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百科 >

【看这里】《yooz为什么那么便宜》(谁能给我一个合理的回复)

那冬青呢?他孤不孤独?宿窈挥去脑海中的胡思乱想,环紧了冬青的窄腰,而冬青也下意识地将她抱得更紧,“可是冷了?”不冷,就想抱抱你。”“年年今晚怎么这么主动?”冬青顺着宿窈的脊背弧线抚m0,“倒叫我心动得很。”特别喜欢你。”宿窈轻轻地说。宿窈知道冬青不简单,但她不怕。冬青再次翻身压住她:“冬青也特别喜欢年年。” 罗帐DaNYAn起波纹,夜还很长。宿窈无所畏惧,是因为她知道——冬青站得再高,她也愿意与他并肩。毕竟两辈子了,真的不容易。谁先放手谁傻子。
yooz为什么那么便宜,2018年新成立的牌子,这个价是因为在打市场,一下子肯定不能太高啊

官方授权经销商,价格便宜,一件代发,可代理,保证正品哦,!

烟杆终生保修包换,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客服!未成年禁止购买哦

 

官方授权实体店

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 zhuiman6688 )

↓     ↓     ↓     ↓     ↓     ↓     ↓

 

小提示:每个产品盒子都有防伪码,打开微信"扫一扫"




    前世——张韵心下药毒害宿窈是因为秦昊对宿窈有意思;秦昊对宿窈有意思是因为宿窈的身份。
    现世——宿窈明确表明“我只喜欢冬青闲杂人等不要烦我”后,让秦昊快速做出了选择,他退次选了张韵心来作为棋子;秦昊和张韵心成了合作关系,她只想要凤位,再加上寄人篱下也不敢得罪宿窈,而且宿窈明确表示讨厌她,也杜绝了两人相处能下药的机会,自然就没了前世的悲剧。
    不过两世都一样,秦昊和张韵心狼狈为J,想要踏着别人的尸骨登峰。
    结局两世也都一样,那就是领盒饭哈哈哈哈哈哈
    日头愈寒,屋内烧着地龙,暖烘烘的把人的懒意都催了出来。
    宿窈本就不是好动的X子,这下更是怠惰,成日成日地就窝在软榻上看话本。
    不得不说,这民间话本可真是有趣儿,一会儿来个王爷与外室的情Ai纠缠,一会儿再说个侠士和魔nV的相Ai相杀……
    宿窈读得津津有味,屋里来人了都不晓得。
    冬青从后拥上宿窈,下巴搁在她瘦削的肩上,修长的指g起一缕发丝轻嗅,“年年看什么呢?”
    这些时日冬青忙得很,宿窈会迷上话本也是因为总见不到他。
    身T一颤便被圈在带着凉意的x膛,宿窈满心欢喜,扭头啄了一下冬青,“你不忙了呀?”
    “嗯。”
    近半月不见宿窈都是为了让她以后能够高枕无忧地活着,此时的冬青眼下暗青,本是疲惫的心思一见到宿窈瞬间就灰飞烟灭,“你还没说你看什么呢。”
    “呐,这本说的是一个戏子被县主看上拐回去当了小妾,可还没拐成戏子戏子便让当时的大将军给看上了,接着呀……”
    肩膀一沉,宿窈顿了话头,连呼x1都慢了下来。
    冬青温热的气息徐徐洒在她的耳窝,很痒,她却动也不敢动。
    这得多累啊,就这样也能睡着。
    宿窈鼻头冒出了酸气,心疼得不得了。
    她被养在深闺,身为丞相之nV,自来高人一等,小时有宿丞护着长大,而今又有冬青在她身后挡着风雨。
    上辈子过得不好,老天爷便将她送回来,还了她这安稳的一世。
    Si而复生,还有人宠,再没有人b她更幸福了。
    宿窈知道冬青睡眠浅,这样睡也不是办法,她轻轻扭过身子让冬青躺下,冬青竟也没睁开过眼。
    心底轻叹一声,宿窈窝在冬青的身边,两人就这么同盖一张软毛毯,渐渐的,她也阖上了眼。
    屋内温暖如春,可宿窈知道,外头怕是要变天了。
    *
    次日。
    宿窈正给冬青喂sU饼吃,啰嗦得像个老妈子:“多吃点多吃点,这些天你都饿瘦了!”
    冬青含笑吃下一口又一口,还是浅露看不过去了才贸然道:“小姐,您就给冬青少爷吃杯茶吧。”
    宿窈:“……哦哦对,冬青快吃茶,将将才煮好,茶味可香啦。”
    这时,熊檽忽然就出现在了房中。
    三人皆没有反应。
    自从熊檽被安上是宿丞安排来的身份,冬青便索X将错就错,允了他能出现在宿窈面前。
    最开始熊檽的出现还能吓宿窈和浅露一跳,后来习惯了,便也能和冬青一样做到面不改sE。
    冬青眉梢吊起,喝了一口茶水润喉:“怎了?”
    熊檽声音压低,一字一顿又语速极快:“张韵心入相爷书房偷窃,此时在大堂受审。”
    三人:“……”
    宿窈瞥向冬青,见他面无表情,猜到大概是他出手了,才清嗓道:“什么后果,可需得我们去瞧?”
    “念在程氏面上没送去官府,杖打二十,逐出府回张家……”熊檽顿了顿看了眼冬青的眼sE才继续,“应是不必去看,画面些许血腥。”
    “天也怪冷,那便不去瞧热闹了,将她逐出府便逐吧,本就看了心烦。”边说着还边往冬青嘴里塞了梅饼。
    张韵心这般轻易就能除去,全然是因为这辈子的她不够受秦昊重视,向来前世还有情谊可言,今世却冷如寒冰,无用棋子留着也废。
    只不过张韵心没了,秦昊应该更警惕才是……
    宿窈有些担忧地看向冬青,冬青回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柔声道:“再喂一口,”而后对身后的两人说,“你们也出去吧。”

 

    浅露和熊檽很有经验地对视一眼后便双双出屋去了偏室吃点心。