着他的眼神,即使是被汹涌的情cHa0淹没,嘴里也是拒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