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yooz二代浪漫极光|这颜色美的不得了

一家酒店面前。言熙迷迷糊糊地走了进去,脑海中场景不停地切换,有他们初见、相处、相Ai,生活中的一点一滴,最后回荡着的是母亲苦口婆心的那些话。他相貌优越,家世显赫,X子又好,我怎么会不满意?只是这年头富二代为了找刺激,什么事都能做出来,我是怕他对你……不是真心的……’那时候她说不会有多么坚定执着,现在脸就被打的有多么疼。是啊,他各个方面都那么优秀,怎么会喜欢上她?或许从头至尾只不过是她一个人幻想出来的一出美梦,她本来就不配拥有这些。可是为什么,她现在心这么疼,这么不甘……暮sE渐晚,言熙坐在酒店里麻木地看着响了一天的手机,打到最后闻琛已经不打了,只有爸爸妈妈还在打。 她失魂落魄地拿起手机,嘴角挂着笑朝酒店外走“刚才703的客人要一壶热水,别忘了送过去……”刚一出电梯,身形
yooz二代浪漫极光|这颜色美的不得了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未成年禁止购买哦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shuiyaoyoaer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凤珩脸sE一沉,倏而将她拉下带到自己身前:“你要离开?”
    夭夭被他Y雾的眼神吓到,小心翼翼地说:“我没有要离开,凤珩你怎么了?”
    听到她说没有要离开,凤珩眸中的Y沉逐渐褪去,他m0了m0她的发顶:“我没事,只是以为你要离开我而已。”
    夭夭见他恢复了正常,他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凤珩,也放下心来,笑道:“我不会离开你的,你放心,我保证!”
    凤珩看着哄他的夭夭,乖巧得不像话。他将她拉进怀里,感受着她依赖地回抱住自己,满满的安全感让他安心,这才低声哄着夭夭:“我明日便去要几个人放进逍遥殿,陪你玩好不好?”
    夭夭紧紧地环住凤珩的腰,用力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夭夭只要一回想起凤珩方才的表情,她的心里就会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凤珩出殿见皇上去了。
    夭夭独自绕了逍遥殿一周,着实找不到新乐趣。她扭头看了看自己的PGU后面,眼珠子转了转——
    “没有尾巴,没有人会知道我是狐狸JiNg。”
    这个念头一出,等她再想起凤珩知道会不会生气时,她人已经出现在逍遥殿之外了。
    夭夭好歹也是从外头溜进逍遥殿的,可她当时急里忙慌地赶着逃亡,哪有那闲情逸致欣赏外头的风光?
    逍遥殿的位置并不偏僻,相反位置奇佳,夭夭走过长长一条廊道,很快便瞧见了人。
    见到人夭夭的第一反应就是低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个儿不会被人认出,这才抬头挺x地走起路来。
    只是路过夭夭的两个g0ngnV是连头都没抬起来就与她擦身而过,她尴尬地m0了m0鼻头,很意外地发现了一个问题。
    她和那俩g0ngnV穿的衣服莫名地有些相似……
    夭夭:“……”
    所以凤珩给她找来的裙装竟是g0ngnV所穿的g0ng装吗?
    若是凤珩知晓,定要为自己反驳,样式虽像,但从布料到细节,那可是大大的不同啊!
    可此时凤珩不在,夭夭越想越气,见着脚下的石子便觉得碍眼,随脚一踢——
    “呀!你是哪个地儿的g0ngnV?胆敢冲撞皇后娘娘!”
    夭夭闻声抬头,直gg的眼神准确无误地与那气焰跋扈的g0ngnV对上:“你说我?”
    那g0ngnV被夭夭的眼神唬得退了半步,回过神来时还心有余悸,她再度开口:“见到皇后娘娘还不快跪下!”
    夭夭皱眉,移眼望向那雍容华贵的nV人,应当便是那g0ngnV口中的皇后娘娘了。
    皇后娘娘……不就是曾经要把自己当宠物养在身边的那位主子么?
    顿时,夭夭看着皇后的眼神也变得警戒犀利起来。
    皇后梁氏也在打量着夭夭,她心中暗惊夭夭生得美YAn而面上不显,拦下为自己出头的心腹,她笑得得T:“你是伺候哪座g0ng殿的?”
    夭夭见对方笑得温柔,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不少,她仰着下巴,脆声道:“逍遥殿的。”
    逍遥殿的?梁氏微蹙柳眉,逍遥殿何时派了人去伺候?
    她正想着,耳边便传来一句:“大胆……”
    “喜鹊!”梁氏抬声喝住再次冲动的喜鹊,面不改sE道,“原来是国师身边伺候的人,难怪本g0ng瞧你这机灵劲儿便很是喜欢,你唤作甚?”
    “我叫夭夭。”
    纵使心中不满夭夭的目无尊卑,梁氏却还是一副十分亲近的模样拉过夭夭的手:“你陪本g0ng逛逛吧。”
    这是命令。
    得亏夭夭心大,咧开嘴角一笑便点头道:“好呀。”
    *
    待夭夭回到逍遥殿,已是两个时辰之后了。
    可凤珩还没回来。
    夭夭给自己倒了杯茶水,边喝边想着,皇后这人还不错,给她吃的芙蓉糕很是好吃。
    这时,夭夭耳尖微动,是殿门口传来了动静。
    “凤珩!”身子b脑子动得还快,茶杯都没放稳,夭夭便迎了过去。
    并不只有凤珩一人回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是两排g0ngnV太监。

 

    夭夭脚步微顿:“……凤珩,他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