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实物分享】-《yooz幻夜星空多少钱》-(图片实物太漂亮了)

冬青脚步乱了一瞬,喉间的话已经不自主地脱口而出:“年年……”宿窈笔尖一顿,一滴浓墨滴落在宣纸上晕开,她也不恼,换纸搁笔后抬头对着冬青笑:“今日你来好早。”冬青反复告诉自己,宿窈还活着,宿窈没有离开他,这才压下心里的不安,他瞥了眼桌上的经文,道:“身子才好,不要太劳神了。”宿窈朝他走过来,自带一阵桂花香,她扯着他的袖袍和自己一同坐下:“知道啦,”倒了杯刚换好的热茶递到他面前,“冬青,你吃茶呀。”冬青严肃的眉眼也带了笑意,他接过茶水尝了一口,不动声sE地睨了一眼宿窈松开自己袖袍的手指,心中有些遗憾。
yooz幻夜星空多少钱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未成年禁止购买哦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shuiyaoyoaer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他与宿窈从小到大都在一起,虽说他名义上只是宿窈的玩伴,但每个人都敬他、畏他,尊称他一声“冬青少爷”。
    这全是宿窈给他的权利。
    人前他们会保持距离,虽然落在他人眼里不过是yu盖弥彰,那些人心里都明白,冬青就是宿窈的人,没人能碰。
    人后他们则会亲密一些,这是小时候就养成的习惯,宿窈依赖冬青,冬青喜欢宿窈,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冬青手指微动,到底抚上了宿窈JiNg致的发髻:“年年,我们过几日去趟灵云寺吧。”
    宿窈并不陌生冬青对自己的触碰,反而在他m0自己头上还凑上去蹭了蹭掌心。
    在宿窈眼里,人分三种。
    一种是男子,一种是nV子,剩下的一种是冬青和宿丞。
    能够和她亲密接触也自在的关系。
    她点点头,“好呀。”正巧她也想去拜拜。
    冬青的手很快就放下,宿窈却眼疾手快地抓起他的手:“你这里怎么受伤了?”
    柔软温凉的触感让冬青身子一僵,他没cH0U回手,只低声回:“无碍。”
    这一世他没有再拒绝回到那个组织,早知道上一世就是他只想好好陪在宿窈身边才让宿窈惨遭他人毒手。
    再者手上无权无势又怎么去保护宿窈呢?所以他在那边的人找上他之前提前回了组织。
    这点伤,b起身上的,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磕小碰罢了。
    宿窈却心疼得不得了。
    她抬起冬青的手腕,小嘴对准了那块不足一寸的伤口便开始呼气,嘴里还念叨着:“我吹吹就好了。”
    冬青刚被带到丞相府的时候,身上遍T鳞伤,几乎没一处好皮。
    宿窈让人请来常给她看病的大夫给冬青看伤开药,但伤口哪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的,宿窈便总是在去找冬青的时候,N声N气地哄他,“不痛不痛,很快就好啦。”
    其实冬青不在意这点疼,但他也不会说,他只是很享受宿窈对他的关心。
    因为宿窈不仅会哄他,还会帮他吹伤口——“我吹吹就好了。”
    这几年来冬青很少会受伤,自然也没了这种待遇,现在又重温了一回,冬青却不知该作他想。
    他们已经不是小时候了。
    宿窈这样……只会让他心猿意马。
    冬青缓慢地吞吐着气,强忍着不把目光停在宿窈嘟起的唇上,但呼x1间所闻到的桂花香却是不能忽视的。
    他闭上眸,平复内心的惊涛骇浪,再睁眼时已是一片清明,“好了年年,我不痛了。”
    宿窈犹疑地看向他,放下他的手第一句话就是:“你以后不要受伤了,我看着好疼呀。”
    “……嗯。”
    ……
    然而宿窈也发现自从这次之后,冬青手上的伤就再没停过,总是不大不小地在手背、虎口……
    就好像是……在等着她去吹一样。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